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路姿萌不在家张枭成大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姿萌:“难道是被我喝了?怎么忘得那么快。”然后不再多想,几口把杯子内的牛奶喝干净。
  躲藏着的张枭松口气,幸好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不然可就……
  这时,门外传来沈甜的喊声:“姿萌!姿萌在家么?”
  “在!沈甜姐啊!下着雨你怎么来了?”
  沈甜撑着雨伞,来到门前,将雨伞合上,“来找你玩啊!下雨在家一个人无聊!”
  两个女生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吃着瓜子聊着天。
  张枭从门缝露出了一只眼睛,我去!沈甜穿的长款衬衫,挡住超短裤,跟没穿裤子似的。
  这两朵花在一起,绝对光照日月、美丽程度天下无敌!张枭在那里暗暗感慨。
  这两个都给我做小老婆那该多好啊!
  沈甜拿起遥控器跳台,“这个赵-薇的还珠格格又重播了!”
  路姿萌:“好老的片了,不过很好看。”
  沈甜:“经典总是百看不厌!”
  张枭听到电视上正演到小燕子作诗:“纪师傅的眼睛圆又圆,一拳打去少半边,大家笑得乱糟糟,皇帝一哼静悄悄。”
  张枭心说:沈甜的胸口圆又圆,一拳打去哭半天,姿萌笑得乱糟糟,沈甜瞪眼静悄悄。
  张枭偷看两个女生的胸部,沈甜的确实丰满些,路姿萌则跟搓衣板似的,绝对没胸。
  路姿萌:“听说你相亲了,怎么样?那对象帅不帅?”
  沈甜:“别提了。跟个傻子似的!我测他智商,他一下暴怒,和我反目成仇!”
  “啊?怎么会这样?”路姿萌有些意外。
  沈甜:“是个暴发户的儿子,我就不想相亲的,我妈偏给我安排!”
  躲在那里的张枭:我去跟你相亲好不好?我绝对不会暴怒,还会和你在房间里……
  沈甜当然不知张枭躲在那里,更不知他心里的想法,不然肯定一巴掌抽向他屁股!
  路姿萌:“老人都这样,我想我二十多的时候,我爸妈会不会给我安排相亲,如果遇到你这样的情况,那还真的比较倒霉!”
  躲在那里的张枭:让我跟你相亲吧,绝对不会让你倒霉,还会让你爽!
  沈甜:“你是大学生,现在大学生都是自由恋爱的,有几个还会相亲。哎,对了,你有男友了没?”
  路姿萌:“没有啊。”
  躲在那里的张枭:太好了!没有就对了,这样可做我小老婆!
  路姿萌继续:“我这样没胸没屁股,男人都不喜欢!”
  张枭:谁说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要不要和我同居?要的话我冰清玉洁的第一次就给你了!这可是好机会啊,你要把握住!
  沈甜一笑:“那可未必,萝卜白菜更有所爱,总会有人喜欢你这款!”
  躲在那里的张枭:你们俩我都想要,什么时候得到你们啊?!
  沈甜起身,“电视不好看!”
  路姿萌:“那就去我房间玩电脑游戏!”
  张枭一听,卧槽!赶紧躲起来……
  沈甜进来了,坐到了电脑前,开始玩游戏。她当然不会知道床底下有个贼一样的家伙正在床底瞄她的臀和腿。
  张枭听到游戏配乐挺大,这时出来,有配乐打掩护,沈甜不会发现自个的?
  于是张枭悄悄从床底爬了出来,他心跳好快。到了沈甜的身后,他面部靠近沈甜秀发呼吸一口,哇!太香了!此刻张枭心跳更快!
  他只闻了她秀发两口,就赶紧躲回到床底,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带!
  有配乐干扰,沈甜果然没有发现张枭去闻她秀发。
  玩了一会儿游戏,沈甜就关掉电脑,然后出房间门。
  客厅还在看电视的路姿萌:“怎么不玩了?不好玩啊?”
  “一般吧。总玩一样会腻歪!看会儿电视。”沈甜坐下。
  躲在那里的张枭:是啊,总玩一样会腻!所以我想今天睡你,明天睡路姿萌。
  两个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就一起出去玩。
  张枭从房间门后出来,听到了锁大门的声音。现在这里属于我的地牌了!主人不在家,猴子称大王!我张枭现在就是这个地牌的王!
