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的魂技看起来也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家能拥有的,他的对手是一个,实力强横的生命系战魂师,等级还甚至比他高一级。木克水这是众人皆知的,面对这样绝对的克制,小姑娘却爆发出常人出乎意料的攻击手段,她虽然是一个法魂师,但她居然是一个近战法魂师。她的第一魂技是聚寒,看着她手上快速聚起的冰锥,其他人就知道这一把不简单,不光是这第一魂技的霸道之处,还有这第一魂技的反应速度。并聚集的太快了,直接小姑娘,蒋丞往地上重重一拍。场上迅速结冰,马上扩散至整个竞技场。那个青年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这本就不是一个三阶魂师是该有的实力。那个生命系魂石瞬间被冻结了,双脚无法移动。挥动木棉鞭,抽打地面,却也无济于事。这个时候小姑娘使用了第二魂技,化刃。
  只见小姑娘左手拍击,在地面上形成了大面积的冰冻。而右手往背后收回,则迅速形成了发出寒光的冰刃。小姑娘左手收回右腿发力,像一颗子弹一样弹射了出去,刀锋直指青年的咽喉,青年哪受得了这个直喊投降,小姑娘以绝对的优势赢下了比赛。她也是一个三阶魂师,却看的华章心头发凉,他幸好没有给自己竞争,他要给自己竞争的话,估计自己就输了。华章心想。
  华章这一点品质也是远远超过于常人的,他从不会吝啬对别人的肯定,他在肯定别人的时候从来不会去想,那人一定还有什么地方不如自己这样的想法。也许生活中我们总是很难去肯定别人,想解释也并不困难,因为我们很少被别人,所肯定。华中虽然是从村里出来的,但是他的眼界,他的见识,却是一般那些有见过大世面的人都比不上的。他从小就深刻的明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所以他很少跟别人结仇,但是不代表他没有底线的一味退让懦弱。他觉得否定别人是懦弱的人才会去做的事情,而强者从来都不会吝啬去赞美别人。他渴望去当一名强者,所以他从来都是以赞美的眼光去看待别人。
  其实华章如果仔细去思考,他自己的实力一定是在这个小姑娘之上的,他自己的各项技能都非常克制这个小姑娘。他有这个世界上都已经失传的危险直觉和黑血诅咒,他有着令人生胃的死神镰刀。虽然这些都不能展示于人的眼前,但是的确可以证明他的实力是远超于那个小姑娘的。但是下意识的想法,却让他的人格变得与众不同。
  “表现不错,你可真让我们吃惊啊。”看着走下台来的王悠悠,华章高兴的感叹到道。
  “嘿嘿嘿,一般啦。”王悠悠很高兴得一跳一跳的走下了擂台。
  虽然这一场比赛输了,但是那个生命系魂师还是获得了跟他们一起参与比赛的名额,因为毕竟不是一场比赛,就能决定他是否有能力参加的。那个青年通过自己的实力又打下了一个位置,并且竟然跟他们一队。
  这个青年叫孙家辉,生命系33技级战魂师。魂技主要以攻击为主,第一魂技可召唤出一圈藤蔓,将自己包裹住形成保护。第二魂技,是扔出三个种子,种子可在地面上瞬间长出三根藤鞭,藤鞭听从他的指令,可攻击敌人,也可阻挡技能。第三魂技是铁藤突刺阵。可迅速出现10根到15根不等的铁藤,这是藤木的一种,以质地刚硬著称,这种魂技凭空生成,具有突然性,但是惧怕火焰,且本身也是植物,伤害有限。
  经过长时间磨合,七人也都互相熟悉了队友的能力,只有王悠悠的第三魂技,她始终不肯告诉别人,她说这是她的秘密,可作为整个队伍的底牌。既然是这样,几人也就没有过多的询问。
  “明天就开始比赛了,我们给自己取一个队名吧。”华章提议。
  “好呀好呀,那叫什么呢?”云若依说到。
  “咱们是天辉学院,就叫天辉第一战队咋样?”陈运鸿第一个提议到。
  “太俗,换一个。”陈雨婷不给解释,直接驳回。
  “嗯奥,不好啊,那就叫瀚星第一战队咋样,宇宙第一也行,我觉得符合我的实力。”陈运鸿毫不脸红的说到。
  “你接着说,我看你那脑子除了第一,还能想出来啥?”王大罗在旁边看着他说到。
  “切,那就叫天辉无敌战队,瀚星无敌战队,宇宙无敌战队。”这有啥,“还能叫天辉最强战队,瀚星……”陈运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闭嘴。”陈雨婷实在是觉得烦。
  “哦,那好吧。”陈运鸿看着大家好像都不是很赞同自己的提议,只好作罢,又一个人灰溜溜的跑到一边儿去了。
  “叫群英战队咋样?”云若依笑到。
  “可以啊,一群英雄好汉大口吃肉啊……”陈运鸿刚准备说话就被打了……
  陈雨婷掐着陈运鸿的耳朵,阴笑着说到。“你在说话,你知道会有啥后果。”
  “知道了知道了,哎呦,你快松手把吧,疼哟。”陈运鸿赶紧求饶。
  “这个提议不错。”华章说到。
  “要不然咱们整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名字?”王大罗坏笑道。
  “也成啊。”华章说到。
  “无名之辈,这个队名如何?”一旁孙家辉突然说到。
  “可以可以,这个名字很可以。”云若依说到。
  “我没有意见,你们看着办。”陈雨婷复合。
  陈运鸿听闻,赶紧凑过来插嘴到“陈大妹子,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陈雨婷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有意见?”
