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嗲宝贝在别墅会否被华菁菁发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一惊,嗲宝贝也好紧张。
  要是被发现,他们俩可是跳进什么河也洗不清了!要怎么说呢对不对?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房门紧闭,你说俺们是单纯的友谊,绝对没有行身体之事,谁信?
  反正华菁菁这古灵精怪的性格是不会信!她要是信了就不是华菁菁了。
  张枭还算机灵:“哦,我在和朋友通手机!”
  华菁菁就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走去洗手间。
  张枭和嗲宝贝听到华菁菁的脚步离开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尼玛的,小姨子真的让人大喘气啊!张枭心说。
  嗲宝贝压低嗓门:“好险。”
  张枭看她脸蛋,这真是萌的一批。不知道她有没有过同居经历?因为还没同居过,所以这么萌?
  嗲宝贝给个眼神,小声:“看什么?不要忘记你是我哥,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哈,不然……”
  卧槽,这小声音好听到不要不要。“放心,就你这样的小丫头片子还勾不起我的yu火来。”
  嗲宝贝偷笑,笑的那叫一个谨小慎微、小心翼翼……“哎,我睡你床,你睡哪里?”眨巴两只大且天真的眼睛。
  张枭有点儿无语,这还用问啊,我当然也睡床了,难不成让我睡地板上?!“我也床啊。不过你放心,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犯、和平相处,我相信安全无事到天亮应该不会是奇迹……”
  嗲宝贝想笑,但忍住,不然被他小姨子听到就不好:“你这……”
  “怎么?对我的信任度不够是不是?”
  嗲宝贝:“如果不信你就不会来你家。只是,只是男女有别,我们不是夫妻,也非男女朋友,更非相-好……”
  卧槽,你还想做我的相-好啊?你个丫头片子还真没这资格,我张枭的相-好都是海选出来的我跟你说,“你不要想那么多。要不这样吧,一会儿我放一个碗在床中间,我们谁也不可越界,这样总可以了吧?如果还不可以,我还真没有办法了。”耸肩。
  嗲宝贝想想,眨巴大且天真的眸:“呃……好吧,听你的。我相信你不会做出禽-兽之事!”
  这话说的,主要是我对你没欲-望,不然不要说是禽-兽之事,就是……“嗯,这个肯定不会的。我要是夺去你的清白之身,你的粉丝也能把我给吃了!”
  “严重了。”嗲宝贝悄悄笑。那眼神,是机灵,是迷糊,还是可爱?或只是单纯的友情?
  嗲宝贝坐到张枭的床上,开始玩手机。
  张枭蹑手蹑脚,来到门前,猛地开门,然后伸出头左右看,华菁菁不在!
  立刻关门。
  嗲宝贝:“你伸头出去看什么?”想笑,因为有点儿像乌龟把头伸出壳。
  “看我小姨子在不在。她鬼的很,我怕她会躲在门口偷听。还好现在她不在门口,可能已回她的房间。”
  张枭一下子就扯下了身上的T恤,然后皮带也要解开。
  “哎哎,”嗲宝贝不敢看,“你要干什么?”
  “我想把裤子-脱-下来,只穿内-裤,你看可以么?”一顿,“会不会激发你内心的原始想法?如果会,我还是先不要脱。”然后又把皮带给弄好了。有个丫头片子在房间还真是麻烦,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她的感受,这可真是……
  嗲宝贝脸上有点儿热,这是说的什么啊,什么激发我的原始想法,这像当哥的说的话么?“你随便就好,脱吧,只好不全脱-掉即可,包住蛋-蛋就好。”
  卧槽,还包住蛋就好,我当然会包住,不然露出来给你看啊,那样你也太养眼了!我可不想给你这么大的福利。“那我脱-了。放心,我的内-裤密不透风,你就是瞄也看不到什么。”
  “谁瞄你啊。”嗲宝贝哭笑不得。
  张枭就去掉了牛仔裤,然后施展双臂:“爽哉。”然后躺倒在床。
  张枭看一眼旁边的嗲宝贝,“哎,如果愿意,你也可以脱-掉放松下,我不会说你什么,更不会说你勾-引我,当然,如果不愿意,那就……”
  “我还是不要脱-了,这样比较安全。”
  槽,这个丫头片子,还在提防我呢。让我怎么说你……
  这时,有人敲门。
  两个人都是一惊。“谁啊?”张枭问。
  “我!”华菁菁的声音。
  张枭:“你来干嘛?我已经睡觉了!”
