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房顶看白茵茵卧室、想起鲍杏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卧室内没有人,但从挂在那里的各式各样的美女内-衣裤,就可知道肯定这是女收银员的物件!不可能是她母亲的吧?应该不会的!
  或者她还有姐姐妹妹?
  张枭趴在屋顶的部位,有榆树叶挡住身体,他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
  这时,张枭听到有摩托车的声音,为了保险,他赶紧躲到房顶上的榆树叶下。直到摩托车响声远去,他才再次把脑袋往下伸,看卧室的情况。
  这卧室干干净净,还挺温馨。
  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卧室啊?如果是她母亲或姐妹的那就……
  这时,听到了有人进卧室。
  张枭眼睛一下子就直了。我去!是收银女子进来了。她还是那身装扮,美的已遮天蔽日。
  收银女子一屁股就坐到了床上。
  看来是她的卧室了。张枭好激动,又紧张。就这么近距离偷看心上人,谁不紧张?真怕她会发现。
  这时,女收银员的手机响了:“……”
  张枭一听,这音乐铃声可以的,蛮好听的,不知道歌名是什么?
  女收银员接听……
  哇!原来她叫白茵茵!这么好听的名字啊。刚才她通手机时,她的朋友叫了她名字。
  白茵茵放下手机,舒展双臂。然后嘀咕:“不知道张枭那个登徒浪子走了没?还是仍旧呆在村里?”
  躲在房顶的张枭:没呢!我不但没走,而且躲在你家房顶偷看你的身材,你不会想到吧?
  张枭真有点儿担心她忽然看向窗户,那样的话就肯定发现他了!
  白茵茵:“那家伙是什么人?吊儿郎当的出手那么大方,居然给了一万多补偿金。”然后取出兜里那一万多块钱,若有所思……
  躲在那里的张枭:我是大小姐的上门女婿,所以有钱!但不能告诉你。我一定要做一个隐婚人士。
  白茵茵:“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到他?虽然他冒失了一些,但好像并不讨厌。”
  躲在那里的张枭:我就在你家房顶,我可看到你,但你看不到我!原来你是喜欢我的,那么矜持啊!我早就猜出你喜欢我,从你眼角暗藏喜悦那刻起我就知道。
  白茵茵又嘀咕:“顺其自然,遇见最好,遇不见也没办法。”
  张枭:哈哈,看来今晚有机会。你既然这么期待见到我?之前我跟着你时,你却为何又拒绝?哎!女子的心思真是不好猜。
  白茵茵站起来,开始弄皮带。
  哎哟卧槽!她这是不是要换裤子?是的话可有眼福了!张枭既紧张又期待。
  这种情况下,谁不紧张?谁不期待?
  但是白茵茵只是弄了下皮带而已,并没把黑裤-脱-下。
  街上穿黑裤白衬衣的女子多的很,但张枭却觉得白茵茵是最迷人的!她穿这身比任何白衣黑裤女子都好看!
  张枭觉得好遗憾,怎么只是动了动皮带呢?哦,可能她觉得松了……
  这时,白茵茵出了她的卧室,消失在张枭的视线。
  没有看到她换衣服,实在是遗憾。
  总这样往下伸脑袋,是很累,且弄不好有栽下去的风险。张枭忙把脑袋收上来,然后躺到房顶的榆树叶下边,好大的一棵榆树,枝叶茂密的很,好多枝叶伸展到这间平房屋顶。
  这时,张枭的手机震动。拿出来一看,是华菁菁的微信,听:“我在洗澡,要不要聊天?”
  你姐个腿的!又来诱-惑我了?是不是又只给看肩膀?
  张枭同意了对方的视频聊请求。
  张枭一看,哇塞!小姨子的肩膀真白!“你怎么又洗澡!”
  华菁菁:“出汗了当然要洗。你以为像你啊,一个猪一样。”
  张枭意识到自个的声音大了,还是小一点儿比较好。要是被白茵茵听到可就……
  华菁菁:“你那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多榆树叶?”
  张枭小声:“哦,我在山洞学功夫累了,就下山玩耍。这是一个废弃房子的屋顶。”当然不能告诉她实话。
  华菁菁将信将疑,但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你怎么学功夫学那么久?”
  张枭:“久么?这才几天!有的功夫甚至要学一年半载!”
  华菁菁:“那么久啊!真是难熬,如果让我学那么久,我肯定受不了。”
  张枭:“你一个女子,怎么能跟男的比。”
  华菁菁:“切,谁说女子不如男!”
  张枭笑了,这时,他好像听到了屋内有动静,是不是白茵茵回到她卧室啦?
  于是张枭赶紧小声:“下了啊,我要上个厕所。”
  然后就断了和华菁菁的聊天。
  张枭小心翼翼,把脑袋伸下去,就看到白茵茵正坐在卧室的床上玩手机。
  张枭内心呐喊:你不热么?把你的裤子-脱-掉更加凉快!
  张枭想到了他上高中的时候,有个搞笑男村民说,一天他家的一只公鸡飞进了学校,于是他爬围墙去追,那公鸡一下子扑进了女老师宿舍内。他进去抓鸡,一看,那些个女老师那叫一个穿着暴露啊,甚至……
  张枭想起来觉得挺搞笑的,女子私下不都是很开放的么?白茵茵,这大热天的你在家怎么连个裤子也不脱?我还等着饱眼福呢,你就脱-了呗!
  但是白茵茵哪里知道有人等看她身材,等的脑袋都已经冒汗了。
  张枭当年听到那男村民说的故事之后,还不信,平时正襟危坐的美女-老师,私下在宿舍真的脱-得只剩内-衣内-裤?
  于是张枭和两个大胆的男生趁午休,悄悄去了女老师宿舍,结果从窗户一看,我了个去,鲍杏的两条大长腿美的简直不像话!当时张枭连续好几天上课心不在焉,总是想着鲍杏穿着内-衣裤躺在床上的妩媚样子!上鲍杏课的时候,张枭更是两眼盯着她的裙子,她的裙子怎么还不掉下来呢?
  但是鲍杏的裙子一直固若金汤,一直没有掉下来。
  在玩手机的白茵茵忽然放下了手机,开始弄皮带。
  张枭一看,卧槽!这次应该是换裤子了!大热天的你早应该-脱-下,包裹那么隐蔽干什么?
  但是皮带才解开了一点儿,就听到有个中年妇女的声音:“茵茵过来给我看看这个……”
  “哦。”白茵茵把皮带弄好出去,是她母亲叫她。
  躲在那里的张枭泄气,这、这怎么这么倒霉?马上就要看到美丽风景,却是被她长辈的叫声破坏!
  白茵茵出去了一分钟左右,又回到了房间,坐在那里玩手机。
  张枭一看,哎,你个小妞,怎么不脱-裤子了?刚才你准备脱的啊,难道你忘了?
  张枭真是有点儿着急!
  这时,白茵茵站起来,开始弄皮带……
  我去!好惊喜啊,这次应该是要看到最美风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