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沫观战心为谁动及不知吃咸菜是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沫沫又想了想:“那你可是那个‘蠢猪的尾巴’?”
  张枭很无奈,你麻痹才是尾巴,还是蠢猪的尾巴!
  沫沫皱眉:“那你肯定是‘脑袋被驴蹬了’!”
  张枭:“卧槽!这都什么昵称啊?算了,不要猜了。我告诉你吧,我是……算了,还是别说了!这样有神秘感。”玩味一笑。
  沫沫不以为然:“不说拉倒。”然后继续往前走去:“我们去那边水沟看看,看看有没有鸳鸯,上次我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只……”
  张枭点上一支烟,忽然看到树后半个脑袋露出:“谁!”张枭立刻叫了一声。
  这时,附近立刻窜出七八个手持铁棍的人,把张枭围在了中间。
  张枭瞬间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跟梁-小龙演的陈真差不多那姿态,伸着头,展双臂,精力集中:“你们不怕死的一起上,怕死的就靠后一点儿!”心里快速思考,这伙人是甄豪德的还是苏天适的?
  领头的挥舞着手里的铁棍:“上!擒住张枭重重有赏!”
  “是!”几个人异口同声,然后一起扑向张枭。
  不远处在水沟看鸳鸯的沫沫被吓了一跳,她都没看清这些手持铁棍的人从哪儿蹦出来的。心说这个‘淫-贼’完了!被这么多人打,还不打成肉泥啊?
  不料张枭却一下子蹦起一米多高,一脚抽过去,踢中了三个男子的面部‘啊’‘啊’‘啊’三声惨叫,滚摔在地。
  张枭紧接着又起一脚,‘啊’‘啊’‘啊’又是三个面部被踢。
  两脚踢倒了六个人!
  不远处的沫沫惊的小嘴张启,看上去可-插-进一根火腿肠不成问题!这个‘淫-贼’怎么这么厉害?两脚踢翻了六个,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领头男子一看有点儿慌神,但他还是扑了上去,和张枭拳脚来往几次,不分胜负。
  沫沫看的眼花缭乱,眨巴几下大眼睛,看来这个领头的身手还行,可以和‘淫-贼’势均力敌……
  张枭和这个领头的打其实没使出全力,因为他刚才蹦起来两脚消耗体能太大,现在不可立刻全力,要稍作恢复……
  领头男几个回合下来,觉得这个张枭的功夫也不过如此,于是一拳过去,瞄准了张枭的太阳穴位置……
  沫沫的小嘴再次张启,这个‘淫-贼’的体力好像不行了,是不是昨天晚上做-爱消耗过大?这下完了吧,看你那么爱做-爱……
  谁知张枭迅速一拳迎击,两只拳头如同星球撞击一般,立刻撞在了一起,‘通’的一声……
  张枭立在原地,稳若泰山,领头男却退后了五六步,表情痛苦,左手摸着手腕……
  沫沫一看,卧槽!这个登徒浪子的力量怎么这么大?难道他昨晚上没做-爱?我误会他了?
  沫沫眼流桃花,幻想出一副画面,她依靠到张枭的怀里,然后小手摸向他……
  领头男显然不愿认输,他觉得刚才还和他打个平手,现在怎么……他怎么会知道刚才的张枭并未尽全力!
  领头男看看他的几个倒地的小弟现在已全部爬起:“上,一起上!”
  几个人又全部扑去。张枭一把抓住一个男子的手腕,然后一拧,‘咔嚓’一声,手腕骨折“啊”那男子惨叫,手中铁棍随之松落。张枭一把将这根铁棍抓在手里,然后一棍过去,两个男子的面部被抽‘啊’‘啊’两声惨叫,地上多出好多血迹……
  一会儿的功夫,七个男子就败退了。领头男吓得怕是已肝崩胆裂:“快,快走!”
  一伙人跟着他逃去。张枭看到了远处那车上有人露头又缩回,看出是甄豪德的人。看来这伙人是甄豪德派来的,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啊!
  躲在草丛里的沫沫见打架的那群人已跑远,这才从草丛出来,流露崇拜眼神:“哎,淫-贼!哦不是,大哥,你的功夫怎么那么好啊?一个人居然把他们七个打的丢盔弃甲!”
  张枭一笑:“你有没有直播我们打架?”
