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雨夜在嗲宝贝家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却不料沈甜那屋并无人出来,看来只是沈甜或她母亲起夜小便而已。张枭松了口气。
  很快,沈甜那屋的灯就熄灭,看来是又睡下了。
  张枭拿起手机戴上耳机,看嗲宝贝直播。
  虽然是雨天,但这里的信号还可以,并不卡顿。看直播也比较流畅。
  嗲宝贝还是那么萌:“欢迎大家来到我的直播间……”
  张枭看她造型不错啊!今天整的比平时好看。
  嗲宝贝:“我要开始pk了啊,大家有票的上票!我可不想输啊,这个女魔头会罚我滚-床单的。啊!快救命啊……”
  张枭看对面的女主播是个大胖子,一看就是走逗比路线!没有颜值,也只能逗比路线了。
  大胖子女主播:“上票啊!干-死她!打赢她,你们就可以看福利了,看看这个娇滴滴的嗲宝贝是如何滚-床单的……”
  观众肯定是想看嗲宝贝的福利,因为颜值身材在那里摆着,没谁喜欢看这个大胖子女主播的福利,结果可想而知。嗲宝贝惨败。
  大胖子女主播:“赶紧的,赶紧的嗲宝贝,在床上滚一圈,不要耍赖啊!”
  张枭觉得好玩,真想知道这个嗲宝贝在床铺之上滚来滚去有多萌。张枭瞧了瞧嗲宝贝身后的那张床,挺宽的床。
  嗲宝贝害羞笑得:“我可不可以今天不滚?”
  大胖子女主播:“不可以!必须滚,你快点儿嗲宝贝!不要想着耍赖,滚一下又不怀孕,你怕个毛线……”
  嗲宝贝笑得:“……”
  大胖子:“滚不滚?”
  嗲宝贝:“我还是不滚了,点结束,拜拜!”然后结束了pk的直播画面。
  张枭看看手机屏,只有嗲宝贝一个人了。没有看到她在床上滚一下的萌态,确实有点儿遗憾。但是张枭想象出一副画面,嗲宝贝在床上滚了两圈,哇,萌态可鞠、胜过熊猫。
  嗲宝贝:“这个鬼天气啊,怎么下这么大雨……”
  嗲宝贝:“你们那里下雨了么?昨天还看到日环食了,今天就下雨,麻痹的也是没谁了。大家有没有看到昨天的日环食,是不是觉得那个小圈很美啊……”
  张枭一笑,没想到丫头片子还喜好天文。
  嗲宝贝:“我看了这个日环食的视频,看了好几次,觉得真的是很壮观,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天地万物实在是太神奇了,值得我们去不断探索和发现。一个小小的月亮居然遮住了那么大太阳的百分之九十九,真他妹的好玩呀……”
  张枭一看,尼玛的这娱乐直播,怎么快成了女科学家科普天文知识啦,也是没谁!
  嗲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流星雨啊,我最喜欢看那样壮观的场面……”
  嗲宝贝:“我边我送给大家一首歌,我又想你了……”
  张枭静静听歌。
  今天晚上看来无法得到沈甜和邵美怡了!如果想得到其实也简单,用迷-药-迷倒就行。但是张枭可不想那样做!一定要做个良民,他一向是以良民自居。
  今天晚上在哪儿睡呢?
  去嗲宝贝家?
  但是现在这么大雨,怎么去?
  这时,雨开始小了很多,很快,居然变成了毛毛细雨。
  张枭来到门口,抬起脸,毛毛雨丝落脸上痒痒的,就像小虫爬过的那感觉。
  张枭翻墙出去,然后手机叫了一辆车。很快,附近的一辆出租车就来到了邵林村。
  张枭上去:“……”
  “哦。”司机说完就加足了油门,很快就出了邵林村,来到了省道上。
  张枭给嗲宝贝发微信:“我今晚不想回家睡,去住在你房间怎么样?”
  嗲宝贝:“啊?住我房间?不要忘了我们男女有别哦!”
  尼玛的,我根本没当你是个女孩行不行!这感觉更像哥们啊。“你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别?”
  嗲宝贝发嗲:“哼!我是萌妹子,你是公的!一匹吓人的公狼!”
