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和白佳宙聊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同意了白佳宙的加好友申请。想了想,然后才给她发一条:“白经理怎么有空加我好友了?”
  白佳宙很快回复:“想你了,就加了呗。”
  卧槽,这声音赤裸裸的勾引啊!张枭一下子就有了点感觉:“你好像是有老公的啊白经理,不怕你老公知道了吃醋?”
  白佳宙:“我很快就要和他离婚了,没什么感情。你这人怎么那么扫兴,提他做什么!”
  张枭:“哦哦,那咱们不提他。白经理最近过的怎么样?可还舒适?”
  白佳粥:“一般。那次你来我家,我对你的印象特别深刻,一直念念不忘。”
  卧槽,这又是赤裸裸的勾引啊,这嗓音真是……
  张枭在努力控制下自个的原始方面的东西:“是吗?谢谢,谢谢白经理挂念!在下实在是荣幸之至!”
  白佳宙:“记得那天你叫我白姐,今天却叫白经理,你这个人可真是可爱。”
  张枭一愣,可爱是什么意思?男人说女人可爱大概是可怜没人爱,女人说男人呢?是不是也差不多?回:“可爱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可怜没人爱?”
  白佳宙笑了,笑得那般妩媚:“你咋那么有趣。可爱呢就是可爱,就是惹人爱!惹人心动,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卧槽,说的这么直白,要是还不明白,那就是弱智加白痴了。这是要倒贴的节奏啊。张枭早就喜欢这个白佳宙,现在女神要倒贴,张枭居然有些紧张:“呃,这个、这个,是不是要约、约、约、约~炮啊白姐!?”
  白佳宙:“讨厌!你说话也太不讲究了。”
  哎哟卧槽,这嗓音是越来越撩人,要不要约她啊?张枭犹豫不决起来。
  如果不约,这么好的机会就要浪费掉!张枭:“约、约不约?”
  “约什么?”
  张枭:“约~炮啊。”
  白佳宙:“你看我像那么随便的人么?”
  耶,卧槽,这女人的心思是怎么搞得,刚才聊天那么勾我,明显是要约的节奏啊,现在怎么又说……
  张枭一头雾水,不明其中奥妙:“那、那白姐加我微信意欲何为?”
  白佳宙:“加你就是为了偶尔聊聊天,好了,我要忙,改天聊。”
  张枭舒一口气,这女人的心思真是太难猜,一会儿勾我,却又不让玩,这唱的哪一出?
  不要去想那么多了,女孩的心思很难猜,猜一千遍也不明白,女人也一样。
  张枭摸摸自个的下巴,胡茬不少,应该刮刮胡子。于是拿起电动剃须刀,开始刮。
  正刮着,闻到了一股香味,是香水和女生体香混合而成的味道。应该是华菁菁这个丫头片子进门来了:“是不是菁菁啊?”
  华菁菁扑哧笑了:“你咋知道我进来的,我还想吓你一跳呢!却被你发现了,不好玩。”
  张枭继续刮胡子:“我一闻味道就知道。你用的什么牌的香水?还不错的,比较迷人。”
  华菁菁:“哼,不告诉你。”
  “不说拉倒,我也不想知道。”张枭放下剃须刀,照照镜子,好像可以了,这样显年轻了好几岁。
  张枭忽然来了作打油诗的雅兴:“我想作一首诗,你猜我能不能作出来?”
  华菁菁:“你还会作诗呢?作来听听!不要太差就好,太差的话那会贻笑大方的。”
  你妹的,瞧不起我啊!我的诗那是比过李白超过杜甫胜过白居易:“你听好了,是七言绝句。”
  华菁菁扑哧一下,还绝句呢,看你怎么出丑的。
  张枭摸摸自个的下巴:“寡人悠闲剃胡须,忽闻花香直扑鼻,转首果见美少女,貌似桃花窝如梨。”
  华菁菁扑哧笑:“卧槽,姐夫你咋这么骚,剃个胡须也能作诗的。”
  “怎么样啊,你还没有评价呢。”
  华菁菁:“呃,怎么说呢,也不算太差吧。给八十分那是不可能,七十分也是没可能。六十分吧。”
  槽,这么点分,刚及格,丫头片子要求还挺高!张枭:“我最近在研究诗歌。尤其是唐诗!”