  “没有!我不敢直播啊,怕被他们发现会砸了我手机。所以一直躲在草里看……”
  张枭瞄一眼她的身材,还挺好看的啊:“你那么崇拜我,是不是想要玩-我啊?如果想,我可以给你点雨露。”
  沫沫脸上一红,马上扬起小下巴:“哼,谁想玩-你啊,是你想玩-我还差不多,你这个人怎么那么爱说反话?!”那眼神,我只幻想摸你就可以,才不要真的玩,不然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我可还是个大姑娘家……
  张枭一笑:“好吧,我承认,我是对你有点儿想法。约不约?”
  沫沫:“约什么?”
  张枭:“约-炮啊!”这都不知道……
  沫沫脸又一热:“不约。”
  张枭笑了。矜持!女子为什么都是这么矜持的呢。心里明明想的不得了,嘴上却不承认!这可真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生物:“不约我可走了。”
  “滚吧。”一定要将矜持进行到底,不可半途而废。半途而废那还了得?一定要做傲娇女神。
  张枭一笑,走开了。这个沫沫虽然有点儿魅力,但他还真不想勉强了谁!
  “哎,等等!”沫沫有点儿紧张,叫道。
  张枭回过头:“怎么?”
  “你叫什么名字啊?”大胆问道,如果不问真怕以后自个会后悔,打架那么帅……
  张枭:“为什么问我名?是不是爱上我了?想要和我做-爱?”
  “你!”一抹羞红再次飞上她的小脸,“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恋?我就是问个名字而已。”那眼神,我是想和你做,但我只是幻想做,才不真的和你做!
  “张枭。弓长张,枭雄的枭。”浅淡一笑,你就继续傲娇吧,丫头片子!
  哇,张枭,还真有点儿枭雄的气质:“你、你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啊?”
  我有你联系方式啊,我是吃咸菜的老大爷,早就有你微信手机了,只是没有语音聊过而已,只有文字聊:“呃,要我联系方式做什么?”
  沫沫当然不会承认我好喜欢你啊:“随便要一个咯。我看你武功厉害,就想、就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请教你。”说个谎本姑娘还是会的,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目的是想更好的幻想-摸-你全身……
  张枭:“如果你答应和我在那草丛里睡一觉,我就告诉你!”让她知难而退,已经有联系方式了怎么再加?不可告诉她我就是直播间的吃咸菜的老大爷!
  沫沫瞬间脸上更热,她可是还没跟人睡-过的妞,害羞心理比较重:“你!”
  沫沫:“你这个自恋狂!不告诉拉倒!武功厉害的人有的是,我请教别人……”然后怒气冲冲走开。
  这个丫头片子装生气的样子怎么这么好看呢?
  看到沫沫走远,已经看不到她的背影,张枭拿出了手机,进了沫沫的直播间。这时张枭的昵称是‘吃咸菜的老大爷’
  呈现在张枭面前的是风景,看不到沫沫的脸,因为她在步行,边走边直播:“刚才遇见一个超自恋的男人!自恋到我都无语了。他和人打架身手非常好,我就有点儿崇拜的心理,问他要手机号,以便以后的时候好向他请教武术方面的事情。但他倒好,给我提出了非分的要求,说什么,要我和他在草丛睡一觉他才告诉我联系方式。我直接让他滚蛋!”
  沫沫继续直播:“武功厉害就很了不起啊?道德水平太次了,刚见面就约我炮,我都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哦,他叫张枭……”
  张枭看着直播,丫头片子,这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啊!女子向来这么八卦,懒得和你一番见识!
  沫沫看到直播间好多人支持她,她感到好开心:“就是,这个张枭肯定是个渣男!刚一见面就想和我野-战,他想得美!我会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张枭在直播间留言:不要理那个姓张的,我们沫沫冰清玉洁,怎么可以那样。
  沫沫:“就是啊!老大爷你来了啊,怎么你都不冒泡的?”
  直播间有粉丝问这是谁啊?
  沫沫:“这个是我的终极粉丝,从我一开播就在,他叫吃咸菜的老大爷,是我直播间最稳重的一个粉丝……”
  张枭抽着烟,看着直播。我确实很稳重啊,稳重到一见面就提出要求想和你在草丛睡一觉……
  沫沫怕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吃咸菜的老大爷,她心目中的稳重长者,就是张枭!
  沫沫继续直播:“前边还是荒山,我带大家到半山腰去看看吧,这座荒山的荒芜美可是举世少见的,就是山上的奇花异草也比别的荒山多……”
  张枭坐在青石上悠哉悠哉看着直播,非常放松。这时,从他身后悄悄走来两个男子,这两个男子手上各自握紧一块石块,那石块看上去起码好几斤重……
  两个男子在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张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张枭已看直播入迷,根本不知危险已在靠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