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南泽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华忠回到家,稍作休整,到处看了看家里的情况,很是满意。
  还没等到吃饭,李华忠就提出要去看李清。
  第一个见的不是李传学,而是李清!这让李传学很不舒服。
  李清家虽然也在这个山里,不过离李传绍家很远,在此之前完全不知道李传绍要去找父亲回来,听到李传学打电话要来,有些慌了神。
  仔细收拾好房间以后,带着儿子来到门口守着。
  看到李华忠下了车,李清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清儿,为父离开已是四十余年,那时候你才两岁,如今也四十二了吧!”李华忠把李清扶了起来,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李清虽然四十二岁,对父亲几乎没有印象,听他这样一说,眼圈一红:“是,刚过了四十二的生日!”
  “你是家里面最小的,要不是为父有重任在身,也不会丢下你不管!”李华忠心里甚是戚戚,二十年弹指一瞬间,曾经蹒跚学步的女儿已过不惑。
  “我听你哥说你一直没有成家是吗?”李华忠问道。
  李清点点头:“父亲,我们先进去!”
  说完对儿子说:“念儿,带外公进去!”
  “外公!”李念十三四岁,似乎有些害怕。
  李华忠看了看李清的儿子李念,走了进去。
  李念懂事的给李华忠倒了茶,李华忠很满意的看了看他。
  “父亲,哥哥们呢?”李清在后面一直看,除了司机没有其他人。
  “他们都有事,就不来了!”李华忠说道,“念儿几岁了!”
  “十三!”李清眼圈一红,“是女儿年轻时犯下的错,望父亲原谅!”
  李华忠恋爱的看看她:“清儿,我哪有资格怪你,若不是我抛下你去九重山,你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不怪父亲!”李清不自觉的掉下眼泪来,“我的几个哥哥对我都很好!”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李华忠的脸色有些阴郁下来,“你爹我虽然不是帝王,却也应了那句话,世世代代莫生帝王家!”
  “父亲有父亲的大事业,也是没有办法的!”李清想强忍眼泪,可是还是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当年我离开,一是祖上有训,不得不走,而是你母亲的离世,我也想逃避自己!”李华忠的眼圈也红了起来。
  “我知道!”李清连连点头。
  “你大哥那时候也还小,我把事情托付给你二叔就走了,现在想想,真是无情!”
  “二叔已经没在很多年了!”李清说道。
  “我知道,他也没有负我所托,最终还是把你们兄妹抚养成人,我很感激他,可惜他走得那么早!”
  “是啊!二叔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李清说道,“大哥二十多岁的时候,二叔就把家里的重任都交给他了!”
  “你二叔历来心胸宽阔,自然不会贪恋家里的蝇头小利!”李华忠说道,“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二叔走后,会有这么多变故,先是你二哥,远赴非洲找什么秘籍,接着又是你三哥,稀里糊涂就被人打死!”
  “家里的事,我不清楚!”李清神情有些黯然。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李华忠看着李念,“他父亲的事我听说了,一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喝酒喝死了呢?”
  “我也不清楚!”李清幽幽的说,“都是他的命吧!”
  “他走了倒好,可苦了你!”
  “也不苦,自从有了念儿,我每天都很开心!”李清强颜道。
  “你没有送他去世俗界读一下书,见下世面吗?”
  李清摇头:“世俗界太乱了,我不放心,我在家教他就行了!”
  李华忠摇摇头:“你要这样,就随你高兴了!你教了些什么给他!”
  “我教了些四书五经,其他都没有,家族的修炼方法我是绝对不会教的!”李清说道。
  “读那些书也不是不好,只是现在这个时代,有什么用呢?”李华忠摇摇头,“至于家族的修炼方法,你也不用提防我,就算你教了又有什么大碍!”
  “我不会教的!”李清的脸有些坚毅,“学修炼有什么用?”
  “那随你了!修炼有修炼的好处,不修炼有不修炼的好处!”李华忠叹息一声,突然说道,“你大哥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没有!”李清急忙慌乱的摆手,“大哥历来照顾我们,我一直很尊敬他!”
  “算了,有些事我心里清楚,我也不是要你说什么?你们兄妹,他有他的难处,你们有你们的难处!”李华忠继续长叹,“操持这个家也不容易,别说四大世家,就是我的那些兄弟,侄子也虎视眈眈,你们多理解!”
  “我知道,父亲!”