  华菁菁很好奇:“哦,你还有这兴趣?我还以为你除了妞就没别的喜好了!”
  你麻痹的,我爱好有那么窄么?“你这个人,就是太,不说了。继续说诗歌吧。我发现有的诗是可以改动,改动之后更具美感,有的呢却是无法改,一个字也改不动!”
  华菁菁托着下巴颏,觉得听这个吊儿郎当的姐夫说雅文化还挺好玩的:“唐诗还能改的啊,你改一句我看看!”
  张枭看到表现的机会来了,当然不可错过:“比如那首韩愈、柳宗元,哦不对,是苏轼,也不是,是谁的诗来着……”
  华菁菁扑哧笑:“你记忆力咋那么不好呢。”
  张枭有点儿尴尬:“我直接说诗的内容好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途经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华菁菁:“错了一句!第三句错了!”
  “错了吗?没事,反正我不打算改那一句。我要改的是最后一句。”
  华菁菁:“最后一句?”
  “是啊。这句如果改为半生修道半缘君,是不是读起来更好一些。”
  华菁菁想想,点头:“好像是啊。”
  张枭终于挤出笑容,擦擦汗,还好,丢脸不算丢的太大。
  想起来了这是李龟年的诗,哦不对,谁的诗来着,怎么又忘了……
  张枭:“山外青山楼外楼,这句两个山,两个楼,却是毫无障碍,改不动一个字。你看是不是?”
  华菁菁乎闪着大眼睛:“好像是的。”
  张枭不想继续卖弄学问,如果出更大丑那就更没面子,见好就收!
  华菁菁看到姐夫不说话了:“继续啊!”觉得看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装成有文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张枭:“我今天有雅兴,再来一首原创的诗歌吧!”
  “好啊好啊。”华菁菁鼓掌。
  张枭:“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的菁菁醉,错把姐夫房中溜。”
  “讨厌!”华菁菁给个白眼,起身,走出。
  一会儿华菁菁又过来了:“姐夫!要不要出去玩?”
  “好啊。”
  两个人上车,张枭驾车,华菁菁在副驾位。开往沈家村的方向:“我们去乡村转转,那里空气好。”实际上是为了最美村姑沈甜。
  华菁菁当然不会知道张枭的心思,一口就答应:“好啊好啊!”
  到了沈家村附近的田间,到处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沈甜了,她正在她家田内喷洒农药。张枭连忙开车去远一点的地方,停下,然后下车。
  华菁菁:“你干什么去?”
  “解手。你等我一下。”
  华菁菁:“哦,走远一点啊,不要臭到我。”
  张枭没有回答,朝远处沈甜的方向走去。这个最美村姑好漂亮,就是干活的时候也那么美!
  张枭蹑手蹑脚,来到了沈甜家田地附近,她正在给自家的黄瓜茄子喷农药,由于过于集中精力,她居然没有发现张枭的到来。
  张枭慢慢靠近,躲到了一处相对隐蔽的杂草后,这个地方离沈甜不到十米。这么近距离看心上人真是一种享受!张枭决定先不要惊动她,这样才有神秘感。
  沈甜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然后继续喷药,给那一片豆角和西红柿喷。
  张枭真切感觉到了农民不容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点儿也没有错。
  张枭真想上去帮她干活,但又怕人闲话,说她的相好来了那就麻烦了,我一个男的不太在乎,但名声对于她女子来说很重要啊。
  于是张枭按捺住,不要轻举妄动。
  这时,张枭忽然看到几十米外的一处草丛,露出了一个猥琐中年男人的脑袋,他两只眼睛色~眯眯看着不远处的沈甜……
  沈甜干活累了,放下工具,然后就要脱~裤子小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