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司娇美和苏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司娇美:“那是谁?”
  张枭:“我小姨子。”
  “是不是你小姨子怀疑你什么了?如果是,你还是快点儿走吧,不然她向你媳妇告状,你就死翘翘了!”
  我死翘翘那怎么可能!她告状又不是一次了!“放心,没事的。”
  张枭看她还是穿着紧身裤:“你这样不热?”男人一旦想让女人穿少点儿,借口往往是你太热了,去掉几件会凉快。这么常用的招,张枭当然也会。
  司娇美不傻,知道他什么意思,于是:“不热,怎么了?”
  “我就不信你不热!大热天的现在三十几度,你应该穿个超短裙就可以!”张枭看到她房间有裙子了,女人谁没有裙子啊。
  司娇美流露妩媚神态:“我又不是小女孩,穿什么超短裙!?”
  张枭很喜欢她这眼神,这简直就是福利:“那么长裙也是可以的。总比把屁股包在这么紧的裤子里好。大热天屁股包太紧了不好,用中医的话说,就是通透性不够,容易长痘!”
  司娇美撇嘴,哭笑不得。不就是想看我穿裙子么?给你看就是了,反正不给你睡:“那你出去一下,我换下裙子!”
  张枭出去,坐到了客厅,继续喝茶。过了一分钟:“好了没有娇美姐?我在想,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飘飘似仙?”
  司娇美的房门打开,张枭看去。瞬间张枭的嘴巴就变成了鸡蛋那形状!这也太美了!她穿上黑-丝裙的样子实在是很有女人味:“你、你是从天上下凡的仙女姐姐么?”
  “不是。”司娇美好开心啊,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是仙女姐姐!这种虚荣心的满足,只有体验了才知道。
  张枭透过裙子看她双腿,神秘且朦胧,而且飘香,这种吸引力是致命的!
  还好张枭控制力好,不然就……
  司娇美朝浴室走去:“我要洗澡,如果有人来,你就藏起来。”浅浅一笑,走去……
  张枭:“万一人来了,我躲在哪里?”
  “随便!你那么鬼机灵,我相信你会藏的很隐蔽的!”
  张枭笑了,然后端起茶水,又喝了一口,香啊。
  喝完了一杯,感觉膀胱好像胖了一点儿,于是张枭去厕所小便。
  小便归来,还是不见司娇美出来。于是张枭朝浴室方向走去,到了门前,将耳朵贴到门上,听到了流水声。
  张枭轻声问:“姐!用不用我帮你搓背?给美女免费哦,如果在澡堂,我可是要收费的。”开个玩笑是他很擅长的。
  司娇美:“不用。”很简洁。
  呀,说话这么节省用词的哈,“哎,姐,这可是机会难得!”
  “不用了。我说你不要想好事好不好?乖乖坐到那里去喝茶,喝饱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哎呀卧槽!还喝饱了我就可以回去,喝饱了我怎么可以走?我还要和你……
  这女人洗个澡这么慢吞吞的。张枭离开浴室门口,去了司娇美的房间。
  翻箱倒柜了一阵子,看到她的好多裤-袜、丝-袜、丝质-内酷……想象一下司娇美穿上这些的样子,哇!那画面实在是太美了,不敢看啊!
  张枭赶紧把东西放回原处,不然被她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这时,张枭的手机震动,一看,是白佳宙的微信,听:“你好张枭,现在可有空聊天?”嗓音很女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这么多有夫之妇撩我?要不要聊?还是算了,放弃白佳宙,这样才可全心全力放在司娇美身上。精力太涣散了可不好!于是回:“你好白姐!现在正忙。”
  白佳宙就不再发微信。
  张枭可想象到她生气的样子。哈哈哈,没办法啊白姐,你的魅力是无穷大,但是呢,最近我桃花太多,目不暇接,改日我再陪你聊!
  张枭看到一个笔记本,打开看看,应该是司娇美的字迹。不错啊这字。不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很普通的字体没出众的地方,他都会觉得好看!
  这时,司娇美洗好出来。张枭:“该我洗了,我洗好之后,我们就可以……”
  司娇美:“可以什么?”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但还是问了一句,大概是性格使然。
  张枭玩味一笑:“你猜。”
  司娇美给个白眼,她此刻好紧张。待会儿要不要和他那个?
