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蚊子咬了我以及偶遇村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枭心中一慌,不知小姨子出了何事?马上电联:“……”
  华菁菁:“喂,姐夫!刚才一只蚊子咬了我大腿,现在起了一个包!好疼啊。”
  张枭顿时泄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一只蚊子啊:“咬了你吹吹不就好了?难道要我帮你吹?伸舌头舔-舔就不疼了!我还有正事,没事别打扰我,挂了!”
  张枭继续刚才的话题:“怎么样啊图校长,我对你的要求,你可会答应?”
  “答、答应。我已经答应了!”图牟擦汗。他知道他只能答应,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图牟继续:“我回去后,立刻宣布你老婆鲍老师升值加薪。”
  “嗯,很好。谢谢。”张枭没想到自己居然对这样的人保持了礼貌,大概是受到华知静的影响,自个的休养是越来越好了。
  图牟陪着笑容,说:“呃,可以删除音频了吧?那东西占用你内存也不好,你们年轻人爱打游戏我知道,那东西会影响游戏的体验,会卡顿……”
  “不用你操心。等我收到我媳妇升值的好消息之后,自然会给你删除的。”张枭打断他的话,继续:“放心,我这个人什么都不好,就是诚信特别好!”
  张枭出了宾馆,宾馆老板那个老太太发现了他:“哎,小伙子,你干什么的?怎么没登记就进去了?是不是小偷?”
  张枭看一眼老太太,圆脸大眼睛一脸褶皱,年轻时估计应该是个天真的美少女吧。顿时产生想逗一逗她,于是学王-宝强的腔调:“是啊,你咋知道滴呢?”
  “啊!真是小偷啊!站住!”老太太追上去。
  张枭赶紧跑。老太太只追了几步就不再追。
  华菁菁笑得花枝乱颤,曲线晃动:“哎,姐夫,那老太太因何追你啊?是不是你非礼了?你也太饥-渴了,老太太你也动!”
  你麻痹的,我……张枭拿她很无奈。
  这时,华菁菁的手机又响了,她开始接听手机,和好朋友聊起来。
  宾馆内的图牟坐在那里,满头大汗不停抽烟。申甜谢问:“校长,你真的要给那个人的老婆加薪?他可是我们的仇人!”
  “不要总问我,我要好好想一想。”然后,图牟眼珠子里升腾起一股杀气。
  张枭在宾馆外的这条不繁华的街上走着,忽然,一个村姑进入了眼帘。村姑一般来说不会太有魅力,但这个却不一样,张枭居然看她看的发呆。
  也不知道她哪里好,但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一双眸子稍显神秘尤为迷人,身材姣好异常耐看。她就像有磁场一般,把张枭吸引了去。
  漂亮村姑进了农资店。张枭紧随其后,趁机手装着不小心碰了她腿一下,且闻到了她身上的淡淡清香。看腿,黑-丝包裹下愈显神秘,高跟凉鞋助力海拔提升,显的身材更具曲线。
  张枭内心居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想要要她。这样的情况真的是不常见!
  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位村姑迷成这样。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不是注定命犯桃花?
  她怎么这么性感啊?不知道嫁人没有?张枭想要搭讪,但找不到机会,此刻漂亮村姑正和农资店店员交谈中……
  张枭听她声音也很媚啊。身材好,模样俏,打扮性感,嗓音很媚,香水好闻,浑身在他看来全是魅力!这样有魅力的村姑绝对仅此一人!
  张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村姑。
  张枭真想立刻跟她约了大战几百回合。如果错过了,那真的会后悔。
  漂亮村姑购买了农药等农资商品,然后出了农资店。
  张枭一路尾随她到了一个公交站牌前。村姑立在那里等公交,张枭则站在附近看她。
  一会儿看腿,一会儿看身材的,这样总是会被人发现。果然,漂亮村姑发现了,于是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并给张枭一个鄙视眼神。
  呀,带刺的啊。张枭一下子来了征服欲-望。我只是看你几眼,你就不乐意了?好!我要你要定了,不会是只看几眼那么简单。
  但是要怎样把这样一个浑身绽放魅力的带刺村姑搞到手呢?如果没结婚还好,若是结了的话……
  公交车来了,漂亮村姑看一眼,是她等的那班,于是和几个人一起上车。张枭跟她一起上去。既然已经决定要要她,那就一定要实现。
  上车之后,才想到了华菁菁。那丫头叫她一个人开车回去好了,一会儿她会给我发微信。张枭心想。
  张枭坐在漂亮村姑的旁边,却不知道如何搭讪。看她腿太美了,这绝对是最神秘最具魅力的女人腿。不能摸一下,不然就监控了,到时上了头条,豪门女婿公交车上摸-村姑,这谈资太有料!张枭可不想增加人们的谈资。
  漂亮村姑早已看出这个身边坐着的男人对她是不怀好意,但也没说什么。
  张枭根据她眼神做出判断,她这是半推半就。
  看来有戏啊!
  到站,漂亮村姑下车,张枭一起。然后终于搭讪:“哎,你好美女,我帮你拿东西吧?”
  “不用了。谢谢。”漂亮村姑眼神神秘,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吸引力。
  这声音太媚了。是不是在刻意勾我?张枭内心暗藏喜悦。
  漂亮村姑朝路边一家超市走去。这走路姿态也是完美,张枭已彻底沉醉。
  在超市门口等着她吧,一会儿她出来,就一路跟踪去她家,然后……
  张枭忽然想到已帮鲍杏搞定一个升职加薪名额的事情,这事还没有告诉她呢,于是手机电联:“……”
  鲍杏:“喂,混小子,找我何事?”
  张枭:“好事啊!”
  鲍杏:“什么好事?你个混小子会有好事?”
  “真的啊鲍老师!你升职那事儿,我已帮你搞定!图牟已经答应了。”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吹牛的吧?我知道你最擅长的事就是吹牛。”
  卧槽居然还不信了:“没吹啊,我说的是真的鲍老师!那个图校长现在可是被我收为小弟了,我叫他向东他不敢向西!我叫他……”
  鲍杏:“得了啊,你个混小子不要在那里瞎扯了。我挂了啊。”
  张枭看看手机,已经挂了。这、这还不信了。我以前是吹过几次牛,就因为这个,我成了那个狼来了的孩子了?
  刚才张枭和村姑一起上了那列通往郊区农村的公交,却是不知道在这辆公交后一直有辆黑车跟踪着。此刻,这辆黑车停在不远处,车内一个男子小心露头看了一眼,与张枭目光交汇,他一紧张,忙缩头回去。
  张枭觉得那辆车上的人很是可疑,是不是跟踪自个的?看看地上,一个空的啤酒瓶。
  张枭将这个空瓶子捡起,使劲朝那辆可疑黑车投掷过去,‘砰’的一声,瓶子砸在黑车车身上,粉碎掉散落一地。
  几个路人惊呆,一场血战是否即将展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