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白茵茵好热、与路姿萌沈甜微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果然!和张枭预料的一样。
  白茵茵脱-掉了裤子,张枭一看,内酷是有蕾丝花纹的,太精美了!她上身白衬衣,下边内酷,这身材好看的导致张枭差点儿流鼻血。还好他鼻腔毛细血管韧性较好,不然怕是要涌血入尿崩。
  这身材也太好看了!这绝对是张枭见过的最迷人的身材之一!
  这时,白茵茵在解开白衬衣的扣子,一个,两个,三个,一会儿几个扣子就全解开。
  张枭一看,哇塞!他的嘴巴再次变成了鸭蛋那形状……
  白茵茵轻轻脱-下衬衫,上边内-衣,下边穿内酷。她绝对不会想到有个人正在偷看她。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尖叫起来。
  哪个女生会这么谨慎呢对不对?谁也不会想到有个人居然把脑袋伸到了窗户的位置,恰好她的窗户又没有关。
  张枭觉得她此刻的举手投足都太有魅力了!他真想眼珠飞过去围绕她身体转几圈,就像月球绕地球那般!
  这吸引力不是一般大呀!
  张枭此刻的心跳频次应该逼近他个人的峰值了!好紧张好激动,好幸福,好渴-望!
  真的好想今天就要白茵茵做小老婆!
  但是她会同意么?至少应该是有这个机会的!张枭心说。
  白茵茵轻轻躺在了床上!哇!这么美啊!太迷人了!这让张枭想起几年前他在女老师宿舍看到鲍杏的情形!
  女子都是这么美的么?
  张枭的哈喇子快要流出。他摸了摸自个的嘴角,还好,尚未流出来。他顿时咽了一口口水。
  这时,忽然有人说话,是两个中老年妇女从远处走来。
  张枭赶紧躲到房顶的榆树叶下。可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啊!不然可就坏了!对自个对白茵茵都不是什么好事!
  到时候甚至报纸上出现这样的标题:豪门女婿张枭,吃锅看碗,窥窗村姑比基尼身材,现场被抓,狼狈不堪……
  张枭可不想增加大家的谈资。
  一会儿的时间,那两个中老年妇女的声音就渐远。
  现在去看应该不会被人发现了?!
  张枭刚要再次往下伸头看窗,就听到单车骑来的声音,一看,是个老头子骑着自行车朝这边来了。
  张枭赶紧暂缓行动,躲回树叶下边。
  这麻痹的真是让人多大喘气啊!怎么这么多路人,刚才怎么没这么多人?怪哉。
  过了一分钟,路上终于没人。张枭这才继续看,看到白茵茵躺在那里,只是姿势变了下!还是那么美啊!
  张枭现在真想去她房间。
  但是她会答应么?况且她院子里有狗啊!咋办?
  张枭正思考,一只苍蝇就飞进了白茵茵的卧室。白茵茵一下子爬起来。吓得张枭赶紧缩头!不敢继续看。
  白茵茵忽然关上了窗户。房顶的张枭一惊,有没有发现我?应该没有吧?如果看到了她肯定会因为太意外而尖叫。没叫说明没看见!
  张枭这才舒一口气。
  张枭再次往下伸头,看到已经拉上了纱窗,虽然还可看到躺在那里休息的白茵茵,但已不如刚才看的清晰,毕竟隔了一层纱窗了!那只苍蝇真是该死啊!去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要飞进她的卧室!
  那只苍蝇真他麻痹该死呀!
  张枭恨不得将那苍蝇挫骨扬灰!把它五马分尸!
  真它麻痹的太欠揍了!
  那只苍蝇不知道会不会感到很无辜?
  现在看着不如刚才爽了啊!刚才的分辨率可是超高,就是她内酷上的花纹都看的出很精细,而现在,则如隔了一层雾气一般。张枭想要推开那纱窗,但不敢。
  要是冒然推开,不被发现才怪!
  这时,白茵茵的母亲忽然喊道:“茵茵,你把绿豆拿到房顶上晒一晒,不然要有虫子!”
