第十二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死之前也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异能,也不枉你活着一场。”话音刚落,一条电蛇窜进石涛的头里,石涛的眼睛瞬间失了生机。
  “这就是异能的力量吗!”怀安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吃惊到。
  烟斗老头一松手,石涛的尸体躺倒在地面。一切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义父,他刚进来的时候说的那么诚恳,义父为何不收他为徒呢?”怀安疑惑的看向烟斗老头。
  “呵呵,傻小子,收徒最重要的是要考察人品。当初我装成监工让你做苦力,开始只是觉得好玩,想戏弄一个傻小子,顺便偷偷懒。后来才知道你并不是因为我是监工而每天多挖那些矿石,这让我很是震惊。那半年里日复一日,这么大的劳动量,你出于同情心,不仅没有拒绝,也没有任何抱怨的做了半年。普通人是很难做到的,所以说你品行出众,我愿意收你这个徒弟。”
  “那义父又怎么知道石涛的品行不行呢?”
  “既然你问了,借着这个机会,义父今天好好的教教你。看一个人的品行,首先看面相,当你以后行走江湖见的人多了,你就能十之八九看出个大概。因为每个人的性格和说话做事的方式会无形中改变他的面相。经常用心思,使坏招的人,他的眼睛就不能发出正气的光。经常生气发火的人,你看他的眉宇之间就写着一个大大的“火”字。那些阴险狡诈的人,他们虽然平时面相看起来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阴狠的目光,就像石涛这样。面相只是观人个大致,最主要还是要看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烟斗老头接着说道,“但是不是看他平常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就像刚刚石涛进来时说的那一堆都是废话。要看就看他在危急情况下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特殊重要的关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真实情感流露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比如在说到什么话题时他会眉飞色舞,整个人的情绪,动作都有明显的变化,那这个时候这个人的爱好心思肯定就在这里,再从这里去分析入手才能看到最真实的东西。”
  稍作停顿,烟斗老头继续说道,“要观人于微,观人于无形!”
  “记住了,义父。”怀安认真的说道。
  “像刚刚我和石涛的对话,我就是不断的拒绝他故意激怒他看看他在盛怒和极度失望的状态下会有什么反应和言语。如果他能恭敬耐心的离开,那他这第一关算是过了,我会继续观察他一段时间,再来做决定。”
  “如果他能恭敬耐心的离开,不是已经说明他的品行了吗?为何义父还要观察他呢?”怀安不解的问道。
  “哈哈哈哈,说你是个傻小子,他今天能在盛怒和极度失望的情况下离开,有可能他是个诚恳有修养的人,还有可能他是个有很强克制力忍耐力有很深城府的人,这种人更可怕。但不论是哪种人,今天能安静离开,都已经过了我的第一关。接下来的考察只是想更准确的确定他的人品。”
  “义父,如果这个人有很强的克制力忍耐力和很深的城府,他也都通过了后面的考验,您还是会收他为徒吗?”
  “会,因为如果他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考验,这时候要不他是单纯正直的人,要不就是心机和城府很深心底藏剑的大恶之人,但是这两种人的界限是分不清的。”
  烟斗老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大伪似真,大奸似忠!”
  “这种人非十年二十年不能看清,只有在你被他心底深藏的那把剑刺伤的那一刻才能真正看清他的面目。”烟斗老头惆怅的说道,像是回忆起了许多往事。
  “大伪似真?大奸似忠?”怀安十分不解的问道。
  “孩子,现在你不需要弄懂这两句话,这是很深很深的两句话,需要你用几十年的历练去体会。我只能告诉你,有时真的事情不一定真,有时善良和邪恶,奸诈和忠诚,看上去不甚分明,但背后的本质却有着千差万别的不同。都需要你用足够的耐心和敏锐的观察去细细思考和分辨。”
  “这世上最难懂的,就是——人心!”
  “我明白了,义父。我一定会用心记住今天义父教的每句话。”怀安认真的说道。
  “说了这么多,咱们也该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了,我来调动天地能量把这个尸体焚烧成虚无。”说着烟斗老头准备运气。
  “不能烧,义父。如果义父就这样把他的尸体烧掉,九生井里的士兵一定会认为他逃跑了,这样就会有十个无辜的人再次被杀掉。”怀安拉着烟斗老头的胳膊说道。
  “不错啊傻小子,能想到这么细这么远的事情上,老头我都没想到,有长进啊!”烟斗老头笑着说道。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呢?”烟斗老头问道。
  “得把他伪装成事故身亡。”
  “好,给我拿块石头来,我来给他开个瓢。”
  说罢烟斗老头拿着递过的石头就要砸去。怀安赶紧用手捂住眼睛。烟斗老头见状停了下来。
  “来,你来砸。”烟斗老头把石头递了过去。
  “啊?义父,这样不太好吧?”怀安惊慌的说道。
  “你还想不想给你娘报仇了,这都不敢,怎么给你娘报仇。”
  听见这话,怀安接过石头,但手上还是犹豫不决。
  “一个男人,你将来是要做大事的,在这个乱世,你想做大事就得站在死人堆上,这点小事都不敢怎么做大事,给我砸!”烟斗老头大声命令到。
  怀安紧张的举起双手,他想给阿娘报仇,他想做大事,他想变得强大,但是内心却像有个大手使劲抓住他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你想想杀死你阿娘的人,他们有手软过吗?你想想那些虐待你同族至死的人,他们有慈悲过吗?你再想想那天被腰斩的人,杀他们的人有犹豫过吗?砸啊!”烟斗老头大声喝斥到。
  这时怀安已经泪流满面,高举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此时他只有十几岁。
  “这个乱世弱肉强食,你想活着,你想活出头,你必须心狠,比别人更狠,懦弱会害死你,不要犹豫,狠下心来,不要犹豫,砸下去。你想变的更强,就在今天,就在这一下。砸下去,砸!”烟斗老头激动地在旁边大喊着。同时使劲地摁压怀安的双手。当怀安手里的石头碰触到石涛的那一刻,怀安像发了疯一样,不停地挥动手里的石头,就像他用镐疯狂的凿石头凿出火花时一样,一下接着一下。
  他砸碎了头颅也砸碎了那个曾经的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