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雨夜鲍杏家门缝里传出的怪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去取了一把强光手电,开窗,照射那个站在细雨中的男子。只见他面部平常,不好不坏的普通人的感觉。
  那男人忙转身,不让强光继续照他眼珠。
  张枭:“你是谁?怎么夜晚站在雨里?”
  男子一笑:“哦,我是个打猎的。”然后朝远处走去。
  打猎的?打猎的半夜会站在雨中?张枭表示怀疑。但那人已经走远,消失的没了踪影。
  细雨仍旧在继续。张枭想到刚才鲍杏的微信还没回。于是回:“不要怕,这个世界没有鬼!”
  鲍杏:“你赶快过来吧。如果有时间的话。这声音断断续续真的很阴森,我怀疑是从我家门口传来的,但从窥视孔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我也不敢开门。”
  张枭:“好的,我马上到!”想到应该先安排好嗲宝贝。
  于是悄悄来到那个房间门口,敲门,小声:“是我,张枭。”
  听到是张枭的声音,嗲宝贝这才开门:“什么事啊?”也小声。
  “你不要在这里睡了,来我房间睡。”
  “啊?”嗲宝贝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换去你房间啊,我在这里睡的挺好的。
  “我要出去。你冒充一下我,睡在我卧室,如果有人敲门,你装睡着不要开。”
  嗲宝贝:“你要去哪儿?”
  “一个老师说家里闹鬼,她很害怕,说请我去帮助她!”
  嗲宝贝:“你又不是道士,去了会不会被鬼杀掉?”
  “放心。不会的。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鬼!她或许是听错了呢。我去之后,可能很快回来,也可能明早才回。”
  嗲宝贝:“啊?你要夜不归宿啊?你不怕你老婆发现?”
  “没事,发现不了。不是有你冒充我了吗?”玩味一笑。
  “哦。”嗲宝贝只好听他的。
  嗲宝贝去了张枭那屋,然后在里边把门反锁。
  张枭这才悄悄离开别墅。没开车,怕惊扰了华菁菁。拦了一辆出租,朝鲍杏家方向而去。
  车内的张枭透过窗看看外边的雨。很浪漫的夜晚。不知今晚能否跟鲍杏上演一场浪漫激战?
  想象一下,那画面就那般美好,不敢看啊!
  出租车到了鲍杏家小区。
  张枭下车冒着小雨走去。来到鲍杏家门口,摁门铃。
  门很快开了,鲍杏一身黑-丝裙搭配肉-色-丝-袜,且身上香味浓郁:“你来了张枭!快请进!”
  张枭边进门边呼吸一口:“你身上好香啊!”
  “混小子!”鲍杏给他一个白眼。然后言归正传:“你在这里坐一会儿,很快就能听到奇怪阴森的声音,好像是从门缝传来的。但从窥视孔什么也看不到。”
  “是不是邻居在看恐怖片啊?”张枭一笑。
  鲍杏:“不可能。保证不是恐怖片。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怪事!”
  张枭皱眉思考了一阵,心说如果真有这么奇怪的事,那还真要开开眼。
  但是五分钟过去了,却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出现。张枭耸肩:“怎么什么声音也没有?”
  鲍杏很纳闷的表情:“怪了啊,按说五六分钟时间差不多了,你不要急,再等等。”
  张枭只好耐心再等一会儿。毕竟来了,最好就能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却还是没有异常。外边小雨仍旧滴滴答答。如此美好浪漫的夜晚,哪儿有恐怖声?是不是鲍杏想念我了,故意编了这个故事,目的就是骗我来?张枭开始自恋起来。
  但理智思考,张枭觉得不会是那么简单。她应该是真的听到了什么令人心慌的声音。
  鲍杏:“真的好怪。为什么你一来,怪声就没有了。你没来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张枭一笑:“大概是鬼怕我,见我来,就躲在某个角落不敢吭声。”
  鲍杏自然知道他是在说笑,但她可笑不出。如果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会郁闷压抑好久……
  看到鲍杏愁眉不展,张枭想要开导她一下:“不用怕,其实或许是什么自然现象,只是暂时未得到科学家的解释而已。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探秘的节目,就是一户农家每天半夜都会出现怪声,非常阴森恐怖。”
  “后来这家人实在太害怕,就电话打给这个探秘栏目组。结果这个探秘组请了地质专家前往,经过几天考察,得出结论,不是什么鬼怪,而是地下河的风声而已。弄得大家虚惊一场!”
  鲍杏听得很认真:“地下河的风?”
  “是啊,地下暗河。在那一带,地下暗河非常多!那个节目叫什么来着,我忘了,你可以在网上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
  “哦哦。”鲍杏点了点头。心头的阴霾好像散去了点,又好像没有散去。
  这时,怪声再次传来。张枭也听到了,这声音飘飘忽忽断断续续,就好像是一个将死之人在挣扎发出的,又好像不是……
  鲍杏脸色紧张,甚至抖了两下:“你听到没有?是不是好像从门缝那儿传来的?”
  张枭朝鲍杏指的方向走去,然后迅速开门,外边什么也没有。这时怪声忽然消失。
  鲍杏:“是不是很怪?你一开门阴森的声音就消失。这……”
  “让我想想啊,不要急。”张枭额头冒出几滴汗珠。刚才的声音确实很吓人,从哪儿来的,张枭真的无法知道。门口仔细查看了,并无异常。
  张枭这下是遇到了头疼事!
  鲍杏:“你说我们这里也有地下暗河?那不可能啊。有的话也不可能从门缝里传出啊?!”
  张枭皱眉:“不会是地下暗河,我们这里没有地下河。”
  “那是什么?”鲍杏问。
  “暂时我也不知道。”张枭只好实话实说。这种情况想装一波逼,也没法装啊。
  这时,从一个窗户传来更为阴森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是……
  鲍杏花容失色,浑身抖了一下,声音有些哆嗦:“怎、怎么窗户也有?”
  张枭起身,慢慢朝那个窗户靠近。脚步轻一些,再轻一些。到了窗前,猛然打开窗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