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邵美怡听觉好以及韦深找的庄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甜脸上有些尴尬:“没、没放什么。”
  这时,邵美怡的手机忽然响了:“天青色等媒婆,而我在等你,喜宴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一首改编版的青花瓷。
  邵美怡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她的顾客,“我出去接个手机!一个二婚女子让我介绍对象有点儿急!”
  “嗯嗯,好的阿姨。”沈甜看到媒婆出房门通手机才松口气。
  床底的张枭赶紧出来。沈甜有点儿慌,小声:“你怎么出来了?媒婆就在门口还没走。”
  张枭也小声:“她一会儿要是看床下呢?我要换个地点躲藏!”
  张枭整个房间瞄了一遍,觉得只能是躲在那个衣服架子后边。
  邵美怡在门口打着手机,门口确实比室内信号要好一些:“我知道你着急,但要找个如意郎君要慢慢来。而且你四十五了,是二婚更不容有闪失。要是找了个不靠谱的不会过日子的怎么办,是不是?所以你要有耐心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去物色,我一定给你物色个合适的……”
  然后挂了手机,走进室内:“一个客户,急着结婚,我说这事怎么可以急!如果太急那肯定吃不到好豆腐!”
  沈甜勉强一笑:“是啊,她可能年龄大了就更加急。”她可没心思讨论这个,她最关心的是这个媒婆什么时候走,不然总是个定时炸弹。
  躲在那里的张枭露出半只眼,瞄一眼邵美怡,然后又立刻把头缩下去。
  张枭心说,灯光照射下的邵美怡更有女人味啊!她怎么能这么有魅力?
  邵美怡:“对了,刚才我好像听到你床底有动静,是不是养了小猫小狗?”
  “没有啊。”沈甜赶紧说。
  邵美怡弓腰看床底下,确实没有宠物:“怪了啊,难道我刚才听错了?”
  沈甜笑的不自然:“应该是吧。”
  躲在衣架后边的张枭:你没听错阿姨,听力棒棒哒,看来你还没有更年期哦,不然怎么可能轻微声音都听得到!
  这时,沈甜的手机铃声响了,她一看手机屏,是个熟人,于是:“我接个电话阿姨!”
  “嗯嗯,在门口信号好!”
  沈甜就出门,接听:“喂,小云啊,你怎么有空给我打手机了?我们都好久没有联系……”
  室内的邵美怡还是觉得床下刚才确实有声音,于是再次弓腰看……
  躲在不远处衣架后的张枭露半只眼,卧槽,她翘起的-屁-股真是美!腿也好看!若问成熟女性谁最性感?肯定是这个邵美怡。
  邵美怡拿着手机发微信,走到了衣架跟前,张枭的头已用沈甜的裙子盖住,除非掀起裙,不然是不会发现张枭的。
  张枭好紧张啊,虽然此刻邵美怡的腿离张枭的鼻子只有几公分,都闻到她的女人味了,但越是这样他就越紧张。都快要冒汗了。
  千万不要被邵美怡发现啊!张枭是不希望被发现,如果发现的话,于沈甜不利,于自个也不利。
  邵美怡回复顾客微信:“你这个我已经帮你找了,是天南市区的,离异,今年五十岁,移动公司正式工,月薪……”
  此刻邵美怡是背对着张枭。张枭悄悄站起,然后面部靠近她的脖子部位,顿时感受到了好闻的味道!她的女人味实在是太好了!这头短发更是干练!
  张枭只呼吸了一口,就赶紧躲起来。
  在张枭看来,女人味大致可分两种,一种令人舒心,另一种则让人作呕。邵美怡无疑是前者。令人舒心的女人味又分一二五等,邵美怡无疑是第一等的。张枭从来没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就是和鲍杏比,邵美怡也不会输。甚至邵美怡的味道更野性更sao.毕竟邵美怡比鲍杏大了十岁以上,已千锤百炼出最佳味道。
  张枭觉得这是不是和陈年窖藏一个道理?越是年代久远就越香!?卧槽!张枭好佩服自个举一反三的能力!
  这时,邵美怡忽然转身,张枭一惊,不敢乱动。还好邵美怡没动沈甜的衣架,继续发微信:“小吴啊,你的那个对象的事,我给你找的差不多了,在国企上班,长得可漂亮了,二十五岁……”
  张枭露出半只眼瞄她身材,什么国企上班,什么很漂亮,再漂亮也没你靓啊邵阿姨,把你介绍给我行呗?
  张枭只是敢想想,当然不敢说出口。甚至大气不敢出一声。
  邵美怡找了个小马扎坐下,张枭一看,屁-股真大,那小马扎不堪重负啊。
  邵美怡继续微信:“……”
  张枭仍旧躲在衣服架后边,此刻已经冒汗,好紧张。不知道我的汗味会不会被她闻到啊?
