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沈家院外树上口罩男以及嗲宝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弯树上的神秘口罩男,并没有立刻上到二楼的平台上来,而是躲在枝叶间观察着什么。
  张枭在香味缭绕的床上休息了片刻,然后起身,看看整个房间,女孩子的房间怎么都这么美!
  这时有微信。是不是又是小姨子?张枭懒懒地拿起手机一看,却不是,而是他认识的一个叫嗲宝贝的网络女主播。
  嗲宝贝声音比较嗲,二十几岁说话却一点儿也不成熟。是个天真无邪的女主播,和张枭关系很好,不但是网友也是现实中的朋友。
  因为关系比较好,嗲宝贝对张枭比较依赖,就好像是兄妹这样子。
  张枭听她的微信:“哎,你忙不忙,我有事情。”
  张枭笑了,她声音还是那么天真亲切,于是回:“什么事啊?说!”
  嗲宝贝:“我最近遇到了麻烦事,可烦死我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嗲里嗲气中又带有几分端庄,这正是张枭喜欢她之处,觉得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什么事啊那么夸张?是不是遇到黑粉拍了你的果照要敲诈钱财啊?告诉哥,我去帮你摆平!我不揍他个满面桃花开算他幸运!”
  嗲宝贝噗嗤笑了,笑得颠倒终生:“不是啊。不是拍我果照,你咋那么邪恶呢哥?是一个粉丝总追求我,弄得我好烦。”
  这个‘烦’字咋那么好听呢这个丫头片子!回复:“追求你这有什么好烦的。去和他炮一个呗!”
  嗲宝贝:“什么炮一个啊?约-炮啊?”
  “是啊。”
  嗲宝贝:“卧槽,我没那么随便好不好啊哥!”
  张枭笑了,笑得好开心:“这有什么好烦的。如果有人追我,我求之不得,立刻朝她开炮!”
  嗲宝贝:“你是男的。我们公母有别不一样!这个人追着我,还来我住处骚-扰,可气死我了。你帮我想想办法呗,我知道你肚子里坏水比较多!”
  什么叫我坏水多啊?我这是足智多谋!网络女主播确实容易遇到粉丝的打扰,狂蜂浪蝶向来是这样的,于是回复:“我教你一招恶心疗法,你要不要用?”
  嗲宝贝:“恶心疗法?说说看,有没有用啊?”
  什么话,你哥我的办法能没用?回:“当然有用了。我直接跟你说吧,他再去的时候,你就用各种办法恶心他,一会儿抠鼻孔,一会抓耳挠腮。对了,你最好吃几个烤地瓜,那样会屁量比较足。他来了你就翘-屁-股,趁他睁大眼睛张启嘴巴之际,突然朝他喷气……”
  嗲宝贝:“你麻痹的这什么馊主意!好了好了,不问你了,狗头军师,我自己想主意吧。”
  张枭:“怎么说话呢熊孩子!我这么好的主意都没问你要咨询费,你还说是馊主意!”
  嗲宝贝:“你还想要咨询费?哼。”
  张枭放下手机,村姑怎么还没上楼。她们在一楼聊什么呢?是不是还是终生大事相亲之类的?