  “没没没,没有意见,就叫无名战队。”陈运鸿赶紧表态。
  “那就这么定了。”华章最后拍板。
  “明天加油!”
  “干就完了!”
  “嗯!”
  ……
  早晨几人吃完饭,一起去往了大赛场。
  学校极其重视这个一年一度的赛事,学校高层领导基本上都在赛场观赛席,正负校长全部到齐,各层领导教员全部到齐。
  面对满赛场的人,王悠悠还有些怯场呢。
  “嗯”华章拍了拍她,“别慌,有我。”
  王悠悠心头一暖:“嗯!”
  主席台,主持人做赛前动员,最后,主持人说罢,校长正式宣布。“比赛开始!”
  随着赛场上的群众的欢呼,比赛正式开始。
  “战大哥,”站在比赛擂台之下的青冈贝指着远处的华章一组人说道。“就是那个女还孩,他不不光没让我成功换成宿舍,还在比赛擂台上羞辱了我,把我打输了。”青冈贝狠狠的说道。“大哥,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找回场子呀,咱们青冈家族的脸不能就这么丢了呀。”
  “那还不是怨你小子不争气,我比他大两届,怎么能跟他一起比赛呢?我怎么帮你找回场子,你告诉我。”这个被青冈贝叫大哥的人名叫青冈战,一身青袍带俩小弟。听闻青冈贝说完,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大哥,咱们比赛不是可以允许学员们进行跨级比赛吗,等同级比完,我就去怂恿他们,让他们紧晋级跟你们比赛。”青冈贝说到。
  “那也快不了两集啊,你觉得他能打得过二年级的学长吗?”青冈战说到。
  “我可以怂恿他直接进行跨两级比赛,毕竟学校也从来没有说过,跨级是一定只能跨一级。”青冈贝问询说到。
  “你自己看着办,只要你能把他送到我跟前,我一定把他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不过嘛那个小姑娘长得还可以,我一定要让他成为我胯下的尤物”青冈战说到。
  “那是那是,大哥,你打赢他们想怎么揉捏他们,还不都是您说了算吗。我打听过了,他们家离这里特别远,即使是咱找了他们的麻烦,他们也没有足够强势的靠山,能够找咱们的麻烦。”青冈贝说到。
  “这个样最好,你先回去吧,别让他们看到你跟我在一起过。”青冈战视线放远,不在理他了。
  “好的,好的,您先忙,小弟我就先撤了。”青冈贝说到。这个青冈战和青冈贝并不是亲兄弟,青冈站是族内地位是根儿正苗红,是族长的亲儿子。而青冈贝其实只是一个长老的儿子,这个长老还不是内部长老,因此地位差的简直不可以以道理记。所以此次青冈贝请他帮忙,实在是有一些卑微,不过一想到那个女女孩儿,他嚣张模样,他就觉得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了。
  “现在轮到抽签环节,请各队队长有序上台领取你们的签位。”主持人在主席台上说到。
  “我去了,祝我好运哟”华章走到主席台下一个箭步,便迈上到了主席台。不到半刻,华章便领到一个签走了下来。“看来我手气不错,咱们第1轮竟然轮空了。”
  “不错啥呀?我还想跟他们斗一斗呢。”陈运鸿搓搓拳头说到。
  “华哥,我可不是挑事儿,但是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了。”罗大胖子在旁边看闲事不嫌事儿大的说道。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陈运鸿拍了罗胖子一下。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其实有道理,咱们要不然去那边儿练练,你不是说你想练了吗。”华章笑眯眯的对着陈运鸿说到。
  “别别别哥,我开玩笑的,咱咱们还是正常看比赛吧。”陈运鸿立马认怂,也是,你换谁他遇到这种主他也得怂啊,人家实力在那放着呢,重点是人家还有很多底牌你不知道。
  现在比赛台上正在举行的是晴天战队和平京战队的比赛。观看比赛总能让人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不过这一场应该是一个例外。双方打的虽说是有来有回,但是没有那种争锋相对打到一起的感觉,而是一种类似于一方打算温水煮青蛙,一方只能被动防御的感觉。
