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蒙蒙细雨夜在司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发个微信吧,张枭心说。
  司娇美收到了张枭的微信,听:“娇美姐,我猜你晚上一定很漂亮。”
  司娇美一笑,然后坐下,盘起二郎腿。
  窗外的张枭瞧去,这么有神秘感的啊!一般情况下,女子盘腿能增加神秘,司娇美更是这样……
  司娇美皱眉,有点儿奇怪,张枭发的微信为什么声音很小很小?勉强能听到而已。她当然不会知道这条微信是张枭在她家院子里发的。
  司娇美回复:“难道我只是晚上漂亮?白天就不美了?”嗓音真是千娇百媚、撩人心弦。
  张枭在窗口听着她发微信的声音,免去用手机再听一次。
  张枭回复。司娇美听:“白天也美,不过晚上更迷人啊对不对!我想现在去你卧室和你卧谈怎么样?”
  司娇美笑得花枝乱颤,整个人都更有魅力起来,不愧是女人因为心情而美丽。
  还卧谈,尼玛的还以为是中-学时代啊?回:“不想和你谈。”
  张枭立刻听出了这是在矜持!她矜持的时候咋这么性感?此刻张枭看着她,真想扑进去。
  这时,张枭好像听到房顶有轻微的动静。看去,发现嗲宝贝从帐篷里出来了,还在上边小声嘀咕:“我小便解在哪里啊?就直接解在房顶上?这个该死的张枭可把我害惨了。”
  嗲宝贝并没有发现院子里躲在树后的张枭。很快,嗲宝贝小便完毕,然后回到了帐篷。张枭这才松一口气。这个丫头片子真不让人省心。
  张枭再次小声给司娇美微信:“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不郁闷么?我去了之后可以给你带来欢乐。”
  司娇美好开心的样子,她还真有点儿心动,想要答应他的‘卧谈请求’,但女子总是矜持的,她不会那么快答应:“可惜你是男的,若是个女的我就答应了。你说到卧谈,我想起了我上高中那会儿的姐妹,每天晚上我们都聊的好嗨,现在想想那时真是流金岁月……”
  司娇美:“你呢?你上学的时候,卧谈会是什么样的?”
  张枭:“我那会儿,我们几个舍友晚上也爱聊天。”
  司娇美:“你们男生都爱聊什么?”
  张枭实话实说:“一般是聊女生谁比较爱打扮,谁比较sao,谁跟谁有一腿,还爱聊女老师,哪个女老师穿的紧身裤比较显身材,哪个女老师裙子被风吹起来了,等等之类的。”
  司娇美哭笑不得:“你们学校的男生咋都这么无聊!整天就聊这些乱七八糟的?”
  张枭:“是啊。这无聊么?你们女生更爱聊这些。听一个女同学说过,她们经常晚上的时候聊哪个男生的胸肌发达,某个男老师最近又帅了,他穿上牛仔裤的时候那座小山峰鼓的啊……”
  司娇美哭笑不得:“真的假的?你们学校的女生都这样聊天的?我们可不是!我的同学都很含蓄,才不会说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也太邪恶了吧。”然后一笑。
  张枭:“那可能是因为你和你的同学比较单纯!”一定要抓住一切机会溜须拍马,这样才可为待会儿醉卧美人膝打下铺垫。
  司娇美没有回复。走去收拾东西。
  张枭看她走路的样子,那么漂亮!这绝对是一位迷死人不用偿命的村姐!
  忽然,门开了,司娇美走出。张枭忙躲到了树后。司娇美去了另一间房子亮灯,不知去拿什么?
  张枭赶紧趁机进到了她家的主房内。室内好香啊。张枭心跳很快。不能总在客厅呆,村姐马上会返回的。于是躲到了她卧室。
  一会儿要住在这个房间该多好?张枭躺倒在床。最美村姐的床就是比一般人的香。
  张枭看到衣架上挂了好多小件的内-衣内-裤,各种颜色的都有,看上去挺丝滑的。不知道一会儿她睡觉的时候把裙子去掉会有多美?
  张枭给司娇美发微信:“你好啊,我今晚真的很想去你家睡,你议下如何?”
  司娇美很快回复:“不行。”
  这可咋办?我要躲到床下,等她睡着之后,再出来?那样被她发现的话,她会不会尖叫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张枭有点儿一筹莫展了!想要醉卧美人膝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还是先出去吧!想着,张枭蹑手蹑脚,悄悄出门,躲到了院子里那棵大树后边。
  这时,司娇美熄灯,从配房出来,回到主房内。
  张枭发微信:“娇美姐,请原谅我有点儿鲁莽了。因为太想念你的缘故,我已经爬墙来到了你家院子里。现在就在你家主房门前,请你睁开眼看我多可怜,我这张新船票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司娇美立刻开门,就看到了他,“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听到?”紧张缘故,胸口起伏不定。
  “刚刚。因为我比较小心,所以你没有听到。”声音压得很低,毕竟不想邻居听到。
  司娇美小声:“进来吧。”
  张枭跟在她后边,趁机手碰了她的百褶裙,是硬质的,感觉不错。硬质百褶裙包裹着他柔软的身体,这再合适不过。
  司娇美:‘对了你那车西红柿怎么处理的?坏掉没有?’她想换个话题,以缓解娇羞。因为张枭刚才碰她敏感-部位,她比较羞涩。
  张枭:“哦,已经处理了,分发给了敬老院的老人们。”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爱心!”给个白眼,爱心与邪心同在的一个家伙!