  卧槽!要上房顶晒东西?张枭一惊!
  白茵茵起来,穿上衣裤,出了她的卧室。
  白茵茵:“我晒到院子里吧!院子的阳光更好,房顶上全是榆树叶遮挡。”
  “嗯,好的。”她的母亲回答。
  正准备从房顶上下去的张枭这才松口气,在院子晒,她就不会上房顶来。
  张枭露出半个脑袋悄悄看院子里在晒绿豆的白茵茵,哇!穿着衣服也这般曼妙!这是天仙下凡的么?
  不一会儿,白茵茵就把绿豆铺开晾晒完毕。张枭赶紧趴下隐蔽!这怎么跟打仗隐蔽在草丛似的?在这榆树叶下跟在草丛差不多啊。
  张枭看看这平房屋顶,是水泥颜色,挺光滑!
  这时一只麻雀飞来,落到了张枭不远的树枝上。张枭一看,脑袋和眼珠都挺机灵的。又飞来一只,看上去一个头稍大的应该是雄性?那个头小些目光相对柔和的是雌性?张枭心说:看来自个很有成为动物学家的天分呀!
  两只麻雀发现张枭在看它们,于是叽叽喳喳叫了几声,飞走!
  张枭觉得有趣啊,两只麻雀跟小朋友似的,难怪这个社会现在要提倡保护动物了!以后它们或许获得与人类一样的平等地位呢,对不对?
  张枭在屋顶蹑手蹑脚,走了几步,发现白茵茵家的小狗跑到院子外边去玩,她好像对一棵杏树苗产生了兴趣,面部靠近杏树苗的叶子,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小狗不在院子,现在要是不进白茵茵的房间,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于是张枭赶紧蹑手蹑脚下楼梯,四下张望院子内,没有发现人。但是她们娘俩在客厅的话,也是个麻烦啊,如何进她卧室?
  张枭停在水泥楼梯上思考着。
  这时,那只很小的小狗翘-着尾巴回来了。我了个槽,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张枭赶紧蹲在楼梯上,但愿不要被它发现。
  不料那只小狗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出去。
  哈哈,太好了!张枭感到很惊喜!然后小心下楼梯,来到了主房门前,露出半只眼,看到白茵茵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盘起的二郎腿很神秘。
  因为刚才张枭见过她穿内-衣裤的样子,此刻她虽然穿着黑裤,但张枭照样可幻想出她比较暴露的身姿。
  她的母亲呢?没有看到她的母亲。
  这时,大门有响动。张枭一惊,干净躲到水泥楼梯,蹲在那里。是不是她母亲在大门外回来了?
  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走到院子:“茵茵,过来,给我弄弄这个门,这个门谁弄得这么紧?”
  “哦。”白茵茵快速出来,然后和母亲一起去看她家的大门。
  张枭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赶紧来到主房门前,看客厅一个人也没有,然后他就立刻进了白茵茵的闺房。
  哇!好香啊!这味道真不错!
  张枭顿时幸福感猛升。
  四下看看,一会儿她来了,我躲在什么地方?张枭快速思考。
  看到了有落地窗帘,嗯,躲在窗帘后应该相对安全。
  想着张枭就来到了落地窗帘跟前,看看帘子的布料挺厚的,躲在后边她是不会发现!
  忽然,听到了白茵茵回来的脚步声,张枭一惊,赶紧躲到窗帘后,心跳好快!这可是很冒险的,她虽然看不到,但是她要是突然拉开窗帘的话……
  白茵茵拿着一个桔子,去皮,掰开吃。
  窗帘后的张枭露出半只眼,哇,小嘴这么好看!你咋不把裤子脱-掉了呢?天这么热!
  “茵茵,来一下……”是白茵茵的母亲。
  “哦。”白茵茵放下半个桔子,然后去客厅。然后和她母亲一起出门,到了院子里。
  张枭听到她们娘俩在院子里干活,这才放心出来,看看白茵茵放在床上的半个桔子,他拿起来,掰下一片,填进嘴里,味道不错哇!
  张枭把桔子放回原处,如果吃太多肯定会被发现,一片就好!
