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韦深怀疑沈甜打他儿子并要报复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甜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笑。没有立刻换上超短裙。而是放下裙子,走去,拿起手机:“差点儿忘了和你视频聊天的事!我刚才想换裙子,你为什么不喊我一声?”
  张枭抽着烟坏笑:“为什么要喊?你换就可以了,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人!给我看看身材也不是什么大事!”有点儿遗憾,她怎么忽然又想起了!
  沈甜给个性感无敌的白眼:“我是不是你的人,还不一定!”
  张枭一笑,“刚才你的那个相亲对象真搞笑啊。”
  沈甜:“有什么好笑的!”本来想让张枭吃几碗醋,却没想不但没达到预期,还出了挺大的笑话。她觉得有点儿小尬。他码的全怪韦索潜,说我体香太刺鼻了,麻痹的难不成我在他心中就是个污染源?!
  张枭:“怎么不好笑。他还问你身上喷了几斤香水,我当时真的是笑歪。”
  “怎么不笑死你!”沈甜微微抿嘴。
  张枭看去,哇塞,好看哉!这口-型绝对……
  沈甜:“我要换衣服,身上一股子汗,拜拜!”
  “哎哎,别啊,你就开着视频换就行,我可帮你审视身材,会给你……”但是对方已经下线。
  张枭放下手机,继续抽烟。
  山风轻轻拂面,有丝丝凉爽。
  ——
  韦索潜和沈甜相亲失败走后不久便被几个人打了。此刻正在医院。
  病床上的韦索潜头上身上全是绷带,看上去让人莫名有一种喜感!一枚护士看他这样,怎么比赵-四捆着绷带更搞笑?忍不住悄悄抿嘴。
  却不料被韦索潜的父亲韦深看到了,这个暴发户的脾气可不太好:“笑什么?我儿子成这样了你很开心?信不信告诉你们院长开除你!”
  护士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笑他,我是想起一件事……”她扯个谎,不然这局面也太尴尬。
  “滚出去,没叫你不要进来!身为护士,这是什么垃圾素质!”韦深朝护士骂道。
  护士忙快步出了这间病房。不敢再回来。
  韦深看看床上的儿子:“还疼吗?”
  韦索潜:“不、不、不、不怎么疼了。”
  门口另个护士偷笑,那神情,好像是听到了某人连放几个屁。还好,她的举动未被韦深发现。
  韦深:“你确定是沈甜找的人打你?”
  韦索潜:“是、是、是、是、是、是的。”
  门口的护士又抿嘴。像在说:那么多‘是’,你想拉屎啊?
  韦深:“哼!这个沈甜,我一定要教训她,为你报仇!”
  韦索潜:“她肯定是报复我,因为我在她房间和她相亲,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她就很反感。然后说我智、智、智、智商不行,我走之后,她就找人拦住我,然后什么也不说,就把我打伤……”
  门口的护士又笑,那眼神像在说:知什么知,那么多知,你知了啊!?
  韦深一脸怒气:“太过分了,这个沈甜!我一定找人把她给奸了!让她付出惨痛代价!让她知道我韦深的儿子没那么好欺负!”
  门口的护士眨眼,真的假的?会不会是搞错了?人家女的和你儿子相亲失败,也不至于找人打你儿子啊。
  找人把她奸了?强-奸?这也太狠了。被打成这样活该!这父子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
  媒婆邵美怡拨了沈甜的手机。沈甜接听:“你好邵阿姨!”对待长辈她一向是礼貌的。这个邵媒婆四十上下,算的上她的长辈。
  邵美怡性子很直,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甜甜我问你,韦索潜被人打了,这事是不是你找人干的?”
  沈甜有些蒙圈,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找人打人呢?“什么?他被打了?我不知道啊!不是我找的,我怎么可能找人打他?!”一个傻子一样的人,我吃饱了撑的啊?
  邵美怡:“不是就好!我也觉得这事不是你干的!但是他们父子已经怀疑是你找的人。说他儿子在你房间和你说话时不小心喷嚏,然后惹到了你,所以你找了几个人打他。他现在已经住院。”
  “什么?这么严重?”沈甜觉得有些意外。
  “是啊。所以我打电话问问你。”
  沈甜:“真的不是我!我不会做这样阴险的事。”
  “嗯,我相信你甜甜!但是他们父子不信。你要小心一点儿,那个韦索潜的父亲韦深挺有钱的,而且听说他为人报复心很重!我担心他会找人报复你。你可要小心!”
  沈甜皱眉:“好的阿姨,谢谢你阿姨!”
  “不谢。先挂了。”
  “嗯嗯,好的阿姨。”
  沈甜挂掉手机,一脸的心事重重。这事怎么搞成这样,为什么韦索潜会被打?是不是他或他的父亲以前得罪过什么人?
