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 9章 张枭与最美女工是互相喜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一惊,但马上脸上微笑,虽然不太自然:“你好姐姐,请问几点了?我手机坏掉了无法显示时间。”
  最美女工居然没有怀疑他,因为他不像个坏人:“哦,现在是二十点零五分。”看了看手机。
  “谢谢姐。姐你长得真漂亮!”张枭一向喜欢恭维美女,况且这位最美女工是美女中的美女,溜须拍马那是必须!
  “谢谢。”也没有赶张枭出去,而是继续看抖音视频,且眼神中流露了喜悦。
  卧槽!张枭好开心,她没有生气,还高兴,也没有赶我出去。看来有戏啊!但是想跟她睡,这件事要如何提出来?
  直接说就行?张枭可没这胆。
  直接说我想和你睡觉?张枭还真怕被说是神经病!
  最美女工看到张枭一会儿看她腿,一会儿看脚。全身一会儿的时间,被他看了好几遍!于是站起,然后轻轻弓腰,屁股朝着张枭。
  张枭一下子就来了感觉……我去!这也太美了!主要是这是她主动的!张枭最受不了美女主动做动作诱-惑他!这次也不例外,真想立刻扑上去……
  但张枭保持了理智。这是在路姿萌的家里,万一路姿萌忽然过来呢?万一她的工友过来看到呢?这么多顾虑,导致张枭是不敢跟进一步了!
  张枭靠近,手碰了她大腿一下,她立刻轻轻‘啊’一声,这声音那么销魂!张枭在努力使自己淡定!再淡定!
  张枭觉得应该见好就收,揩点油就行了!于是想要出门。但这时,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咳。”是最美女工的一个男工友走来。
  卧槽!张枭好紧张,要是被误会呢?最美女工也有点儿紧张,小声问:“你躲起来?”
  “嗯。”张枭没想到她答应自个躲在她房间,于是立刻躲到了床底。
  那个男的只是在客厅走走,并未进-入最美女工的房间。
  张枭在床底下快速思考,一会儿最美女工的那个女工友就要洗澡归来了!她要是发现自个呢?咋办?这还真是一件棘手的事!
  张枭现在是无法出门,客厅有那个男的,又担心女工友突然回来!这是前有强敌后有追兵啊!咋办?
  一向自认为心眼不少有点儿智慧的张枭,此刻居然一筹莫展起来!
  最美女工坐在那里,玩着手机。张枭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张枭回味着最美女工刚才翘起-屁股引-诱自个的瞬间,实在是太迷人,不敢看啊!
  最美女工小声问:“你怎么会在路姿萌的家里?”
  张枭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说谎已成习惯,且以此为荣,觉得自个的说谎天分很不一般:“我、我是她朋友,来她家玩,就遇见你了。你真的好迷人。”他的声音也小。毕竟小心没大错,他可不想被人发现。
  最美女工眼角再次流露难以察觉的小暧-昧!但是张枭却发现了她的心情。原来我和她是互相喜欢的,如果我提出炮一下,她可能会答应。
  张枭心说现在爬出去,然后抱着她吻她脖子和胸口,她应该不会拒绝的!于是就要爬出。
  但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老态女子的声音:“那水不太热乎,洗完了马上冷的发抖。”
  卧槽!怎么这个时候归来?张枭只好暂缓行动。这下难了,有最美女工的女伴在屋子里,想出去或搂着最美女工,都很难实现。如何办?
  老态女子进屋:“洗个澡不舒服,水太凉!那太阳能不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坏了!”满腔的老太婆气质,看上去不到五十,却比六十七十的老太太还缺乏魅力!
  这里说的老太太是没有魅力的那种。可没说那么六十了仍旧像个少女的老太。
  最美女工有点儿担心床底人被发现的缘故,此刻聊天情绪不高:“将就着住吧,住别人家怎么可能有自己家那么舒服!”
  老态女伴:“我就是发个牢骚!”一顿,“是不是谁来这屋了?”动动鼻翼。
  床底的张枭紧张起来。卧槽,是不是闻到我的男人汗味了?尼玛的什么鼻子啊这么好使?千万不要发现我啊!
  “没。没有啊。”她当然不会承认床底下躲着一位。这要是被自个的女伴知道了会怎么想自个?最美女工还是很担心。但她努力控制下,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老态女伴也没有继续发现太多,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那身材跟个水桶似的,根本无法跟最美女工比!