  张枭:“那是了!”
  司娇美:“坐下吧。你不要总想着占我便宜。”看到张枭又在靠近她,她赶紧躲开些。
  张枭只好先坐下,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我要稍安勿躁!一会儿说不定就会心想事成了!
  一会儿,张枭看到司娇美背对他,双腿-叉-开很大,这是不是在等我?
  张枭上前,一只手伸向……
  司娇美忙推开他的手:“我要去超市买点儿东西!”
  “这么晚了,超市应该关门了。”她这是唱的哪一出?是想趁机赶我走?女人的心思真是不好猜啊!?
  “没有关门。”
  张枭又上前,手伸去……
  司娇美推开,小声:“你这个人真烦……”
  张枭知道她这是假装生气,越是这样越有魅力啊!
  两个人出了门。司娇美压低嗓门:“我们不可一起去,不然容易引起误会。”
  “哦,那我远远跟着你。”
  司娇美没有拒绝。此刻她内心也燃起了熊熊烈火,只是她一直在克制,不想出-轨,毕竟她还没有离婚。虽然婚姻已名存实亡。
  司娇美在前边走,张枭远远跟着。来到了一家不错的中型超市。
  之所以司娇美要去超市,是因为在家被张枭搞得快要无法坚守,差一点儿就从了他,所以选择出来走走。这样或许好一些,她真的是在欲-望和道德之间挣扎。
  司娇美在超市购物大约几十分钟的时间,她感觉自个内心的火已经消个差不多,这才提着商品从超市走出。
  张枭:“我帮你提吧?”
  “不用。”然后四下看看,还好没有人看到。
  张枭加快脚步:“我先去你家等你。”
  司娇美此刻很矛盾,想要拒绝,但内心又对他十分渴-望。她犹豫了,居然什么也没说。
  司娇美回到家中:“我去洗个澡。”
  客厅椅子上的张枭抽着烟:“去吧。”
  张枭想到了鲍杏,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听到阴森的声音?于是微信:“鲍老师!烟雨蒙蒙,你家有怪声传来了么?”
  鲍杏:“没有。已经很我一个女性朋友一起睡。谢谢关心。”
  张枭:“嗯嗯,那就好。祝你们有个好梦。”
  鲍杏:“谢谢你混小子,你也早点休息。”
  还谢谢混小子,我有那么混么?张枭心说。然后不再给她发微信。
  这时,嗲宝贝发来了微信:“哎,张枭,你睡了没?”
  张枭回:“没呢!你呢,怎么还没睡?多么美的天气啊,烟雨蒙蒙,早点儿睡吧!”
  嗲宝贝:“我有点儿想你怎么办?”
  张枭:“想我?是不是想让我去帐篷和你一起睡?”
  嗲宝贝:“你怎么那么邪恶呢?我有说过这样的话么?”
  张枭笑了:“那你为何说想我?”想我我也不能和你一起啊,我现在是分身乏术!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选择我最喜欢的!
  你个丫头片子和最美村姐比,谁身体更有魅力?明显是最美村姐!
  所以抱歉啊丫头片子,我不能翻你牌。
  这时,司娇洗完出来,然后回到了她的卧房。
  张枭觉得自个也应该洗洗,一来身上有汗,二来刚刚被毛毛细雨淋了。于是去洗浴室。
  洗头洗身洗脚丫,他洗的好嗨啊!水花四溅。
  很快,洗完了。这才发现没有带换穿的衣服,于是头发湿漉漉来到司娇美的房门前:“哎,姐,我想借一件衣服穿!我没有带换穿的衣服。”
  司娇美想要拿一件老公的衣裤给他,但想到那样会勾起自个不好的记忆,她对这个老公真没什么好感,除了堵心还是堵心。于是拿了她自己的一条大裤-衩,丢到张枭的头上:“这是我的,你将就穿吧。”
  “这……”张枭拿在手上,瞧了瞧。
  司娇美:“怎么,不喜欢?那给你这个!”
  张枭接过司娇美的黑色百褶裙,“嗯,这个吧,这个也比你的大裤-衩子好!”
  很快,张枭就穿上了百褶裙。
  司娇美一看,笑得腰都弯了。
  这时,房顶的嗲宝贝嘀咕:“什么人笑得这么开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