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扶摇直上九万里 章九七 宴宾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转眼间,十殿阎罗第七殿的泰山王已经和百川书院院长林熙延战在一处。
  泰山王手中的泰山锤是一柄地阶三品的圣级灵兵,小巧的泰山锤迎风而长,从半空落下时已经如同磨盘大小,其上缠绕着不停跳动的紫色闪电,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面对来势汹汹,如同巨石落下的泰山锤,林熙延毫不惊惧,手中三尺长剑挥动间,剑意在袖中激荡,猎猎作响,更有如雪月光随着剑气而洒落。
  每片雪花,每缕月华,都是林熙延的剑招和剑气。
  月光映照到的地方,都成了林熙延的领域,其中剑意激荡,剑气纵横,剑势如虹。
  一片雪白月光的中央,小老头林熙延那张慈祥的脸上带着一丝肃穆,手中三尺长剑宛如君子之器,挥动间有着朗朗读书声,巍巍昆仑势。
  刹那间,林熙延身上现出了君子气息。
  望着立于月光中央的小老头,泰山王竟然有种感觉,林熙延好似要和周围天地融为一体。
  “这绝无可能!”
  泰山王立刻否定了这种感觉,只当是种错觉。
  即便是圣人境,也只能借助天地威能,做不到融入一方天地。
  除非是传说中的逍遥境,才可以摆脱天地束缚,成为与天地平等的存在。
  但是,林熙延散发出的气息,分明就是灵宗境。即便他隐藏了部分实力,最多也只是灵尊境初期。
  这时,林熙延身上的君子气息已经消失,泰山王更加确定,刚刚只是错觉,哪里会有灵宗境界的修士可以融入一方天地。
  毕竟,百年来,也只有那位诗剑双绝的人间最得意,修为达到了逍遥镜。
  五十年前,才能一剑斩杀了圣人境的天魔主。
  一诗红尘落。
  一剑天下惊。
  泰山王和林熙延交手的同时,鬼族强者行尸和走肉,也与百川书院、鎏源书院和苍山书院的一众高手交上了手。
  一时间,众多强者同时交手,战线迅速燃烧成一条火线,战斗爆发的能量四散,周围是一阵阵声浪和冲击,地面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随着人族和魔妖鬼三族的全面开战,百川书院周围有着几十道身影从外冲向结界。
  这些身影,除了来自魔妖鬼三族外,还有不少来自云天城内。
  “师兄……看来这会是场恶战啊。”
  感受到远处不断逼近的十几道气息,唐杰熬看向旁边的山海老人,面色凝重的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五十年前,我们能够抵挡住,五十年后,我们同样能够抵挡。”
  独臂的山海老人洛木生望着远处接近的身影,其中一道身影的气息有些熟悉,却又有很大变化。
  一旁的唐杰熬听了山海老人的话,心中甚是开心,他这位大师兄最是“刀子嘴,豆腐心”,既然肯说“我们”,便代表着在山海老人心中,已经原谅了他三十年前选择出走百川书院。
  百川书院是唐杰熬一生的起点,而他的师傅慕容百川在他的心中,不仅是他的恩师,还被他视为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慕容百川收有五名弟子:洛木生、林熙延、高天云、穆漱玉、唐杰敖。
  正是曾经名动一时的“云天五子”。
  可是,三十年前的一场变故。
  先是慕容百川失踪。
  接着,穆漱玉在变故中不幸身死。
  她的丈夫高天云因为丧妻之痛,离开百川书院,流浪江湖,至今不知生死。
  唐杰熬为了验证心中想法,选择违背师训,进入庙堂,入仕为官。
  洛木生则失去一臂,自囚本心,待在山海楼,不理世事。
  最后,只剩下林熙延不得不将所有重担接过,成为了百川书院的院长。
  从那以后,百川书院便面临各种压力,流言飞起,风声鹤唳。
  “云天五子”的名号也渐渐被人遗忘,淹没在时光长河中。
  这时,唐杰熬也感受到了那道熟悉的气息,不禁皱起眉头说道,“师兄,是他。”
  山海老人已经锁定了那道气息,一边飞身而去,一边说道,“这个逆徒,交给我吧。”
  见到对面蠢蠢欲动的鬼族鬼先生和妖族财伯,唐杰熬拦住两者去路,冷声说道,“你们的对手是我。”
  “唐杰敖。听说你是右相的得力助手,最近名头正盛,如果你死了,效果应该不错。这次拿你下手,正合适不过。”
  鬼先生摇动着手中的炼狱扇,阵阵寒气从扇中飘出,更有声声悲鸣哀嚎,充满了来自地狱深处的绝望和恐怖。
  周围卷起黑雾,黑雾中有着一个个挣扎爬动的森森白骨,想要逃脱黑雾的束缚,却又被一次次被拖了回去。
  “后生可畏,居然一个人就想拦住我们的去路。”
  财伯看上去一脸和气,就像一个和睦的邻家老爷爷,但是眼神中却透着冰冷的杀气,体内灵力翻滚不停,在周围释放出一圈无形的结界。
  “既然两位这么有兴致,雷某人也来凑下热闹!”
