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水缸溅水花以及冒牌男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个年龄相对长的口罩男略微皱眉,才说:“稍等片刻,不要急。”
  沈甜坐在床边沿上拿着手机看视频。张枭:“看的什么?”
  “一个案-件。”沈甜语言简略,一来这个案-件视频太吸引她,二来性格使然。
  “案-件?”张枭来了好奇心,是什么事把自己的焦点地位夺去了?刚才村姑的焦点可全在他身上啊。
  靠近她一些,一起看。原来是个jian-杀-案。这类视频往往可吸引大量观众的瞩目与好奇,毕竟性命关天,且和性扯上了关系,那就又多出一看点。
  看完了。是两个壮汉半夜埋伏在一处偏僻路段,然后jian杀了一名年轻女子。张枭有点儿惋惜:“她不该一个人单独走的。如果请个我这样的男子给她当保镖,她肯定就没事了!”
  最美村姑有点儿不屑的样子:“就你?”
  “怎么?不信啊?我跟你说,不要说两个壮汉了,再多埋伏几个,我也能全部搞定!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得意洋洋,闲庭若步。
  沈甜当他吹牛,没有理会。
  “居然还不信?”
  沈甜:“信了。”眼神却写着:信你才怪,一看就是个满嘴跑火车的吹牛大王!
  张枭看出她不信了,但也不能马上在她跟前施展拳脚啊,万一把一楼的劳朴瑛惊动了,那就……
  不信算了!
  张枭对她的疑心也是很无奈。性感神秘的女子大多疑心会比一般人重,这是规律。
  杂物间的几个口罩男全部悄悄出来,在一步一步靠近……
  在最前边的的口罩男刚露出一只眼睛,就被张枭发现了:“谁!?”一下子扑出去,却是被几个人围住在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苏老头派你们来的!”张枭照旧气定神闲,大将风度。
  领头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上!”
  几个人就一起扑上去,张枭蹦起一脚,一下子踢中了三个人,又一脚,踢中了两个。这几人虽然没有受伤,但也是面色顿变,觉得这个人不太好对付。
  在闺房的沈甜本来还担心张枭的安危,但看到他两脚踢到五个人,心中立刻崇拜的不得了。但性格使然,她现在表情还是很冷,没有把内心的崇拜表露。
  几个口罩男再次对张枭形成包围之势。虽然他们中的五个挨了一脚,但他们觉得人多,可以消耗张枭的体能……
  张枭笑了:“我知道你们是受人雇佣,但是请不要太卖命,这里可是二楼,我如果把你们打下去,那……”
  “好嚣张的张枭,”领头的口罩男打断他的话:“你以为你本事有那么大吗?今天是你的死期,就是不死也会变残废!上!”
  几个口罩男中的一个使出重拳,这一拳是瞄着张枭的太阳穴部位而去。如果击中相当危险。
  张枭脑袋轻轻一闪,躲过来拳,并一把抓住了这个男子的胳膊,拧之,‘咔嚓’一声响。
  “啊,我胳膊断了!断了啊……”此男在地上疼的打滚,十分狼狈。
  领头的瞬间慌张,他没想到张枭的力量这么大,一下子就把人的胳膊掰断了,就像是掰一根黄瓜一样容易。
  室内的最美村姑也是惊讶的小嘴张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原来他真是高手,并没有骗我!想到刚才看案-件视频时他说的话,原来是真的,并没吹牛!
  本以为他只是个登徒浪子,没想到功夫这么好!真是人不可貌相!
  一个口罩男奔上去蹦起一脚,抽向张枭的胳膊。张枭左胳膊挡去,与对方的膝盖撞在一起。
  男子落到地面捂着膝盖,表情痛苦。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张枭的胳膊比他膝盖还硬几分。
  另个口罩男看同伴败退,他立刻扑上去,一拳直击张枭的面部而去,这是要击他的危险三角区,这个地方一旦击中,张枭会瞬间丧失战斗力,就像拳台上的选手!
  张枭不躲不闪,右拳迎击,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两只拳头‘通’一声撞在了一起。那男子退后了几步,揉揉手腕。而张枭却在原地纹丝未动。
  又一个未出战的口罩男扑上去,张枭一个扫腿,踢中对方腰部,对方啊一声,滚在地上朝一楼地面滚去。眼看就要滚下……
  院子内观战的劳朴瑛吓了一大跳,这是要出人命啊。如果从二楼落到地面上,就是不死,怕也会残废……
  那个口罩男还算命大,居然一只手勾住了,“啊啊,救命啊……”头上脚下悬挂在空中,犹同一头宰杀好了挂起的肥猪。
  张枭一笑:“小心点儿,你上有老下有小,还指望你呢,可不要摔残了!手要抓稳。”
  那悬挂男子的同伴们都异常慌张,一个人正要上前拉一把,这时‘啊’一声,他的手滑,落了下去。然后‘通’一声落到了水缸里,溅起几朵水花。
  劳朴瑛吓了一跳,还好,看样他没有受重伤,只是一点儿皮外擦伤。
  张枭闲庭若步,说:“来啊,你们是不是也要落到水缸里洗个澡?”
  几个口罩男都怕了,领头的男子忙说:“快走。”几个人就赶紧下楼,逃窜而去。
  张枭并未追赶,因为他此刻很想大便,如果去追大便溢出的话,可是不好。
  张枭立刻朝厕所走去,最美村姑:“你没事吧?那些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小偷!”不想说的太复杂,就随便一句。
  一会儿张枭就从厕所里出来。这时劳朴瑛已经来到了二楼,看到张枭,就问女儿:“这是谁?”
  “他是……”沈甜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说是个登徒浪子吧?
  还是张枭机灵:“哦,我是沈甜的男朋友!你好啊阿姨!”然后上前握手,亲切异常。
  劳朴瑛将信将疑,握手之后问女儿:“真的吗?他真是你男友?不会是租的吧?”
  “呃……”
  这时,张枭上前亲了沈甜脸蛋一下:“真的!你看阿姨,如果是租的怎么敢亲吻呢对不对?如果阿姨同意,我可以今晚住在甜甜的房间。”现在流行同居,觉得这样说没什么不妥。
  “这……”劳朴瑛有点儿信了。这大概是真的了吧?
  沈甜忙说:“是的妈,他是我刚交的男友。叫张枭。”
  “哦,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妈呢,差点儿误会了。”朴实的劳朴瑛笑起。
  沈甜:“我们刚刚交往,是否要结婚还没定。”
  劳朴瑛一脸严肃:“你们不能只是谈着玩玩啊。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沈甜:“好的妈,你放心吧。我们还有点儿事情,先出去了妈。”然后拉一把张枭的手。
  张枭明白她这是怕露馅,如果被她母亲知道是潜入的却不赶走,她会很不好意思……
  “走了啊阿姨!”张枭摆摆手。
  “嗯嗯,去吧。”劳朴瑛说。
  张枭和沈甜走在村里的小路,俨然一对情侣。
  沈甜:“我们是装的男女朋友,不是真的。”挣脱他的大手。
  张枭就不再牵她手了:“怎么样,刚才我的演技还算不算过关?”
  “还行。”不想过多夸他,怕骄傲。
  沈甜:“那几个和你打架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张枭不想说太多:“可能真是小偷。”
  见他不愿意说,沈甜就没有继续问。
  忽然,张枭看到一只眼睛从不远的砖后露出,然后又缩回:“谁!”张枭问。
  沈甜看去,但那排砖后的人却没有再次露眼,也不吭声。
  张枭心说:难道是那几个口罩男搬来的救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