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白茵茵和逗比闺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要想那么多,至于翻谁的牌,顺其自然!
  忽然,听到院子传来脚步声!应该是白茵茵回来了!张枭连忙躲到落地窗帘的后边。
  果然是白茵茵进了房间,然后白茵茵坐到了床上,叹口气,嘀咕:“去外边找了那么一大圈,还是没有发现张枭,看来他已经离开了白冷村。”
  窗帘后的张枭既高兴又紧张,原来是去溜村找我了,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就在你房间的窗帘后边,你不会想到吧?
  今晚我想和你喝交杯酒啊!行不行?
  张枭在想要不要从窗帘后走出,然后表白?不要着急!如果贸然出来,吓到她呢?
  白茵茵把省下的半个桔子吃掉,然后嘀咕:“那个叫张枭的家伙,性格挺好的应该,就是会不会是水性杨花的男子?感觉他应该挺花!”
  躲在那里的张枭:男人不花,那是傻瓜!自古男人都这样的啊,你没看古代,男人一有钱或当-官,马上就会纳妾……
  白茵茵:“哎,他要是个花心萝卜的话,我可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枭: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你心上的人啊!可撩动你欲-望的人!
  白茵茵嘀咕:“哎!现在这个社会,想找个好男人,真的很难!”
  躲在那里的张枭:难什么?不难!我就是好男人!保证对你很好!
  白茵茵:“这个社会,好男人怕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看看那些新闻,那些个老板,有几个是专一的?都是一个比一个花!”
  张枭:不要介意那么多啊!男人都那样,这是本性知道么?!
  白茵茵伸展双臂。
  张枭从窗帘后露出半只眼睛,哇,伸展胳膊的动作这么好看,比那些体操运动员的动作好看多了!
  然后白茵茵轻轻躺到了床上。
  张枭一看,哇塞!这姿势不错的!就是这大热天的,你怎么不把裤子去掉呢?包那么隐蔽,你不怕屁股上热出青春痘?
  这时,白茵茵的睡姿是侧睡,脸靠里。张枭可看到她的马尾在外侧。
  张枭蹑手蹑脚,从窗帘后出来,然后来到了床跟前,蹲下,面部靠近她的玉背,这么透明的白衬衣啊!连她内衣的形状都看出来了。
  而且张枭感受到了她身上特有的女人味。这味道真好啊!张枭轻轻呼吸一口,好紧张。
  她可千万不要忽然翻身,不然肯定会立刻发现……
  张枭觉得自个的胆子实在是太肥!白茵茵现在还没有睡着啊!他就来到她身边欣赏她的睡姿。
  这胆量,应该发一个诺贝尔雄心豹子奖了吧?
  张枭蹲在那里,轻微抬脸,这样欣赏她的睡姿,无论是马尾,还是玉背,还是臀部,还是腿部,还是裹着丝-袜的脚,都非常诱-人!张枭真的有点儿想犯错。
  张枭想起了电视剧上的情节,有的人会对自个喜欢的女性下-药,使得对方昏迷,然后悄悄解开对方的衣裤……
  张枭真想模仿一下,想象一下用那个方法用在白茵茵的身上。卧槽!那也太爽了点!
  想一下都那么爽了!更不要说真的那样做。
  但是还是不要那样做了!张枭心想。
  张枭心说,是她的马尾味道更好?还是玉背?于是轻轻吻一口马尾,再闻闻背部。卧槽!都一样的好啊!这应该发一个诺贝尔浑身飘香奖么?
  忽然,白茵茵翻身,张枭一惊,忙躲到床下。床下干干净净的,躲在下边也不错。
  白茵茵坐了起来。嘀咕:不知道那个张枭是不是附近村的?我还会不会遇见他呢?
  躲在床底的张枭:我不是附近村的,我住天南市的华家别墅!是大小姐的夫婿,想纳你做小妾咋样?
  纳你做小妾之后,我保证一月睡你个十次八次的,反正我老婆又不给睡。
  你的欲-望我绝对可以满足!
  白茵茵当然不会知道床底藏了一个神秘的家伙,更不会知道他的心理活动。
  如果白茵茵知道张枭的心理活动,怕是会一巴掌抽他脑袋!
  白茵茵从床上下来,然后穿上鞋,出房间。
  张枭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好紧张。现在白茵茵不在,自然就轻松了许多!
  张枭轻轻在房间走几步,然后露出一只眼,看客厅里的情况。哇!看到白茵茵了,她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忽然,有女生喊她。她起身出门去……
  张枭心说:应该是白茵茵的闺蜜之类的?嗯,应该是的。
  她闺蜜来了会不会发现我啊?
  白茵茵和闺蜜说笑着就进了客厅。
  张枭露出一只眼,看白茵茵的闺蜜,长得跟个逗比似的,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不像太细腻的人。
  大大咧咧很好!如果是太细腻的反而不好,容易发现我!张枭心说。
  逗比闺蜜:“就你一个人在家啊?”
  白茵茵:“是的啊。可把我闷坏了!现在工作丢了,都不知道去哪儿找工作!”
  逗比闺蜜:“啊?工作丢了?怎么丢的?你不是在超市当收银员当的好好的,怎么……”
  白茵茵:“哎,别提了,遇见一个色-狼,摸-我了,然后全部同事都看到,我怎么还好意思在那里呆,于是主动辞职!”