  李华忠看着他,慢慢的问了一句:“清儿,你不能叫我一声爹吗?”
  李清眼泪再度“哗”的掉了下来,憋了气的想叫一声,可还是叫不出来。
  李华忠很失望,把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指头大的晶莹剔透的玉石,递给李清:“这是我在九重山上淬炼的长寿玉,你戴着她,百病不生!”
  “这么珍贵,父亲还是送给大哥或者是四哥吧!”李清不要。
  “他们自然有他们的东西,这还要叫我收回去吗?”李华忠有些生气了。
  “谢谢父亲!”李清这才接了过来,仔细的收好。
  “我走了!”李华忠站起来。
  “吃饭再走吧!父亲!”李清说道,“我这就去准备!”
  “不用了!改天吧!”李华忠说着已经走了出去。
  李清只得跟在后面走了出去,直到李华忠的车彻底消失,才慢慢走了回去。
  李华忠回去,把两个儿子召集来说事情。
  李传学可以算是第一次真正的看到父亲的模样,小时候的印象早已经没有了一点影子。
  两人都有些忐忑,笔直的坐在沙发上,不敢说话。
  李华忠威严的看着两人,说道:“坐在这里的本来应该是四个人,现在就剩你们两个!”
  “爸,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二弟和三弟!”李传绍说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李华忠说道,“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追究,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明白!”
  李华忠说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自古以来,上至皇亲国戚,下到乡野草民,谁家不是一样,最后还不是骨肉相残,妻离子散!”
  李传绍和李传学额头的大汗瞬间就流了出来,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把话说得这样重。
  “本来弟兄之间,有点竞争也是好事,避免好吃懒做,但是现在的结果,作为一个父亲,我是不想见到的!”
  李传学从沙发上扑通的跪了下来,全身瑟瑟发抖:“父亲,都是我的主意,不怪大哥!”
  “我说了,我不追究责任,事已至此,难道我还杀了我自己的儿子,给我自己的儿子报仇吗?”李传绍也跪了下来:“爸,我作为一家之主,管理不当,我甘愿把家主的位置让出来给传学,他年轻,又有才干!”
  李华忠摇摇头,笑了笑:“你们都起来吧!说其他事情了!”
  两人跪着不敢起来。
  李华忠也没勉强,说道“这次回来,第一个事情,就是去除掉那个心头大患,你们安排下,明天就出发!”
  “爸,要不休息两天!”李传绍急忙说道。
  “时间不等人,我没那么多时间!”李华忠斩钉截铁的说,“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安排两个不重要的人去就行了!”
  “是,爸!”李传绍说道,“万荣他们您不见见吗?”
  李华忠摇头:“世家争霸赛很快就开始了,让他们把心思都花在修炼上,提升实力,可别把我们的世家之位弄丢了!”
  “是,爸!”李传绍答应道。
  “另外,今天我去看了李清!”李华忠话音一转,说道。
  “清妹还好吗?”李传绍问道。
  “对她来说,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分别!”李华忠深深叹气,“看到她,我想起你们那苦命的妈!”
  “父亲,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您也别再放在心上!”李传学边说,眼泪就掉了下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李华忠摇摇头说道:“我和你们的母亲自幼青梅竹马,后来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你们又怎么理解得了我的痛楚!”
  “是,父亲!”李传学痛哭流涕。
  李华忠看着他,样子变得有些爱怜,“说到底,今天我们家之所以出这么多事情,责任全在我!”
  “父亲,都怪我们,父亲有大任在身,是我们在家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李传学的眼泪很快就滴湿了地面。
  “算了,不说了!”“李华忠看着两个儿子,缓缓的说道,“她可是你们的亲妹子,有什么事,你们当哥哥的多担待!”
  两人同时点头。
  “此外,你们的外甥是个普通人,李清也没有把家族的修炼方法传给他!”
  “父亲,我告诉过清妹让她教的,她就是不教我们也没有办法!”李传学说道。
  “这样的家庭,不修炼也有不修炼的好处!”李华忠当然明白李清的心思,她太清楚,如何才能自保了。
  “李念虽然聪明,但是毕竟是私生的,你们两个长辈我也不担心,但是你们提醒万字辈,不要去为难他们,我还在呢!”李华忠脸色很是严肃。
  “是,爸!”李传绍觉得额头的汗又冒了出来。
  李传学也一样,不停用手揩拭额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