  ——
  韦索潜还没有出院,因为伤势有些重,医生说还要留院观察一下。
  韦索潜的父亲韦深已找了人,他决定替儿子报仇!一定要把这个沈甜奸了,这样他才可出一口恶气!他韦深是谁?暴发户啊,谁敢动他一下?现在他儿子居然被人打了,他肯定很生气,出个几万几十万找个人去报复沈甜,那是分分钟就可搞定的事!
  这时,一个高大强壮的男子走进了病房:“你好韦老板!我是庄士。”这正是韦深找的人。
  韦深:“你好。请坐。”他瞄了瞄庄士的身板,这么强壮,面带凶色,正是他想要的人选,看还不把沈甜jian死!
  庄士坐下:“我们谈一下我们的合作吧!你说的那个沈甜如何得罪你了?你要如此报复?”好奇,就问问。
  “这……”韦深有点儿犹豫,但还是说了:“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她找人打我儿子,导致严重受伤!呐,现在我儿子在病床上还没有出院!医生说还要观察观察!你说这个仇我是不是该报?!”
  庄士点头:“嗯,这确实是太过分!好的,我答应你今晚就去沈甜家,把她奸-污!帮你出这口恶气!”
  “嗯,很好。”韦深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然后拿出一叠包好的钱:“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再给剩下的部分!”
  “好的。”庄士把钱收进自个的包内。
  庄士:“沈家村,但是我不知道沈甜家的具体位置。”
  韦深眼眸流露阴邪:“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人打听好。我开车领你去!”
  “现在就去?”
  “对的!”
  两个人一起走出病房,然后朝医院停车场走去……
  ——
  沈甜家。邵美怡听到一楼的劳朴瑛喊她,她就下楼去……
  躲在衣架后的张枭终于可以出来。这时候他已汗流浃背,太紧张了。
  沈甜:“忘了给你开空调,看你热的。”于是拿起空调遥控器摁了几下。
  顿时,室内凉风吹起,一下子凉快起来。
  张枭瞬间感觉爽了很多。
  沈甜出门看看一楼的情况,然后回屋:“这个媒婆可真是个话痨,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我还没见过这么能说的女人。”
  张枭也小点声:“媒婆当然能说会道了,不然怎么给人介绍对象?人家就是靠嘴巴来财!”
  沈甜:“你说的没错。但她呆了这么久,我真怕她发现你。”
  张枭:“其实我也很担心。”
  “你一个男的也这么紧张?”沈甜轻微一笑。她觉得女子更在乎名声吧,他一男的,就是发现了,事情好像也不甚大。
  毕竟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女人犯错那是一辈子背上骂名,而男人大家则容易原谅。
  张枭:“当然。我如果被发现了,媒婆怎么想你?肯定误会你偷汉子了对不对?所以我紧张。”
  沈甜:“你这么为我着想?”将信将疑的神情,毕竟她性格一向是这样。
  张枭:“当然。”只能这样回答。
  那个媒婆邵美怡在一楼和沈甜的父母聊了好一阵,然后又上二楼。
  张枭听到她上楼的清脆高跟声,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不能再躲在沈甜的房间,于是快速去隔壁杂物间。
  邵美怡进了沈甜卧房:“甜甜,我还没有仔细问你,你具体想要什么类型的伴侣,是事业型,还是外貌型,还是混合型,或是……”
  沈甜想了想:“呃,不要姓张的!”
  隔壁间张枭一愣,麻痹这是说我呢,我就姓张。
  邵美怡笑了:“看来你不太喜欢姓张的。这个可以,没问题。”
  沈甜:“名字里边不要有‘鸟’字。”
  张枭一听,尼玛的这是说我呢,我名字有鸟。
  邵美怡笑得妩媚丛生:“你咋那么逗呢甜甜。这世界有几个人的名字是带鸟的?水浒传我们都看过,鲁达还是谁来,整天你个鸟人你个鸟人的……”
  那是李逵好不好?你咋这么没文化呢?隔壁间的张枭心说。
  沈甜也笑:“别的要求好像没了。哦,对了,不要吊儿郎当的,我不太喜欢太随意的男人。”
  麻痹的,又针对我,我就吊儿郎当的。张枭心说,你等着沈小妞,一会儿我就强-吻你。从脖子一直吻到大腿!我看你一天到晚都在矜持!
  邵美怡:‘嗯,这个没有问题。现在吊儿郎当的男人没市场,太不照顾我们女性的感受了,这可是新社会,女子已是半边天,我们也有欣赏男人身段的权利!’
  沈甜笑。
  张枭心说:我打扮好一点儿,你要不要欣赏我?
  邵美怡:“隔壁房间是不是有只小猫?”
  卧槽,听力怎么这么好!?张枭又紧张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