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华寻张枭及沈甜知道了张枭的秘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甜忙说:“哦,没看见。”
  “谢谢。”华菁菁很礼貌,她对陌生人一向是这样,对于熟人却是未必,比如张枭。
  华菁菁继续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嘀咕着:“上哪儿去了呢……”
  华菁菁刚走几步,就被沈甜突然叫住:“等等!”
  华菁菁返回:“怎么了这位小姐姐?难道你见过那个人?”一脸期待之情。
  张枭自称去拉粑粑这么久不回来,华菁菁心里是很担心的。既怕他出事,也怕他出轨。
  沈甜:“你说的那个人,吊儿郎当的,长什么模样?”
  躲藏在不远处豆角架后边的张枭惊出一身冷汗。这两个女的交谈的越多,他就会越紧张。
  华菁菁:“呃,一般人的模样吧,不帅也不丑。走路的话比较随意。”
  张枭心说你麻痹的华菁菁,赶紧给我走,不要问三问四。
  华菁菁继续:“哦,对了,他烟圈吐的比较好,很嘚瑟很自大的一个人。”
  沈甜:“他名字叫什么?”
  华菁菁略皱眉,但还是告诉了她:“张枭。”
  沈甜:“是不是你男朋友?”
  华菁菁觉得奇怪,她怎么问这么多,但还是耐心些:“不是。是我姐夫。”
  沈甜脸色顿变,一阵白,一阵黑,有点儿眩晕似的。
  躲在那里的张枭像个泄气的皮球,完了,这下让最美村姑知道了我是个有妇之夫,这还如何追她?
  华菁菁:“你没事吧小姐姐?”
  沈甜:“没事。那个吊儿郎当的人往前边去了。”
  “哦,谢谢。”华菁菁将信将疑走去,总觉得这个女的怎么怪怪的,不太正常。但也没有想太多。
  华菁菁走远,张枭才出来:“咳,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我躲在你家菜地了?”
  沈甜没有回答,反问:“那个真是你小姨子?你真的是她姐夫?”
  张枭:“是的。但是我们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也就是说我和我媳妇还没有睡,我现在还是个原装的!”
  沈甜一脸的困惑和好奇,还略带那么点惊喜:“什么?你们还没同居?为什么?”
  “是的。因为我媳妇患有同居冷淡症,喊她去看医生,她也不去。所以结婚一年了,一直没有房事。所以我就想着纳个妾……”看到沈甜的脸色有所好转,张枭很是开心。
  沈甜:“纳妾?你以为这是古代?”给个白眼。
  张枭靠近她,摸一下她胳膊:“我们可以悄悄的啊。”
  “滚,我才不要和你偷偷摸摸。除非你离婚,我们俩才有可能。”
  张枭一脸为难,有任务要执行,要保护华知静两年,怎么可以离婚?再说了华知静长得美若天仙还是总裁,有钱有地位,张枭还盘算着吃她一辈子软饭呢。
  沈甜:“你说你们没同居,我又没看见。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张枭:“这个肯定是真话!”
  沈甜表情仍旧是将信将疑,不置可否。
  虽然知道今日野~战的机会渺茫,但张枭还是要试一试的:“你看那边那块草地多么漂亮,如果你躺在那里,我敢保证,你就是全世界最动人的人!”
  沈甜:“你是不是想睡我?”
  张枭有点儿出乎意料,没想到她这么直白,于是一笑:“你猜?”
  沈甜:“不行。我不想做第三~者。”
  张枭皱眉:“你这不是第三,我这是纳妾。我老婆不给睡,所以我在外边纳妾,这是天经地义!”
  沈甜:“你说的再漂亮也没有。这都掩盖不了你已经结婚这个事实。”
  张枭有点儿着急:“你要我怎么说呢,你这个人可真是死脑筋!”
  沈甜:“我一直是这样的。我就是认死理。”
  沈甜继续:“我要回家了,再见!”然后离去。
  只留张枭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他现在好像已经爱上了沈甜,不只是她的身体……
  张枭心想:你等着沈甜,我一定要得到你!你是属于我张枭的。
  这时,张枭手机震动,一看是申顺顺打来的。于是接:“喂!顺顺,什么事?”
  申顺顺笑得很诚恳:“张哥,有个发大财的机会,不知道张哥有没有这个兴趣?”
  虽然张枭比申顺顺年轻很多,但他愿意叫哥就让他叫好了。
  张枭:“发财我肯定有兴趣了,说说看!”
  申顺顺:“有个叫甄豪德的赌王今天会来我们这里,他可是个腰缠万贯的人,我们可以趁机搞他一笔!”
  张枭泄气,还以为是什么好机会:“你说抢劫啊?我看算了,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
  申顺顺:“为什么不抢他?他是个十恶不赦的赌王,坏事干尽!他可不像那位何赌王,何赌王做了很多公益事业,而甄豪德却什么也没有做,而且欺男霸女,巧取豪夺。我们抢他的钱财,这就像水浒上智取不义之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张枭:“你说这个赌王叫什么?甄豪德?”
  “嗯,是的张哥。甄别的甄,豪华的豪,德行的德。”
  张枭快速从网上查了这个赌王,他只能算是一个小赌王,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与何赌王那种热衷慈善事业的赌王差别甚大,根本没法比……
  张枭看了甄豪德的照片,对他恶感十足,这尼玛的就是一个该死的人!于是在手机上说:“好的,我同意搞他!这家伙真不是什么好鸟,他根本不配拥有那么多的钱财!”
  申顺顺很开心:“是啊是啊,张哥说的对!那样的人根本不配腰缠万贯!”
  张枭:“但是赌王都是有保镖的,甄豪德虽然是个小赌王,但他的保安级别未必低。你查了没有?关于他保镖的情况!”
  申顺顺:“查了,他的保镖不一定的。有时一个,有时两个,最多的时候四个。一般来说,都是取得过国内散打比赛冠亚季军的人。”
  张枭想了想:“他会下榻哪家宾馆查到没有?”
  申顺顺:“应该是天南市最好的那家宾馆。”
  张枭又想了想:“他这个人警惕性高不高,以前他有没有被人搞过?如果没有被搞过,我们得手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申顺顺:“没有。我查过资料,他这个人一向顺风顺水,没有遇到过大的坎坷,更没有被人抢劫过!”
  张枭:“嗯,这是一个对我们有利的消息。不然他会非常警惕。你继续打探,看他和他的保镖会下榻在哪家宾馆。天南的五星宾馆不少,他未必会下榻最好的那家。”
  “嗯嗯,好的张哥!”
  张枭:“还有,这件事一定要做的非常小心!不能出现半点儿差错,如果有变,我们宁可不要这生辰纲!也要保住我们自己。”
  “嗯呢,我明白张哥!你就放心吧,这事我保证会胆大心细,做好每一个环节。”
  张枭心说他们几个混混真能做到胆大心细百密无疏?碰下运气好了,如果运气好就大赚一笔!
  运气不好也没事!张枭一笑,想到了应对的办法。
  毕竟这是张枭有生以来第一次准备‘截取生辰纲’,内心难免激动与紧张并存。张枭喜欢这种感觉,人活着就是要经常心跳加速才有意思!
  这时,张枭的手机震动,一看,是华菁菁的,以前她都是发微信,今天怎么打手机?接:“喂!什么事?”
  “不好了姐夫!我姐死了!”华菁菁语速急促。
  什么?张枭如同晴天霹雳,华知静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