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也行,你好好想一想,无论如何我都尊重你的意见。”大叔理解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选中了我?”谜寻转过身看向大叔。
  “应该是命运选中了你。”大叔纠正道“没有偶然,一切都是必然的。我们每个人,每个物种都没用选择走自己想走的路的权利。说邪乎点就是我们每个人都人生轨迹都已经被设计好了,一切都在设定之中,只不过我们无法知道罢了。”
  风吹动竹林发出“哗哗”的声音,不远处的鸟在放声歌唱,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有序。
  “无论人生是否已经固定,我都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活,这才是我所期望的人生。”谜寻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直面大叔“我愿意担此重任,为了自己。”
  “行吧,无论如何我的任务是完成了,剩下来就靠你自己了。”司机转身准备离开,刚走几步突然停了下了“哦,差点忘了告诉你,那个小丫头没事。接下来你可以去旧日遗迹了,愿世界树保佑你。”
  说完大叔变消失不见,谜寻看着大叔消失的地方不由得感慨万千,果然只有拥有实力才能够在这个世界活的更好。
  在谜寻下山后,青玄山微微地移动了一下,谁也没有发现。
  回到了家后谜寻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身衣服,在街道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衣服中间巨大的洞上,而他也只能报以尴尬的笑容。
  “你现在还有什么用!”楼上女人的吼叫穿透了整栋楼。
  谜寻敲了敲被震蒙的脑袋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哎,好像把自己归纳到老年组里面去了呢。谜寻笑了笑准备继续做自己的事。
  “噼里叭啦”锅碗瓢盆砸到地上的声音不断,哭喊、尖叫,哀号组成了一只悲伤的协奏曲。随着男子的哭喊和女子的一身尖叫,协奏曲逐渐接近尾声,最后以重物砸地声为最后的结尾。
  一曲哀伤、诡异而又恐怖的协奏曲完成了。
  谜寻忙往楼下看去,只见残骸散落一地,周围围观的人纷纷捂住口鼻远离这里。谜寻再看了一眼窗台,不由爆出粗口。
  “你们楼上情侣吵架能不能不要高空抛物啊,有没有公德心啊。”
  没有回答。再往楼下看,谜寻发现底下的人都好奇地看着他议论纷纷。
  楼上的吵声继续,谜寻本来不想管的,但是实在是太吵了,他走了上去敲响了房门。
  没人开门,但吵闹声越来越大,在吵闹声中谜寻好像还听到了“咕噜咕噜”的杂音。
  “咚咚咚”谜寻敲的声音更大了“能听见吗,开门!”
  那杂声真的太令人烦躁了,谜寻逐渐暴躁起来。
  “吱呀”门开了,只不过是旁边的门。门内探出了一个老人家的头。
  “小寻啊,你怎么了?”
  “哦,没事的奶奶,只不过这家人有点吵,我来看看怎么回事。”
  老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小寻,你……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了奶奶。”
  “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我孙子正好是医院的医生,要是去的话可以去找他。这间房子一直都没有人!我们也一直没有听到你所说的声响!”
  这句话如一声惊雷炸醒了谜寻。
  “没人?”谜寻干笑道“奶奶,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这么响的声音怎么可能听不到。”
  奶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并没有再理会谜寻直接关上了门只留谜寻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外面站着。
  吵声停止了,只剩下那令人心烦的杂声,谜寻暴躁地锤了下墙。门,开了。
  谜寻从门缝看去,虽是白天,但里面缺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犹豫了一下,谜寻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分界线——
  婳锦来到医院,走进了‘云明’的病房。
  “丫头,你来啦。”他显得很开心。
  “来了。云哥,你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了?”婳锦关切地问。
  “好多了,只不过最近脚好像很难走路了。”云明叹了口气,情绪有些低落“哎,寻哥呢,怎么没看见他来啊。”
  “他啊,事情有点多,我相信你也会理解的。”婳锦倒了杯水自顾自喝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婳锦看着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云明看似平静,但手却在不停地搅动,似乎很焦急。
  “丫头”他忍不住了“你们最近都发现了什么东西啊。”
  “东西?也没什么啊……哦对了,我们那天在你家发现了……”婳锦敏锐地发现,再说到云明家时他的身体紧绷。她毫不犹豫地相信,如果她说了一些敏感的东西,那么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她笑了笑,说“竟然在你家发现了百年红茶。啧啧啧,寻他还说你一点也不厚道呢。”
  云明似乎舒了一口气,笑道“哎呀,这是我的失误啊,我认错。”
  在聊了一些其他事情后,婳锦心满意足地站起身“行了,云哥,今天就陪你到这吧,我还要回去给寻整理旧民的资料呢。你先休息吧。”
  “好。路上注意安全。”
  走出病房,婳锦的笑容瞬间消失。‘果然寻说的没错,不过看这样子这云明应该是降临者。哼,我就不信今晚你不会来。’想到这里,婳锦哼着歌走出了医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