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鲍杏家夜半有人敲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还是别那样做了!把人家美女的裤衩子剪的支离破碎,这也太……
  鲍杏身上的内酷看上去挺好看,丝绸的质地不错,一看就知道做工考究!她如果醒来发现自个的内酷被剪的一塌糊涂,一定怀疑是我干的,那么……
  思来想去,张枭决定控制住自个,不要悄悄看她最美丽最神秘的风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该看的别看,如果有这个缘分,早晚可以看到。
  张枭看她大腿,看上去好白好滑。不知道碰一下手感如何?张枭的右手慢慢伸去!好紧张,碰到她膝盖上方一点儿的地方,顿时感觉到了温柔,吓得张枭的手赶紧缩了回来。
  这时,鲍杏翻个身。张枭吓了一跳,她会不会立刻醒来?于是忙摁灭照明灯,悄悄关上门。
  张枭坐到沙发上,这才松一口气,刚才摸她膝盖好险啊!差一点儿就把她惊醒。
  张枭端起一杯茶水,喝了两口。爽!这茶的味道可真爽口!
  来到窗户跟前,看外边,雨仍旧刷刷下着。
  多么浪漫的一个夜晚!
  但是鲍杏却不同意睡到她身边。
  雨如帘从天际降淋,多美的一副画卷。在这夜深人静时,欣赏雨景,也是一种享受!张枭有些沉醉。
  张枭看看小区其它住户的窗户,百分之九十九已熄灯。张枭看漆黑的夜空,没有星,没有月,只看到一抹微风抚动了不远处那棵高大参天的榕树的枝叶。
  张枭在客厅里走了走,拉开一个抽屉,有本书,拿出看看,看到了娟秀的字体,可以啊,鲍老师的字这么好看!人美字也美!不愧是全校最美女老师。
  张枭好想一近芳泽,如果现在让他睡到鲍杏的身边,怕是让他折寿他都愿意。
  张枭翻看这本书,又看到里边有漂亮的碳酸笔写的字,看她的字都是一种享受!
  一般来说,一个女的脸蛋好,身材就未必好。身材好的脸蛋可能一般,脸蛋和身材都好的写的字大多潦草,但是鲍杏却不一样!她是模样身材俱佳,字更是一流!鲍老师啊,你咋这么好呢?
  张枭一下子想起了年轻时与她一起的一点一滴。那么多温馨的瞬间,那么多浪漫时刻!张枭最喜欢的时刻无疑是那次起大风,一下吹起鲍杏的裙,看到了她美白诱人的大腿!
  还有一次,鲍杏穿的蓝色裙子,非常透明,她讲课时往黑板上写字时臀-部微翘,内酷的颜色和形状都可分辨。那节课,好多男生都心不在焉。
  下了课,好多男生议论鲍杏的魅力全校无敌!就是校花也难及她。
  鲍美人啊!你为什么这般迷人。这都是多少年前的陈年往事了!
  时隔多年的现在,鲍杏魅力一点儿也没减少,反而愈加有女人魅力!
  张枭真的好想要她。这是一种原始-本能,他有点儿快要控制不住。
  但张枭还在努力克制。他坐到沙发,喝口茶。想点别的东西,不要总想着躺在她卧室的鲍杏!
  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谁穿着内-衣内酷躺在床上最迷人?那肯定是鲍杏。
  张枭的脑海不时浮现她睡在床上的画面……
  张枭端着茶杯去窗边看雨,这样可转移下注意力!不然真怕自个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
  虽然鲍杏是单身,张枭则婚姻名存实亡,没有夫妻之事。但鲍杏不答应同居的话,张枭也不想勉强了她。
  有时,张枭真的会幻想用迷-药把鲍杏弄昏迷,然后肆无忌惮的得-到她。
  但也只是想想。他知道那样做,虽然可以满足他个人一时的私-欲,但是后果呢?后果可以想象的到……
  外边的小雨还在刷刷下,微风在轻轻吹。一抹清风拂面,张枭感觉到了凉爽。
  这时,一只七星瓢虫飞进窗,落在了张枭的手臂上,他感觉痒痒的。
  张枭看看这只七星瓢虫,觉得有趣,这是城里的小区啊,也有这样的虫子,实属罕见。反正张枭没有遇见过几次。
  张枭看了它几眼,在胳膊上慢慢爬了一会儿,又停下,像个顽皮的小家伙!张枭吹一口气,把它从胳膊上吹走,然后七星瓢虫又展开了翅膀,飞在室内的空中。
  张枭看着这只飞行的小虫!听着外边的雨声,生活还真是有趣。
  张枭想起了周-星驰一部电影,周-星驰一口气吹向陈-德容,然后裙子掀起……
  现在自个不用吹鲍杏的裙子也可看到大腿啊!她现在就穿着内酷睡在床上呢。
  这种想看,却又控住住自个不看的心情,只有张枭能体会的到。
  还是看七星瓢虫飞行吧,这样可转移注意力。那只虫子飞了几圈,落到了鲍杏的那本书上。
  张枭走过去,就这样看着它,你个小家伙,难不成你也认识汉字?你也感觉到了鲍老师的字很漂亮?
  七星瓢虫在书本上爬了半圈,然后展翅飞起,那么慢悠悠飞向窗外。
  卧槽!外边下着雨呢,你居然飞去外边,也不怕淋感冒?
  他觉得有点儿奇怪,这大半夜的,还下着雨,那只七星瓢虫是从哪儿飞来了?不去管了,想也不会明白。这世间的趣事就是那么多。
  张枭终于还是有点儿控住不住,慢慢来到了鲍杏卧室门前,然后小心翼翼拧开,推开门轻轻走进。心跳好快啊!这飘香的房间让张枭好生喜欢,又好生紧张。
  难道自个的处-子身,今晚要败在鲍杏的床上?
  轻轻的,张枭摁亮了照明灯,顿时卧室里一片柔和的光明。
  看鲍杏的大腿,卧槽!一下子又激动起来。
  她的身材怎么这么好看呢?
  张枭来到她身边,蹲下,面部靠近她的膝盖,好香!醉卧美人膝就是说的睡在美女的膝盖旁?卧槽,这是谁发明的词汇啊!
  她会不会忽然醒来啊?千万不要醒啊!
  张枭看她胸部,够满的啊,可以确定里边没有装什么水果来欺骗世人,因为这是晚上睡觉,没有哪个女的会这么无聊,往内-衣里装水果!
  这时,鲍杏的眼皮动了下。张枭吓得赶紧退后几步。但是再次看她,眼皮又没了动静。
  没醒就好!张枭松了一口气。
  这时,鲍杏忽然睁开眼睛:“啊?混小子,你怎么在我房间?什么时候进来的?”鲍杏睡眼惺忪坐起来。
  “呃……”张枭好紧张,一脸的尬笑:“我、我刚进来。”
  “进来干什么?”鲍杏问。
  “来、来看看你睡着了没有。”当然不会说实话了。总不能说我是来看你身材的吧?甚至产生了邪念,想剪开你内酷。
  鲍杏:“你说你无聊不无聊?大半夜的。”
  张枭傻笑:“呵呵呵,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休息……”
  这时,敲门声响起。张枭和鲍杏都是一惊。这半夜的还下着雨?是谁?
  张枭心说:是不是图牟?按说不会了啊,那家伙可是被我制的服服帖帖的了!那是谁?
  鲍杏忙穿衣服,然后去开门:“谁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