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慌张神秘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而且马上上了一辆无牌车,慌忙驶离。速度快的像是飙车一般,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枭一阵沉思,那个可疑的墨镜男究竟是个什么人?应该开车追的,但现在已来不及。
  墨镜男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华知静和华菁菁即将面临危险?
  张枭正琢磨着,华菁菁来到了二楼:“你在这里干什么呢饭桶!”
  “在思考问题。拜托二小姐,以后不要饭桶饭桶的,我好歹是你姐夫!别忘了是你们华家邀请我来当上门女婿的。你应该客客气气才对。”
  华菁菁一下子就有点儿上火:“喂!饭桶姐夫,你对我们华家一点儿贡献也没有,叫你饭桶难道还冤枉你了不成?你应该记住,你只是一个低三下四的上门的,要保持乌龟的姿态,不要整天跟大爷似的!ok?”
  你麻痹的小姨子,让我保持乌龟姿势?我干~死你信不信?嘴上当然不能这样说了,还不想弄僵:“我本来就是大爷咋地啦?不服啊?”
  “至于乌龟的姿态,你姐夫我真不会。要不你学给我看看,乌龟是个啥样的姿态。”然后张枭把嘴撅起来:“是不是这样的?”
  华菁菁哭笑不得:“你这是猪拱白菜!”
  “看来你已经被某男生拱了,不然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张枭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
  “你……放屁。我冰清玉洁,根本没有男生碰我。手也没碰过。”华菁菁急的香汗即将冒出。
  张枭不敢相信的样子:“真的?这样子拉拉小手也没有?”然后将小姨子的左手牵在了他的大手中。
  “没有!”华菁菁一下子挣脱:“我发现了,你是一个坏人!用情不专的渣男!拥有我姐那样如花似玉的美女你还不满足,还想打我的主意。”
  “没有的事,姐夫跟你开玩笑的,别介意。”张枭说罢吐个烟圈,烟圈形状颇具艺术感扑向某人芳容。
  华菁菁一脚踢去:“卧槽!你是不是想死啊?又拿臭气喷我!”
  我去,这香烟怎么就被说成臭气了,什么审美,什么鼻子啊这是:“怎么又殴打长辈?下次踢我的时候踢腿,别踢屁股。踢腿显得你柔美且卡哇伊。踢臀的话……”
  “踢臀怎么了?”华菁菁抢着说:“我乐意踢哪儿就踢哪儿,你管不着!”
  张枭:“踢我屁股是不是因为有弹性,可以把你脚丫反弹回去?”
  “是的。”华菁菁有点儿出乎意料的表情:“行啊猪头姐夫,你的智商没有因为吃软饭而下降太多的嘛。”
  “那是!这话说的。”软饭能吃低人的智商?也只有古灵精怪的小姨子才有这逻辑。
  华菁菁:“今天的事情我就算了,以后你要是再敢吃着盆里看着盘子,我就告诉我姐!让她跟你离婚。”
  “人要知足知道吗姐夫?我姐那么漂亮,且我们华家是天南最大家族之一。你拥有这样大家族的第一美女为妻,应该满足了!难道你的欲-望是个无底洞么?”
  本来不想说出真相的,但张枭现在不得不说了:“喂,丫头片子,你先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我和你姐只是名义夫妻,并无夫妻之实。也就是说,现在你姐姐仍旧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尚未败落在我的牛仔裤下。而你姐夫我呢,也未被你姐姐-把玩,是一枚坐怀不乱纯洁到不要不要的童子-鸡。”
  “什么?”华菁菁不敢相信的样子:“你说你们还没有同房?”
  “是啊。”张枭点了点头。
  “卧槽!不可能吧,现在社会这么开放,而你们俩却一年了什么事也没有?”华菁菁轻微皱眉,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但看张枭的样子又不像是说谎。
  张枭笑了:“地球是圆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的。既然你姐姐不肯从了我,我就盯上了你。我在想,总有一天,要么你姐姐败在我牛仔裤下,要么就是你……”
  “尼码的!”华菁菁一脚踢去,踢了个空。
  张枭语速很快:“告诉你了,要踢姐夫的腿,不要踢那么高。低角度显得你更加卡哇伊。”
  “卧槽!”华菁菁彻底无语。
  华菁菁:“我姐回来了。”然后快速下楼。
  张枭透过窗,果然看到一辆白色轿车缓缓驶来。保姆开了大门,轿车驶入别墅院内。
  张枭也来到了一楼:“媳妇回来了啊,给我点钱花花,最近我总感觉我兜内是空的。”
  华知静还没开口,华菁菁就抢在了前头:“不要给他。姐,他在家随地吐痰还抽烟,弄得家里很乱。而且他钱全部打麻将去了!还有,他还对我动手动脚摸我的手……”
  “哎哎哎,”张枭忙说:“媳妇不要听丫头片子的鬼话啊,这丫头栽赃陷害最在行,你知道的。”
  华知静想了想,以前华菁菁确实栽赃过张枭几次。现在华菁菁成了那个狼来了的孩子,虽然确实有摸手的事实,但华知静却并未相信。
  “姐你可要相信我啊,张枭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华菁菁看到姐姐不信她的话,有点儿着急。
  张枭嬉皮笑脸:“不要信她,她一向满嘴跑青蛙,地球人都知道。”
  “你才满嘴青蛙,恶心死了!”华菁菁见姐姐不信,也是无奈,只好不再说什么。
  华知静看到妹妹回她房间去了,这才说:“我有话和你说。”
  张枭一看,媳妇什么事啊这么认真:“是不是今天晚上要准备和我喝交杯酒了。”
  “不是!”
  华知静还是很冷淡的面庞,美丽至极却拒人千里:“我是商量和你离婚的事。”
  啊?这么突然!对于张枭来说,这事来的确实有些太突然:“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他想到了上边交给的任务,还要继续保护华知静两年才行,不可离婚这么快。
  “因为我们俩没有什么感情。你看啊,这都结婚一年了,我们却尚未同居……”
  “这个简单啊。”张枭立刻喜笑颜开:“今天晚上我就可以……”
  “你住嘴!”华知静神情认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明白了吗?”
  张枭目光有些黯然:“哦,你的意思是,我想和你睡,你却不想和我睡,对不对?”
  “是的。”华知静轻轻点头。
  张枭有些无奈,但突然想到了办法:“这个好办。你是得了同居冷淡症,明天去医院!让医生给你放几个大招,保证你就好了。到时候你会求着我做事情……”
  “你说完了吗?”华知静给个白眼:“我身体好得很,放什么大招?”
  “就是……”这时,张枭透过窗,再次看到了那个墨镜男。之前就见过他一次,然后他开着无牌车跑了。这次怎么又来了?这究竟是谁?
  “媳妇,我有事。一会儿再聊!”张枭反应很快,马上就出门。
  那个墨镜男反应也不慢,第一时间发现了张枭。张枭:“伙计,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要不要进别墅喝两杯?”
  墨镜男有些慌张,却努力平静:“我还有事,不喝了!”然后马上上车。
  “你给我站住!信不信我逮到你打断你的腿!”张枭冲进车内。
  加足了油门,张枭的白车紧紧追着前边的黑色无牌车,几次差点追尾,险象环生。
  “你麻痹给我停下!不然我撞你车了!”张枭脑袋出窗朝前大声咆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