  麻痹的还公狼,我要是狼了早把你吃了!“我现在正在出租车上,去往你家的方向。”
  嗲宝贝:“啊?我可没答应你住我家啊!”
  张枭:“我知道你肯定会答应。”
  嗲宝贝:“那么自信?”
  张枭:“必须啊!”
  嗲宝贝:“不要太自以为是。”
  张枭一笑。我就不信我到了之后,这个丫头片子会不给我开门?
  到了。张枭下了出租,然后-进小区,来到嗲宝贝家门口,不摁门铃,却发微信:“我到你家门口了,快开门。”
  嗲宝贝刚下了直播,拿起手机一听,然后:“卧槽!你居然真来啦?我可没有同意啊!你怎么这么冒失?”
  张枭一笑!冒失一点儿才比较有趣啊对不对?
  嗲宝贝真怕父母和姐姐知道一个男的来找自个!于是悄悄去开门,小声:“快点儿,趁我家人不在客厅。”
  张枭点了点头。
  然后小心翼翼,两个人走路那么轻,就像两个贼。进了嗲宝贝的房间。
  嗲宝贝赶紧把门关上,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怎么那么冒失呢张枭!这大半夜的也不跟我说一声就来!你以为是旅馆啊可以随便来的?!”
  张枭一笑:“想你了就来!这有什么冒失不冒失!”他可不觉得。认为来嗲宝贝这里是很正常。
  嗲宝贝:“这里就一张床,晚上你睡哪儿啊?”给个白眼,你只能睡在地板上!
  “睡你床上啊!搂着你睡。”然后坏笑。
  “麻痹的!”嗲宝贝看出他是在开玩笑,“你不要那么幼稚行不行!还搂着我睡,你搂着卡通熊睡还差不多!”给个眼神,想搂我,下辈子也不可能!
  嗲宝贝有些困惑:“哎,张枭,你怎么不睡你家别墅?那么宽敞的别墅多好啊!你偏要来我这儿!”
  张枭:“总睡别墅会腻。再说了我老婆又不给我睡,总在家呆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外边寻寻野花,纳个小妾。”
  “哎哎哎,我可不想当你小妾啊!”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哼,想让我这么萌的网红当你小妾,门也没有!
  张枭给个眼神,就你啊?还想给我当小妾?你还真不够格啊妹子:“你想多了,不要整天想那么多好不好。”
  嗲宝贝不再说,然后躺倒在床。
  张枭:“哎,刚才你直播Pk,输了怎么不滚-床单的?我都期待了好久,想知道你滚的时候样子是多么萌态可鞠。”
  “哼,我就偏不滚给你看。让你永远成为心中的一个谜!”
  张枭一笑,谜个毛线,我一想,就可想象出来。
  嗲宝贝:“pk的时候,你也不给我上票,眼看着我输。”
  张枭:“输了才可以看你滚-床单啊。”
  嗲宝贝:“哼,你这个坏家伙。”
  坏家伙?我本来就是坏家伙啊,当个坏家伙才比较有趣对不对?
  这时,有人敲门。嗲宝贝吓了一跳,张枭也很紧张。这是她父母敲门?还是她姐姐?
  嗲宝贝小声:“快躲起来。”
  张枭:“躲在哪里?”
  嗲宝贝四下看看:“这,行李箱里,你躺进去蜷缩起来,然后我拉上拉链。”
  张枭一看,麻痹的,这让他一下想起了疯狂的石头里边那个搞笑的家伙被装进行李箱的画面……
  张枭:“你去开门就行。我躲别处。”
  嗲宝贝去开门:“谁啊?”
  嗲宝贝的父亲:“我!你在跟谁说话呢?是不是谁来我们家了?”
  嗲宝贝开门:“我、我在打手机,没谁来我们家。”这样的小谎谁都会扯。
  嗲宝贝的父亲进门:“没人?我刚才听到你和一个男的说话了!”
  嗲宝贝有些紧张,真怕他发现张枭:“说了是打手机!”千万不要发现哦,不然可就说不清楚了,我说我俩没有什么事,谁信?