  张枭很快就洗完出来,然后-进了她卧房。她坐在那里,裙子弄起来,可看到到一截大腿!这腿好白!白的有些耀眼,张枭此刻看呆了。
  司娇美则赶紧弄下裙子,挡住,这样,就只可看到小腿……
  张枭:“盖上干什么!”
  司娇美则没有说什么。为什么露出一点儿呢?制造吸引力,为什么盖住,可以神秘感。司娇美是过来人,比张枭有经验。
  这时,忽然传来敲大门的声音,“开门、开门、开门……”
  张枭一惊,这么粗鲁的声音,是谁?
  司娇美则顿时有些慌张:“不好了,我老公回来了!他好久不回来,怎么今天忽然回来,难道是听到了什么?”
  “不要怕娇美姐,我躲起来!不会被他发现。”张枭给个自信的眼神,这样可稳稳她的内心。不然越紧张越容易出事。
  司娇美去开大门:“你怎么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边?”
  “这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来!”苏贵一脸的粗鲁,身上有点儿酒气。
  司娇美:“你是不是又赌输了,回来要钱的?”
  苏贵坏笑:“还是老婆了解我!给我点钱!”
  司娇美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没有!你和谁相-好了,去问谁要钱!”她确实很生气,苏贵已不是第一次问她要钱了,以前就有过多次,要了钱之后就走,一点儿不眷恋这个家。就好像这是个旅馆,随来随走。
  苏贵:“不要生气啊老婆,我最近没有相-好的了,真的,我就是玩麻将输了。借我一点儿,然后我赢回来再还给你!好不?”
  司娇美:“没有!你一个大男人家整天问我一个女的要钱,你要不要脸?你还是不是男人?!”
  苏贵:“我当然是男人了!要不我们现在就睡觉!”
  司娇美:“滚,不要碰我。我怕你有传染病!”推开他的手。
  “什么传染病啊!我健康的很。”一顿:“给我做饭,我饿了!”
  司娇美:“你去外边吃吧,家里没有你的饭!”
  苏贵急了:“你个婆娘,怎么没有我的饭了,这是我的家!你凭什么不让吃饭?”
  司娇美:“你还好意思说!你给这个家做过什么贡献?你除了败家,还做过什么?我们可以离婚!我受够了!”
  苏贵忙一笑,看样子是不想离:“一日夫妻百日恩,说什么离婚多伤感情!先给我做顿饭,我真的很饿!”
  司娇美心想让他吃饱,然后就把他赶走。不然他在家待久了,一旦发现张枭那可就……
  很快,厨房传来炒菜声,香味飘出,就连躲藏在司娇美房间的张枭都可闻到。
  张枭咽口水,这菜一定很好吃!
  苏贵点上一支烟,开始吞云吐雾。
  张枭从房间的门缝,露出三分之一眼珠,看清了他的模样,一看就是鲁莽之人,难怪输掉那么多钱却还不回头。
  这时,苏贵忽然站起。张枭忙缩回头颅,不再偷看他。
  苏贵抽了几口烟,然后忽然朝卧房走去。张枭一惊,卧槽!忙躲到床底。
  苏贵进来翻钱,翻了一阵,找到了几百现金,比较开心一笑,然后把钱装进了自个的裤兜。
  床底的张枭看到了,真想出来揍他一顿,这样的人也太对不起老婆了,男人能渣,但不能渣到这程度对不对?
  但忽然想到不可出来,一旦被他发现,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而且对司娇美也及其不利。
  想到这儿,张枭变得更为小心。呼吸都比之前轻微,千万不要被他发现啊!
  苏贵找了一阵子,没有找到更多的钱,于是出房门,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床底的张枭这才松一口气,从床下出,来到门缝,悄悄观察他……
  苏贵不会想到在他眼皮底下就有这么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司娇美端上几盘菜肴,放到桌上。张枭从门缝看到,有豆腐皮肉丝,辣椒鸡蛋,还有花生米……
  可以啊!挺丰盛的!张枭来了食欲。
  这时,苏贵起身:“我去趟厕所,你先吃啊老婆,我马上回来!”然后出门。
  张枭立刻出来,坐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哇,司娇美做的菜可真好吃!
  司娇美则比较紧张,小声点儿:“你、你怎么出来了?他去厕所马上就回来。”
  “没事儿,我就吃两口。这菜可真好吃。”张枭也小声。然后一只手摸向她的大腿。
  司娇美赶紧推开他的手。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