  张枭暗暗叫骂,该死的老态女子,你丫的怎么还不出去?你不出去我就无法和最美女工缠绵!也无法出门。你再不出去,我画个圈圈诅-咒你!
  老态女伴:“我闻到小伙子的味道了,还蛮好的!”
  尼玛的,好闻我也不给你啊,我的肥水是要流到最美女工的田地,你个老太婆则无法雨露均沾。
  最美女工还是稍稍紧张:“是吗?我没闻到!这是别人家,以前这里住过男孩也是可能。”
  “嗯嗯,是的。有这个可能。”老态女伴点了点头。
  老态女伴:“看你样子,好像你有心思似的?”
  “没、没有啊!”最美女工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也愿意和张枭缠绵,但是无奈有人在这里破坏她的幸福感啊,但她又不好说什么。
  床底的张枭:我最大的心思,你怎么还没死?你个死老太婆!
  这时,老态女伴:“我去小便,你去不?”
  “走!一起!”然后最美女工起身,与她一起出门,朝洗手间方向而去。
  张枭连忙出来,看客厅没人,赶紧进了路姿萌的卧房,然后关上门。
  路姿萌仍旧在玩电脑游戏:“你干什么去了?”
  “随便溜达了一会儿。”张枭还在回味最美女工。
  最美女工的气质跟路姿萌可是区别甚大,最美女工是成熟妩媚风-骚,路姿萌则主要吸引力来自走路姿态很具魅力!
  张枭小声:“你的父母还没回来?”
  “没呢。今天他们可能有事,会回来的很晚。你怎么还不走?不怕我爸回来发现你啊?”路姿萌边玩电脑游戏边问。
  张枭:“你爸跟个拳击手似的,我还真怕他给我一拳!”
  路姿萌咯咯笑,笑的魅力无限:“你要是现在走,就不会被他发现,就不会有挨揍的风险。”
  张枭小声:“老外为了爱情都可以决斗,我当然愿意为你挨顿揍。”
  路姿萌抿嘴笑,笑得像个情窦初开的中学生。
  张枭觉得她这笑容太难得,一个大学生天真的像个中学生一样!这种情况不多见。
  张枭:“对了,如果他们几个修房顶的问你的话,就说我是你的朋友就行,来你家玩的。”
  “嗯嗯,我知道。”路姿萌点了点头。
  张枭又悄悄出门,来到客厅,客厅什么人也没有,那三男两女在他们各自的房间。
  张枭来到最美女工房间门前,张枭贴到墙上,然后露出一只眼睛看门缝里边的情况,她们两个人正在聊天,谁也没有发现张枭。
  老态女工:“今天给那家五楼的修房顶是他码的最累的,累的我的腰到现在还疼!”
  最美女工:“主要是那家人不太好说话,说话太横!”
  老态女工:“就是啊,就像是土匪似的一家子!还想不给钱!以为他是谁啊!狗-娘养的龟孙!”
  门口的张枭:这骂人词汇矛盾,狗-娘养的只能是狗孙,怎么可能龟孙?你这逻辑,看样快要得老年痴呆!
  老态女工忽然捂住肚子:“不好,我要拉肚子!”
  最美女工:“快去吧!怎么搞的,是不是白天吃冰激凌太多了……”
  客厅的张枭躲到了沙发后,没被老态女工看到。
  老态女工刚才已快拉到裤子上,她哪儿有工夫看客厅里的情况。
  张枭从沙发后轻轻站起来,现在可是缠绵的最佳时机。
  来到最美女工门前,最美女工就看到了他火热的眼神。
  最美女工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她还是轻轻翘-起了-屁-股,背对着张枭,等张枭上前。
  张枭热血小伙,哪里还受得了?立刻上去就抱住了她,亲吻脖子、胸部……
  摸-遍了她的全身……
  最美女工则时而‘啊’一声来鼓励张枭的行为。
  张枭真想把她裤子-弄下来!刚伸手要扯她黑-丝-裤,这时,门外传来老态女工的声音:“哎哟可疼死我了,肚子怎么这么疼,拉完了还疼怎么回事……”
  张枭赶忙松开最美女工,然后快速躲到床下。
  老态女工进门,看到最美女工脸色微红:“哎,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她肯定是不会承认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但这事没法众乐乐。
  老态女工动了动鼻翼,嘀咕:“怪了,怎么有男人味?”
  床底的张枭一惊,她会不会发现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