  其中擎天战队的7个队员全部是女孩儿,中间的主控队员应该是一个生命系魂师。三根藤条拉着三个人,一个御魂师,两个战魂师,三个人打完就被拉走,打完就被拉走。把平京战队折磨的十分的无力,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空处。其中晴天战队后面的两个法魂师,在后面儿时刻准备出手。平津战队没有强有力的控制手段,让对方这种放鸽子战术得以施行,平行战队还不敢深入作战,因为后面两个法魂师随时准备出手,平行战队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能力,生怕进入敌方半场作战会陷入被动。晴天战队的两个辅魂师的确做的非常好,两个人都是主恢复,一个接一个的恢复技能让控魂师和两大战魂师一个御魂师的技能几乎都没有中断过。
  比赛最终,平津战队打算放手一搏,准备前冲,冲散对方的队伍,以求得胜利,孰不知这样做,却逼出了后面两个法魂师的最终技能,没想到这两个法魂师拥有一套组合魂技,云雨生灭。这个魂技覆盖了整个场地,想必应该是擎天战队压箱底的魂技,本来没打算释放,但是可能真的是比赛时间太长,火力不足,无法支撑继续比赛,只得掀开底牌。但是这个底牌一出,也着实惊讶了很多人。这个魂技已覆盖范围大,伤害高著称。史书上都很少有记载,最近的一次记载是上一次异大陆事件,当时的冰塔塔主和生命之塔塔主均参与了当时对抗异界妖魔的行动,那个时候两人便是用这个合击魂技,直接对妖魔进行了大面积的杀伤,沙僧面积能有一个中等城市那么大。也就是说如果这个魂技落到两个实力强者的手中,几乎可以用来屠城。重点是这个魂技,它的本身是一大片云,一大堆雨,可以说没有什么固定的实体,也就是说几乎没有反制手段。由于它的持续伤害和广泛性,导致了很多魂师,如果没有一种全身防御的魂技的话,只能靠肉身硬扛这个魂技的伤害,这也是这个魂技的霸道之处。同样的有优势就有劣势,有强处就有不足,,这个魂技虽然范围大,但是他的伤害其实并不那么可观,毕竟那种大规模杀伤妖魔的手段是由大陆七塔塔主中的两位共同施展出来的。塔主那是什么实力,他们的实力任何一个挑出来都是可以抗衡教皇的存在,甚至比教皇还要强大。因此其实在同等层次的魂技之中,这个魂技的伤害并不强大。但是这一场比赛平京战队还是前期魂力消耗太过于巨大,才导致了比赛的惨败。
  之后的几轮并没有什么观赏性,因为可能是抽签儿,并不是特别公正,导致几支队伍的实力相差比较悬殊,几乎都是一队碾压着另外一队晋级的。
  第1轮比赛全部进行完毕,各位评委做完点评之后晋级赛开始了。
  “请大家稍安勿躁,接下来有请无名战队和云韵战队上台他们又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精彩的表演呢,请我们拭目以待。”主持人在主席台煽动氛围。
  “该我们了,准备走吧。”华章带头说到。
  几人将拳头顶在一起。“无名战队必胜!”
  “必胜!”七人一口同声道。
  “现在有请双方通报姓名。”裁判说到。
  “无名战队,华章”
  “无名战队,云若依”
  “无名战队,陈运鸿”
  “无名战队,陈雨婷”
  “无名战队,王大罗”
  “无名战队,王悠悠”
  “无名战队,孙家辉”
  “云韵战队,云墨涵”
  “云韵战队,田道恩”
  “云韵战队,郭磊磊”
  “云韵战队,卢顺清”
  “云韵战队,林雨霖”
  “云韵战队,贾宇安然”
  “云韵战队,刘玉”
  “双方各就位,比赛开始”裁判一声令下。
  “剑来。”天道剑入手,陈运鸿便抢先出手,一瞬间一根光链瞬间缠在了陈运鸿的腰上。“第一魂技,光链”“第三魂技,剑罡护体”陈运鸿技能使用完,陈运鸿右脚一蹬,瞬间冲了出去。和以前的套路一样,针对对方不敢直接对抗锋利的天道剑这一优势,以陈运鸿为切口打出一条路。
  与此同时,云若依也使出了她的技能,虽然这个技能只有五秒的时间长度。但是这个技能冷却时间短,而且范围极广。至少笼罩这个比赛台是没有什么问题,因此陈运鸿抢先出手,即便被对方集火,在同生共死链下也不会受太大的创伤。重点是己方可以利用,对方并不知道华章具有双魂路这一特点。让华章通过他的第一魂路的第二魂技,精华之力为他偷偷进行治疗。
  天道剑十分的有名,以至于对方也认出了这把剑。身为队长的云墨涵见此情景,眉毛也皱了起来。他已然深知,这一个队伍不好对付。
  “郭磊磊,用你的冰盾撞他。”队长立马做出决断。“刘玉,用你的天泽润物。”
  “是,队长”二人说罢,便立刻使出魂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