  嗲宝贝的父亲在房间随便看了看,什么人也没看到。
  嗲宝贝心跳的厉害,心说张枭不会是藏到床底下了吧?
  这时,嗲宝贝的父亲弓腰看向床下。
  嗲宝贝心跳猛然再加速……
  但是床底下什么也没有。嗲宝贝的父亲只好出门:“早点儿休息啊,不要总打手机。”
  “哦!”然后嗲宝贝去关上门。
  卧槽,张枭躲在什么地方了?居然没有被我爸发现?小声:“张枭,你在哪里?”
  没人回应。
  怪了啊?张枭呢?她四下找了找,却是没有找见。
  正当她纳闷的时候,张枭却是从窗外爬了进来:“累死我啦。”然后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嗲宝贝很惊讶:“你、你挂在外边的窗户上了,手抓住钢筋?”
  “是的。”太累了,只能回答两个字。
  嗲宝贝:“卧槽!你的臂力怎么那么好?”
  “一般。”还是累。
  嗲宝贝:“我跟你说了,躲在行李箱安全,你不听。挂在窗外那样很危险的。”
  张枭已不累:“行李箱里?只有你想得出,哦,对了,还有宁-浩那个导演!”
  “什么、什么导演?”她好像不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导演。
  张枭一想,嗲宝贝是女子不知道也有可能的,拧浩的电影大多比较‘土’往往给人一种城乡结合部的感觉,所以许多女子不喜欢,女子一般来说是较为喜欢华丽的场景。“就是拍疯狂的石头的那个!就是刘-德华投资,他拍的。里边有个自称富二代的家伙看上一个有夫之妇,把那女的睡了,结果被女的的老公发现,然后女的的老公把他装进了行李箱!想起来我就想笑,你、你却让我躲进行李箱里!”
  嗲宝贝一笑:“哦哦,你说那个电影啊,我也看过。”
  张枭:“怎么样,爱不爱看?”
  “还行,挺搞笑的。”嗲宝贝轻描淡写一句。
  张枭把鞋一蹬,然后睡到了嗲宝贝的粉床上。舒服啊!
  “哎哎,你还真睡在我床铺啊?我可没答应给你睡!”嗲宝贝给个眼神,怎么那么冒失,冒失鬼是不是就是你啊!
  张枭:“你不答应我也要睡,睡你我是睡定了。哦不,是睡你的床。”
  嗲宝贝对他的霸道不讲理也是很无奈。
  嗲宝贝:“哎,我们睡在一张床,你会不会有欲-望?”
  “没有的。你可以在床中间放个碗。我不越界就是。”张枭懒懒地说。
  嗲宝贝:“放个碗?”
  张枭:“是啊,就像梁山伯和祝英台一样。多浪漫!”
  嗲宝贝:“碗里还要不要放水啊?”
  张枭:“放。”
  “为什么?”
  “口渴了好喝啊笨蛋!”
  嗲宝贝给个眼神:“你那么渴的啊?看来有欲望!我真怕你半夜爬起来压到我身上。到时候我可就惨了……”
  张枭很无奈,还压你身上?我还怕你压我身上呢!“你想多了妹子,不要想那么多好不好?”
  嗲宝贝:‘……’
  嗲宝贝:“你要是真压我身上,我会喊的!你可给我记住了哦。”
  张枭哭笑不得:“我为什么要压你身上啊?压你身上做什么?”
  嗲宝贝更是哭笑不得:“你压我身上干什么你不知道?心里没有逼数的啊?!”给个眼神,不要在我跟前装单纯!我就是走装单纯路线,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理?!
  张枭:“……”
  这时,外边又下起了雨。是小雨,一会儿小雨变中雨。
  嗲宝贝站到窗前:“雨又开始大了。”
  张枭:“你喜不喜欢下雨天?”
  “喜欢。”
  张枭:“那说明你是一个懂得浪漫的人。只有懂得浪漫的人才会喜欢下雨。”
  嗲宝贝:“也就是说,不喜欢下雨的人就是不浪漫咯?”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张枭一笑。睡在网红的床上,这感觉还是很惬意的。
  突然,传来敲门声。
  张枭一惊,是不是她父母听到聊天声了?这次会被发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