  雷厉扛着一个兽皮大鼓,踏步而来。
  兽皮大鼓是由雷霆云兽的兽皮和兽骨炼制而成,表面不时有着银色电蛇、紫色雷珠跳动,配合雷厉的雷法秘技,威力将会倍增。
  这个雷霆之鼓正是雷家的家传宝器,是一件地阶灵兵。
  “好!今天我就和雷将军一起御敌。”
  唐杰熬说完,大袖一挥,地面上出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光线,想周围迅速蔓延开去。
  远远看去,这些光线居然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棋盘。
  棋盘上纵横交错的光线中,透出一道道锋利无匹的剑气,书生打扮的唐杰熬这时更是剑意盈身,鼓荡不羁,牵引着剑气棋盘。
  这时,唐杰熬更像一名剑修,而不是一位书生。
  另外,敢于将鬼先生和财伯这等修士视为棋盘上的棋子,唐杰熬心中豪气和胆魄不弱于在场的一众强者。
  这局棋,既决输赢,也定生死。
  不远处,山海老人也与碰上了曾经的“熟人”。
  “老师,我们应该已经有三十年没见了吧?”
  一名脸色惨白,浑身瘦削的中年人正站在山海老人的对面,缓缓开口说道。
  此人既是鬼族十殿阎罗第九殿平等王,又是山海老人曾经唯一的弟子钟离。
  三十年的变故发生后,悲愤交加的钟离选择背弃人族,加入了鬼族,并在短短三十年间,成为了鬼族中地位仅次于鬼帝的十殿阎罗之一。
  “逆徒,你还有胆量回来!”
  山海老人在三十年前画地为牢、自囚不出的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钟离的背叛。
  山海老人的遭遇,也导致林熙延三十年间一直不敢收徒。
  风雨飘渺中,风雨也许不是最可怕的,来自志同道合者的背叛才是最伤人的。
  这种伤,一辈子都忘不了,一辈子也好不了。
  “老师,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的顽固死板。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明白当年那件事发生的原因吗?你还要为了这腐朽的帝国维护什么呢?”
  中年说着,满眼血红,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是经历的那些伤痛却好像就在昨天,就在前一秒。
  复仇的种子在灵魂深处扎根,现在已经成为参天巨木。
  “老师,难道你的断臂处没有常常隐隐作痛吗?”
  “钟离,虽然帝国有亏于百川书院,我也痛恨那些眼中只有利益的污秽者。但是,这些不该成为你背叛人族的借口,既然你选择堕入鬼道,我今天就要亲手解决你。”
  山海老人说着,双指一并,合为剑指。
  剑意如海潮般卷动,剑气似洪流般奔涌,在山海老人身后升起了一轮明亮的圆月。
  月光投射映照到的地方,便是山海老人剑气领域覆盖的范围。
  剑气领域内,月光如练,月华似雪,映照在地面,如同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幽静雪景中独有一份孤寂苍凉。
  当圆月的月光映照到钟离时,原本平静寂静的领域突然变得汹涌澎湃,无数的剑气凝聚为一柄柄半透明的剑刃,随着剑指划过的弧线,刺向钟离。
  “老师,五十年前,我们有幸一睹那位前辈的绝世一剑,你悟出了这招‘皓月凌空’,并教授给我,我很感激。不过,我在这三十年间,对此招不断改进,终于有了突破。这也许就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钟离看似是中年人的形象,实际年龄却早已七十多。
  对于修者来说,外貌和年龄的关系并不大,只看个人喜好。
  话音刚落,钟离周身散发出缕缕黑气,将凌空斩击而来的剑气尽皆抵挡。
  随着黑气的聚集,一轮黑色的圆月在钟离身后凝聚成形。
  黑色的圆月刚一成形,周围环绕的黑色气息立刻将皎洁如雪的月光逼退到十几米外,随着黑色圆月的升空,钟离瘦削的身体漂浮而起,缕缕黑气缠绕着他的身体,然后再他的指尖凝结为一柄小巧的黑色小剑。
  皓月之殇。
  这就是钟离在“皓月凌空”的基础上,自己领悟出的领域。
  “好,很好!”
  看到钟离释放出的领域,山海老人心中已经知道,钟离的灵魂已经彻底的坠入地狱,再无回来的可能。
  心中万分悲痛之际,又听到失去支撑的结界破碎的声音,几十道身影已经冲入了书院中,山海老人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指剑刺向地面。
  只见一道白芒射入地底,接着散布在书院六个方向的六道白色光柱从地底射出,直冲云霄。
  即便是木鱼大师、多宝道人和黑魔主的领域结界都被硬生生逼退,从地底向天穹形成了一道白色光幕,将整个百川书院围在其中。
  “这是?”
  钟离被围在光幕之内,看着贯通天地的光幕,他曾在百川书院的时间里,从未见过这个阵法。
  “这便是百川书院‘五苍六芒’的六芒阵,也是书院的最后一道屏障。”
  六芒阵是慕容百川为百川书院设下的守护大阵,妖族一直在寻找的六芒阵阵眼,一直都藏在山海老人身上。
  山海老人就是六芒阵的阵眼,就是六芒阵启动的钥匙。
  现在,击碎结界,闯入书院的几十个修士,全都被山海老人困在了六芒阵中。
  六芒阵就如同蛊盅,里面的修士将以性命为注,决出生死。
  看着钟离,山海老头眼中已经没了一开始的愤怒,只剩下平静,淡淡的说道,“钟离,是时候来做最后的了断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