  逗比闺蜜:“什么样的色-狼那么大胆?居然敢摸-你,摸的哪儿?是这里?”指一下白茵茵的胸。
  “不是。是屁股。”
  逗比闺蜜:“卧槽!他、他、他也太不要脸了。”
  躲在那里的张枭,什么啊什么啊。我是看到你屁股上有泥,帮你拍一下泥好不好?好心帮你拍泥,你却这样说我!
  逗比闺蜜:“你们超市不是有保-安么?”
  白茵茵:“别提了,那个保-安是吃干饭的,被那个家伙一脚踹翻在地,差点儿口吐白沫!”
  逗比闺蜜扑哧笑了:“那么不经打?”
  白茵茵:“是啊。我还以为他能拿住那人呢,谁知道……”
  躲在那里的张枭:其实也不怪保-安,主要是我身手太好,不要说你们超市那样的普通保-安,就是年薪几十万上百万的老板级的保镖,也不是我对手!
  我是脚踢阎王爷,拳打镇关西,天下无敌!
  张枭没事吹个小牛,还是挺爽的。
  逗比闺蜜:“那你打算怎么办?去哪儿上班?”
  白茵茵:“还没有想好呢,刚才去了我们村头的超市应聘,结果经理说不缺收银员,只缺搬运的。我一个女的,怎么可能扛得动!”
  张枭:是啊,你弱不禁风,只有被扛的份!一会儿我就扛着你进洞房!
  然后解开你的皮带,让你知道我的体力有多好!
  逗比闺蜜:‘不要着急,总会找到的。’然后逗比闺蜜站了起来。
  张枭赶紧躲到落地窗帘后。逗比闺蜜进来,走了一圈,又出去。
  你麻痹的逗比闺蜜,进来干什么?吓老子一跳!张枭看她出去了,这才松口气。还以为弄出了什么动静被她发现了呢。
  白茵茵:“不过今天虽然倒霉,也有收获!那个色-狼张枭,给了我一万多的补偿金!”
  逗比闺蜜:“呀,可以啊,想不到那个色-狼还有悔过之心?”
  躲在那里的张枭:麻痹的,不就是你屁-屁上有几枚尘土,然后我帮你拍了去,这都给钱了,还色郎色郎的,太不厚道!
  你既然说我是色郎了,那我今天晚上一定要搂着你睡!这样才对得起‘色郎’这个称号啊!
  白茵茵:“看得出他有点儿悔过,可能他喜欢我。一路跟踪我到了咱们村。”
  “啊?”逗比闺蜜大感意外,“跟踪你,还跟到了咱村里?他、他、他人呢?”
  白茵茵:“早走了!被我赶走的。”
  躲在那里的张枭:谁说我走了,我不但没走,还呆在你飘香的闺-房。
  逗比闺蜜:“他长得什么样?我会鉴定渣男,他的脸给我一看,我立马知道他是个处还是个渣!”
  张枭:麻痹的,我有处-男膜,不信我跟你们去医院检查!
  白茵茵:“没有照片,忘记照了!我看他那模样,就是普通人的样子,怎么可能鉴定的出来?你以为你是渣男鉴定师?”一笑。
  逗比闺蜜:“我当然有办法,我看他眼神和笑容以及神态,就能知道个差不多。”
  躲在那里的张枭:你麻痹的,怎么比我还能吹啊?你不吹牛会死的么?
  白茵茵自然是不会太相信她会鉴定渣男:“看你热了,我们去洗澡!太阳能的热水满满的。”
  逗比闺蜜:“好啊,让我帮你搓你的两只美白的小奶奶。”
  白茵茵双手捂胸,给个眼神:“流-氓。”
  张枭一看,哇,这么好看的啊,我帮你搓行呗?
  两个女生说笑着就去了洗浴室。
  洗浴室水流声挺大。
  白茵茵:“哎哎,别总摸-我,你摸会变大的!如果以后找个男朋友,他看到我胸那么大,还以为我跟人睡过……”
  逗比闺蜜:“你真没睡呢?我看看你的膜,腿-叉-开!”
  “滚!”白茵茵给个眼神。
  逗比闺蜜:“怕什么?都是女的,还怕我会奸-污你?快点儿叉-开……”
  白茵茵:“尼玛的咋这么流氓……”她自然是不会叉的。
  张枭被她们俩的交谈吸引了!这女孩子私下说话都是这么开放的么?还什么检查下私-处,也是没谁!
  张枭蹑手蹑脚就从门后出来,到了客厅,然后朝洗浴室方向走去。
  听她们俩的声音,听的更清楚了。
  两个女生还在边洗澡边嘻戏!白茵茵的声音好诱-人……
  逗比闺蜜:“哎,我看你这腿总夹那么紧,我是你闺蜜,你都那么担心的啊?”
  白茵茵:“你这家伙,不要总摸……”
  逗比闺蜜:“我这是给你免费按摩,你都不说感谢我!”
  白茵茵:“不要给我按摩了,给我按摩,会越变越大,我可不想还没有结婚,就那么大,跟孕妇的奶那么大,可不好!”
  逗比闺蜜:“女人就应该胸部高挺,傲视群妞!让我给你捏捏多好啊!看把你吓得!”
  张枭轻轻来到浴室门前,卧槽!居然有门缝,门没有关紧!
  如果趴到门缝上,应该可以看到她们?张枭好紧张,额头的汗快要冒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