  张枭坐下,拿起茶几上的瓜子开始嗑。还有路姿萌的果冻也吃一个,但是不能吃太多,不然被发现可就麻烦……
  拿起遥控器,把音量放小些,然后边吃边看。这感觉还挺爽啊!
  虽然这里无论是宽敞程度还是豪华度,都无法跟华家别墅相比,但却是更刺激!这种感觉非常美妙!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看来是有道理的!这古人的话还真他妹的是真理!
  张枭坐在沙发里,惬意到不要不要!
  对了,不要总看电视了,去用下她的电脑!于是张枭关掉电视,去路姿萌房间,坐到了电脑前。
  很快就启动好。
  看看这个丫头片子收藏夹里都放了什么东西?点开看看,是各种女生游戏还有新闻网页,以及大学网站网址,忽然看到一首歌帝都。张枭好奇,就点开这首歌曲。
  一看,原来是几个高中生歌伴舞帝都。我了个槽!路姿萌居然在其中!画面能不能别这么美?
  路姿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那腿那胳膊,那身材,那发型,那服装,没有一样是不美的!看她跳舞真是一种享受!
  这是她高中时候一次晚会录制的。
  这应该是张枭看过的最美的一个校园晚会舞蹈!因为路姿萌的存在。
  张枭居然忍不住看这个视频第二遍:“空荡的宫殿,冰冷的庄严,上弦月弹奏清歌……有谁来读孤独感,散不尽留恋,生死注定烟消云散,想往日过去昨天,孤独是晴天,和曾经诺言的竹签……”
  歌曲美,舞蹈也美,这一切全因路姿萌。世界因你而美丽!
  上网了一阵,下网前,把痕迹全删,不要被丫头片子发现才好!
  然后关机。
  出了她的闺房。张枭在客厅转了一圈,然后--进到厨房。呀!她家厨房可以啊,挺卫生的!虽然比不上华家别墅的厨房,但在农村来说,这厨房算的上上档次的了!
  海尔冰箱,不错啊!支持国货挺好的。张枭打开冰箱门,看到好多菜品,其中一盘猪头肉好香啊,看上去就有食欲,张枭夹一块,填到嘴里,咀嚼,我了个槽!他妹的这么好吃啊!又吃一块。不可吃太多,不然容易发现。
  看看另一盘,是牛肉芹菜。张枭夹起一块牛肉,填到嘴里,我了个去,这味道真爽!舌头被刺激的好舒服……
  关上冰箱门,然后张枭从厨房出来!躺到了沙发上。
  如果每天能过这样的日子,那肯定胜过神仙!
  张枭起身,又来到了路姿萌的闺房。看到她的裙子,于是拿起来,不错的,很漂亮!我要不要穿上看看?但想到自个身上有男人的汗味。如果自个的汗液沾染到她的裙上,那么很容易被她闻出来。于是放下裙子,先去洗个澡。
  张枭来到浴室,洗啊洗,把全身的汗液全洗掉,真的是很放松。
  张枭又来到了她闺房。想要穿上她裙子看看自个是个啥样的。但试了试才发现穿不下。于是把裙子放回原处。一切做的小心翼翼。
  张枭在她床上翻了翻,看到几条丝质内酷,各种颜色都有!张枭想象一下路姿萌穿上这东西的样子,那简直是太美,不敢看啊!
  张枭赶紧把她的东西放回原处,尽量保持原样不变。
  张枭躺在路姿萌的床上。她和沈甜不知去哪了玩了,什么时候回来?既期盼她早点儿回,又希望她晚点儿回!多么矛盾的心态!她回来就可见到她,暂时不回来张枭就是这里的大王,不用有太多担心。
  张枭拿起手机,看到鲍杏更新了一张照片,哇!这绝对是全国最美女老师!
  张枭给她发微信:“在干什么呢鲍老师?”
  鲍杏:“没干什么,闲着呢。现在下着雨,你在哪里?不会又去调-戏良家妇女了吧?”