  华菁菁:“开门我要闻闻你身上。”
  你麻痹的这么直接的啊,又想念我的男人味了?“我已经脱-了,明天吧。”
  华菁菁:“必须今天,为什么不敢开门?是不是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啊?在外边鬼-混了是不是?”
  卧槽,原来她闻到香水味了。我身上可没有啊,张枭闻闻自己的腋下,然后看嗲宝贝,肯定是她身上的了?于是面部靠近她胸口,果然很香……
  嗲宝贝那眼神,你麻痹的要闻我身上有无香水可闻胳膊啊。居然趴我胸上……但又不好发作,华菁菁可是在门口呢!
  张枭:“我身上真没有香水味!不能开门,是因为我有果睡的习惯,如果开门,你瞄了我的蛋-蛋,你姐知道了她怎么想?”
  “你……”华菁菁真想抽他一顿,“那好,你等着……”然后走开。
  华菁菁琢磨着,一会儿姐姐回来,让姐姐去闻他身上是不是有女人味。
  张枭和嗲宝贝都松口气。
  张枭过去,慢慢开门,快速伸头,然后快速缩回,关门。小声:“走,我小姨子不在门口,你跟我来。”
  “啊?”嗲宝贝不明白他这是要带她去哪儿,但还是跟上去。
  两个人像贼一样,蹑手蹑脚,来到了洗浴室。张枭把嗓门放到最低:“你赶紧洗掉身上的香水味,不然肯定还会有麻烦。”
  嗲宝贝:“啊?”尼玛的我洗澡可以,但是你在面前呢我怎么洗?洗给你这只猪看啊?
  张枭看出她在顾虑什么:“哦,我保证不看!我背对你,你洗就可以。记住啊,全身都要洗了,尤其是胸口那两个果格外香,更要洗干净。你说你两个果弄那么香干什么?又不是去约-炮!”
  你!你麻痹的!嗲宝贝内心一千匹草泥马呼啸而过,“我、我还是不好意思啊。”
  嗲宝贝确实害羞,她什么时候也没这样过啊,一个男人在跟前,自己就大方洗起来。这想想都面红耳赤……
  张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洗吧,不然一会儿我小姨子就要来了!”
  “不行,我要把你眼睛蒙上!”
  “好的。”
  蒙上了。嗲宝贝这才开始洗。
  很快就洗好。
  两人出洗浴室。张枭觉得不可让嗲宝贝再呆在自个卧室内,于是给她安排了一个闲置的房间,这个房间空着,床什么的都有,好久没人住。
  小心翼翼安排完毕,然后张枭叮嘱:“在里边把门锁好,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除非听到我的声音。”
  “哦哦。”嗲宝贝点头。
  张枭:“你放心,这个房间我媳妇和小姨子都不会来,你可安心住在这里,晚安。”
  “晚安。”
  张枭回到了自个的卧室。不一会儿,传来敲门声。
  张枭:“谁啊?”
  华菁菁:“我!”
  “是不是想闻我胸口男子汉的味道?不行!我冰清玉洁之身,岂能随便给你闻!”
  华菁菁哭笑不得:“你麻痹的开不开门?”
  张枭把门开了:“干什么?”
  华菁菁立刻围着他闻了一圈,没有什么香水味啊,怪了!“你刚才是不是去洗澡了?把香水味洗掉了对不对?”
  “没有,你多疑了!整天怀疑姐夫可不是个好习惯!”张枭仍旧吊儿郎当。
  不远房间内的嗲宝贝听到他们说话,虽听不太清,但好紧张。千万不要发现我在这个房间啊!
  华菁菁没有证据,只好离开回她卧室。
  丫头片子,想跟你姐夫斗?你能斗得过姐夫啊?张枭一脸的洋洋得意。
  张枭去窗口看看,外边还在飘着小雨,夜色仍旧迷离。
  这时,来微信了,是鲍杏,听:“张枭你能不能来我家一趟?我家好像闹鬼了,总是传出恐怖怪异的声音,可吓死我了!这还怎么睡?”
  要不要去啊?张枭心想。
  张枭熄灯,弄开窗帘,却发现在别墅外站着一个男子。由于夜色原因,看不清他的面部特征。这是谁?为什么半夜站在细雨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