  他父亲真会找人报复我?会用什么方式?沈甜还真有些担心。
  这时,劳朴瑛上楼看到女儿愁眉不展:“怎么了沈甜?”一起上楼的还有沈小朋。
  沈甜:“那个韦索潜被打了!现在在医院。他们父子怀疑是我干的!你说他码的我怎么这么倒霉!?”
  沈小朋:“姐,在老妈面前,不能用他码的这个词汇!”
  沈甜正烦呢:“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
  劳朴瑛:“住院了?这……谁会打他呢?”
  沈甜:“可能是他父亲的仇家,听说他父亲韦深是爆发的,这其中有很多黑-色和灰-色的东西。”
  “哦。”劳朴瑛明白了似的。
  沈小朋:“姐,什么爆发?是不是原子弹又爆炸了,我怎么不知道?”
  沈甜:“去去去,怎么哪儿都有你!”
  沈小朋只好一边呆着去。沈小朋进了姐姐的房间,然后出来:“姐,你的房间太香了,不要老是喷香水!喷香水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沈甜:“知道了。”她在想问问题,回答起来就简洁。
  沈小朋:“而且有时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沈甜:“什么误会?”
  沈小朋还是一脸的古灵精怪:“什么误会?误会你勾人啊!”
  你麻痹的,一个小孩子知道个屁:“滚!”送他一个字,彰显为姐的霸气。
  沈小朋:“我可是说的真的啊姐,喷香水的女子容易被说骚。我们学校一个女老师总爱喷那东西就被人说。”
  沈甜来了点好奇,这个小家伙怎么那么早熟?什么都懂似的:“谁说你们女老师了?”
  沈小朋笑:“好多男生都说。”
  卧槽,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上学那会儿的男生可没这么复杂的:“……”她不知说什么。
  ——
  荒山上的张枭躺在草地上睡了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时闻到了淡淡的好闻花香。在山上睡觉就是舒服!起来伸个懒腰。
  这时,华菁菁的微信,听:“姐夫,视频聊天!有空没有?”
  张枭自然是欣然接受。美女找自个聊天,哪儿有拒绝的道理?
  马上,两个人就互相从手机看到了对方。
  华菁菁两个马尾,显得更具青春气息。
  张枭:“呀,你这个样子很清新啊,为什么打扮的这么好看?这是专门为我打扮的么?”
  华菁菁给个眼神,你麻痹的想得美!“当然不是!”
  张枭:“我发现你有点热了,赶紧去洗个澡!边洗边聊!还是像上次那样,只看到你头。”
  华菁菁有点儿无语:“我现在不热啊!你那么喜欢洗澡时候的我?”
  那还用说啊!哪个男的不喜欢?“也不是吧。主要是你洗澡的时候,你会更爽啊!你洗着凉水澡,身体舒服,姐夫给你说笑话,你身心愉悦。这样是一举多得!”然后一笑。这谎话说的好像自个都不信。
  华菁菁一脸鬼笑:“你这样说,好像是为了我好啊?”
  张枭:“那是咯!”当然不能承认是为了自个!这个社会一向是这样,明明是为了自己却要说为别人!我也只是随波逐流。
  华菁菁眼神流露小暧-昧:“那我现在去洗。”
  卧槽!太好了:“嗯,去吧。”好期待啊!
  华菁菁忽然又说:“还是不要了。这样好像不太合适。被我姐知道的话,不误会还好,要是误会的话……”
  “你不说,我不说,你姐怎么会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放心吧,赶紧去掉超短裙洗澡澡!
  华菁菁:“不行。改天啊。我同学喊我了!我要去给同学过生日!拜拜!”
  张枭一看,视频聊已断开。
  你姐个腿的,这么鬼啊!丫头片子!
  这时,张枭的手机又震动,一看是沈甜发的微信。听:“那个韦索潜被打了,他父亲怀疑是我找的人,而且放出话要报复我!”
  张枭:“就是那个和你相亲的逗比挨打了?卧槽,还有这么好玩的事。”
  沈甜:“是的。他父亲放话要报复,咋办?”
  这小声音,是对我形成依赖的赶脚。张枭喜欢她这个样:“那个暴发户?他不敢!如果敢怎么样你,我立刻收拾他!”
  沈甜:“但是听媒婆说,那个人心狠手辣,报复心特别的重,我担心他今天晚上……”
  张枭:“哦,我明白了!你担心他今天晚上找人对你不利对不对?没事,我今天去你那儿住,给你当贴身保镖!他如果敢找人来,我立刻……”
  沈甜很开心,对于张枭的身手她是多次见识过:“好啊,你可一定要来!”
  卧槽,这声音真有魅力:“嗯,一定!”
  她邀我去给她当保镖,这可是生米煮成熟饭的大好机会!嗯,今晚一定要纳她为妾。
  忽然,张枭看到不远的草丛内有动静,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在里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