  张枭坐到了白茵茵的床上,还不错的啊!挺香的。
  今晚有没有机会睡在白茵茵的这张床上呢?如果有机会,她可就成我小老婆了哈!
  那也太妙了!
  想想就开心。真的是好期待呀!
  听听院子里,她们娘俩好像去大门底下干活去了,离张枭起码有几十米的距离。如果小声发个微信,她们应该不会听到!
  张枭拿出手机,有点儿想路姿萌。于是以星座大师的身份给她发文字微信:你好啊,今天过的怎么样?
  路姿萌很快就回复:“还可以。就是我爸那家伙整天说我。”
  张枭偷笑,她爸说她什么呢?张枭还真是好奇,于是发文字:说你什么?
  路姿萌:“说我、说我自、自-慰了,是不是很讨厌的一个家伙!哪儿有这样说女儿的啊!我真想凶死他!”
  张枭忍不住小声笑,实在是太有趣了,但又不能笑的太大声,怕被白茵茵的家人听啊。发文字:那你有没有自-慰?
  张枭对这个问题还真是比较好奇。据说,大学生里边,男生自-慰过的比例高达百分之九十五到九十七,女生则在五十左右。路姿萌属于哪一类?
  路姿萌:“自、自-慰过啊。怎么样?主要是那个张笛总诱-惑我,我实在忍不住幻想和他在一起,然后……”
  哇!这丫头产生幻想,居然是因为我啊!罪过罪过!张枭十分开心。
  心上人幻想自个,哪一个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开心?张枭也不例外?
  张枭发文字:我很好奇,你这事怎么被你爸爸知道的?这可是你个人隐私呀。
  路姿萌:“哎呀!我爸是个多事的家伙!他毕竟是个过来人,很容易发现我的,比如我在客厅沙发产生了幻想,然后被他看出。或者我在自个的卧室幻想时不小心发出声音,被他和我老妈听到了,所以他们就知道了我的隐私。”
  张枭偷笑,卧槽!你幻想我就幻想了呗,还那么不小心!这也忒不谨慎。发文字:没事。父母知道了没不会怎么样的,毕竟你到了恋爱的年龄,对男女之事有点儿轻度幻想,也没什么大不了。
  路姿萌:“谢谢大师理解。但是他经常说我,提醒我不要过度,说什么会精力不集中,影响学习什么的。弄得我好郁闷。”
  张枭:那就少点儿幻想,偶尔为之就行。
  路姿萌:“嗯嗯。主要是我刚认识那个张笛,所以对他幻想多了那么一点儿!”
  张枭偷笑!看来这个路丫头的芳心已属于我了!把她纳妾那是迟早的事!
  张枭听到院子有动静,是不是白茵茵过来了?
  张枭蹑手蹑脚来到落地窗帘位置,掀开一点儿看院子里的情况,原来是那只小奶狗在玩,此刻它在踢一只很小的皮球,看上去玩的挺嗨!
  有趣啊!张枭发现无论是小狗,还是麻雀,或是黄鼠狼,怎么都跟人类小朋友似的?
  看来这些动物真的和人类是平等的?
  张枭又一次陷入了思考。只是人类比动物聪明而已……
  难怪全世界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会越来越完善。
  张枭看看外边,白茵茵还没过来,那就和沈甜聊几句微信:“在干什么呢老婆?”
  沈甜:“谁是你老婆?”
  呀,这声音,有点儿骚,“你啊,在我看来,你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只差最后的身体合-体了!”
  沈甜:“尼玛的,怎么那么骚,谁说要和你合体!?”
  我去!还是那么矜持!不过张枭就是喜欢她这样的矜持闷-骚性格!“你在做什么呢?”
  沈甜:“没什么事,刚从工厂里下班回来。”
  张枭:“哦哦,那注意多休息。”
  沈甜:“谢谢。今天晚上你还来不来当我保镖了?”
  张枭:“看情况啊。”他可不敢百分百答应下来。此刻是在白茵茵的闺房,今晚是睡在白茵茵这里,还是去沈甜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