  这样的话题聊起来没完没了。不过农村的老人都是这样,一旦晚辈到了婚龄,那就等着耳朵被磨出茧子来。
  张枭翻了翻她的几件衣服,这件裙子挺好看。忽然想到鲍杏让他穿裙子的瞬间,张枭笑了。不知道我穿上村姑的裙子会是个什么样?要不要穿上看看?穿吧,反正现在又没有人。
  于是几下就穿好,对着镜子一看,这么美啊!简直不敢看。
  这时,忽然传来上楼的跑步声。卧槽坏了,沈甜来了。赶紧躲起来,于是躲到了角落用挂着的几件衣服挡住自个的身体。
  不去床底因为穿着裙子呢,怕弄脏了会被发现。
  沈甜进门,然后伸个懒腰便躺到了床上。躲在那里的张枭轻轻露出半个脑袋,哇,肌肤好白呀!盯着她的小腿,大腿那是看不到,裙子包裹。
  看了两眼就赶忙蹲下,如果被她发现室内躲了一个人,且是穿美丽裙子的胡须男,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不敢想啊,一旦被发现……
  楼下忽然传来劳朴瑛的喊声:“沈甜,下来,给我把这个……”
  “哦。”沈甜起身出门。下楼脚步声急促。
  张枭这才舒一口气,站起来,伸展双臂。然后赶紧把裙子脱下,弄整齐放回原处。
  还好没有被发现。张枭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就要掏出香烟,但一想,这可是女生的闺房,如果抽了就算吹风也会被发现,还是算了。
  吃点儿零食吧。村姑的零食还是不少。
  吃了几个果冻,还挺好吃的。
  院墙外弯树上的那个神秘口罩男已悄然来到了二楼平台上,又陆续来了几个,全部戴着口罩。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神情,脚步很微,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几个人分成两队,一队躲到一个杂物间。
  由于非常小心的缘故,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在吃零食的张枭也没有发现。
  张枭侧耳听听村姑有没有上楼,没有脚步声,这就放心了。却不料忽然进来一个人,把张枭吓了一跳,看去,是沈甜。
  沈甜一身裙子,眼眸深邃,不但没有尖叫,反而略显淡定,这出乎了张枭的意料:“呃,你、你怎么上来了?我都没有听到你的脚步,都没来得及躲。”
  沈甜:“你什么时候潜伏进来的?多久了?”她刚才悄悄上楼,就听到了轻微吃东西声音,发现张枭,先是有点紧张,但却立刻转喜,小鹿乱撞的厉害。但此刻却伪装的十分淡定。
  “呃,”说多久,当然不能说实话了,“刚刚,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傻笑。傻笑才显得憨厚啊对不对,这样容易取得别人信任。
  沈甜将信将疑:“你来作甚?”
  做肾?你以为你家男科啊:“我、我来见你。对你十分想念。”然后继续傻笑。
  沈甜小鹿乱撞的更为猛烈,却装的非常好,丝毫不露痕迹,一双眸子仍旧深邃冷静迷人:“你对待女子,向来都是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
  “呃……我、我也不是。刚才在外边的时候向你求租,被你几次拒绝,我只好……”
  “你只好潜伏,然后到了半夜,好做见不得人的事?”
  张枭:“这都怪你太迷人,怪不得我!”继续把那剩下的半口果冻吃掉。
  张枭已经看出来,她和自己是互相喜欢,不然哪个女子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呼喊家人来支援?
  所以他吃起果冻来也是心安理得,不但要吃,一会儿还要和她……
  “你居然还在吃我零食?你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吗?是小偷。”最美村姑脸色还是那么淡定。
  张枭玩味一笑:“我不但要偷零食,还要偷你的心。”顺势一把将她搂在了自个的怀里。顿时芬香更甚……
  “啊。”村姑轻轻啊了一声,玉唇轻启。她紧张异常,很是意外。她没想到他这么大胆,不但来偷零食吃,还把主人抱在了怀里:“你放开我。”嗓音很低,轻轻推他。
  但张枭却是不肯放手,如此温润美玉在怀,怎么可轻易让她逃脱:“我喜欢你。我想要你!”
  “你……”沈甜脸色已潮红:“你再不松开,我喊人了。”
  “不要不要,不要喊。”张枭忙松开。他可不想弄得满城风云。这事要是传开了,豪门大小姐的上门女婿吃锅看碗,潜弄村姑,被人发现,五花大绑,如果出了这样的新闻,那他张枭可就……
  隔壁的两个杂物间内躲藏着的多个口罩男,此刻仍旧在那里。其中一个男子低声问一个年长的:“要不要现在动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