  卧槽,你咋这么了解我,知我者鲍老师也!回:“哪里有!我可是一个老实人,以前你可是教过我的,我什么样你还不知道。”当然不会承认,他此刻正躺在美少女的房间。
  鲍杏:‘你现在可是变了!能耐大了,也开始油嘴滑舌了。可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你了。’
  我了个槽,鲍美人的嗓音咋那么魅?回:“虽然我各方面是有变化,但对你的心是永远不会变得!我永远都会记得风吹你裙露出白大腿的瞬间。”
  鲍杏:“你个混小子!我看你是闲的没事欠抽型的!”
  张枭:“要不要开视频聊?”
  鲍杏:“不要!怕你个混小子会迷恋我身体。”
  张枭:“就开一个呗。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是不是足以颠倒宇宙!”
  鲍杏:“去你的,混小子,你就知道贫嘴。”
  张枭:“哎对了,那个图牟,没有再次为难你吧?”
  鲍杏:“没有!他哪还敢啊,遇见我就躲得远远的,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张枭听罢笑起来,回:“老实就好!那龟孙子,我看他也是不敢不老实!”
  鲍杏:“在这件事上,我是很佩服你的,你个混小子居然把他制的服服帖帖。”
  张枭:“嘿嘿,那么佩服我,也不说以身相许!?”
  鲍杏:“我要忙了,改天聊啊。”
  呀,这么矜持的啊!
  张枭起身到客厅,透过窗看看外边,小雨还在下。
  张枭给申顺顺发微信:“怎么样顺顺,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申顺顺很快回复:“嗯,恢复的还不错。谢谢张哥!张哥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甄豪德再次找你麻烦?”
  张枭一笑:“没事儿!我应付的来,那个甄豪德如果敢不老实,我搞死他!一个靠违-法起家的货色,他有什么好狂的!我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申顺顺:“嗯嗯,搞死那个货色!如果张哥有需要,立刻喊我和普铜普铁,我们随叫随到!”
  张枭:“嗯,好的,你好好休息。恢复身体是当务之急!”
  “嗯嗯,知道了张哥!”
  张枭伸展懒腰。然后~进了路姿萌父母的房间。
  看到了一张路姿萌母亲的照片,张枭拿起来看看,不得不说,路姿萌的母亲很迷人。
  之前见她和路姿萌一起,就感觉到了她是美女,只不过有路姿萌在,她的美丽就退居了二线。
  路姿萌的父亲比较吊儿郎当,而路姿萌的母亲却优雅迷人,这样的夫妻组合真是有趣!
  忽然,张枭听到了大门响动,应该是有人在开大门的锁,不知道是路姿萌还是她父母回来了?
  张枭忙躲到路姿萌闺房的房门后,在这里利于观察客厅的情况。
  从门缝看到是路姿萌一个人。哇!身段还是那么清新迷人。
  路姿萌合上一把蓝色的卡通雨伞,然后便随意坐到了沙发上。
  不一会儿,路姿萌就快速起身,然后-进厨房,端出一盘牛肉芹菜,然后一个人吃。
  张枭只有咽口水的份,这么好吃的啊,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就知道好吃的不得了。况且刚才张枭也进厨房去吃过。
  路姿萌拿起遥控器摁一下……
  电视上开始播卡通片……
  张枭心说今天如何向路姿萌表白呢?此刻出去告诉她一切,然后单膝跪地,求做女友,然后同居之?
  这想法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点儿?她万一拒绝呢?几个女生可接受这样的情况?一个男子潜藏在她家那么久,一会儿用她电脑,一会儿偷偷吃她果冻,一会儿又去厨房偷-吃东西。这简直是小偷啊!
  还是不要马上出去向她表白比较好!不然她拒绝的话,后果可能不好?
  嗯,我要稍安勿躁,再好好的想一想!张枭这样提醒自个。
  不一会儿,路姿萌起身,去了洗浴室。
  张枭侧耳,听到了水流的动静!看来路姿萌此刻在洗澡。
  张枭从路姿萌的房间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坐到沙发上,哇,她只吃了一点儿的这盘牛肉芹菜好香啊。于是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诱人的牛肉,填到嘴巴内,慢慢咀嚼。嗯,好好吃!这味道真的是……
  张枭看向洗浴室的门,是半掩的,没有关闭。大概路姿萌觉得她一个人在家不需关门。卧槽!听着水流,张枭猜想里边的画面一定很美?要不要过去瞧一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