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我就...就杀你全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你事多,赶紧吃饭,吃完了我还得收拾东西呢!”小雅白了方梁一眼。
  方梁心结已解,自无不可,顺从如流的开始动筷。
  “别,等会收拾东西的事便交给我吧,你下午继续开铺子,不能让别人看出半点异常来。”叶涵悦也入了座在方梁动筷之后不到一息的时间也夹了一筷子菜,入嘴之前先道了一句。
  小雅点点头,也坐了下来。
  饭桌上,叶涵悦与小雅时不时就往方梁的碗里夹一筷子菜,每当这时方梁都会熟稔的举起碗接下来,整个过程娴熟自然真好似一家子坐在饭桌上用餐似的。
  饭后,小雅依叶涵悦所说径直前往前堂开铺去了,而方梁则是收拾碗筷之后便去找叶涵悦问了问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
  “这次离去只打算带灵药上路其余一概不带,而那些灵药在我这两日炼丹时耗去九成有余,现在少的可怜我自己来便好,你去玩会吧。”
  “嗯,叶姐姐,我打算走之前在宛梁城逛逛可不可以啊?”方梁也没有强求点头后问道。
  “嗯......可以,你记得要在铺子打烊之前回来就好。”叶涵悦沉吟片刻后答应了下来只不过叮嘱了一句。
  方梁立即点头而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奇怪了,他来宛梁城也就十几天,就对这城有感情了么?”叶涵悦有些奇怪,不过再一想方梁之前对小雅那事的态度顿时就了然一笑,这孩子本就是性情中人,多情也重情,对宛梁有些感情倒也无可厚非。
  方梁路过前堂是被小雅逮住问了问,知道是叶涵悦同意他在宛梁城逛的便也就不多说了,只是也叮嘱了一句让方梁要记得回来的时间不要玩过头了之类的。
  方梁连连点头而后忙不迭的奔出药铺,要是再呆一会小雅那碎碎念的习惯又冒出来之后他再想走就难了。
  一炷香过后。
  方梁再度来到羽雀街,如法炮制的取得一块布料蒙面之后,他便走出巷弄准备找人询问蔚严的下落。
  谁料他一走到街上,便有人惊叫一声“猛人”而后方梁就被一群人围观了。
  微微一怔之后方梁布料下的面孔有了些许笑意,这么多人正好方便他问那蔚严的事。
  “你们可知道蔚严?”方梁嘶声道。
  一众围观者面面相觑,“这是要干嘛?”
  “是那个最近走了桃花运要娶叶涵悦的那个蔚严么?”沉默一阵之后,有人出声道。
  “是他,可知道他的住处?”方梁目光一定,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眉目。
  “我可以为前辈带路!”
  “我也可以!”
  “我也知道蔚严!”
  有不少人争先恐后的开口,这可是与猛人前辈同行的机会啊,要是他老人家一顺眼将自己收为弟子什么的不就直上青云了?!就算不能,这种强者从指缝里流出来的丁点好处也足以让他们受用一生呐!
  方梁见状顿时就笑眯起眼,尽管对那前辈的称呼满腔问号,也不能影响到他此时的愉悦。
  那些能见到方梁前几圈的围观者有那么刹那的失神,尽管他们只能见到这位前辈的发丝、额头、眉目但他们心中就是莫名升起了一个念头,“这位前辈的容貌一定不差!”
  甚至有不少反应极快者已经开始打量着方梁的身子,见到其一身男装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大部分都是女子,愁闷的大部分是男子。
  “你帮我带路如何?我可以给你些许报酬。”方梁也不挑剔随意的点了个离他最近的人。
  那人娇呼一声吃力的挤开人群来到方梁身边连连点头,此人是一有一张圆脸圆眼鼻头也是圆润无比,总结来说就是一圆润可爱的女子。
  “那便走吧。”方梁有些诧异,这羽雀街无论男女都是一脸凶神恶煞的,这女子长的和善也就算了怎么一点凶悍的气息都没有?跟这羽雀街格格不入啊!
  女子兴奋的连点小脑袋而后走在前方带路,碰上那些围观者所组成的人墙时,那些围观者无需别人多说就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不过这些围观者可没有散去的念头,他们保持一段距离遥遥缀在方梁两人的身后打算看一看这位猛人要做些什么。
  “前辈,我是君茹珂,是君家的人,我奉家族之命在这里寻你好几天了,没想到今日还真让我等到你了。”圆脸女子的神情看起来激动无比。
  两人身后那些围观者排成的长龙的最前方有些耳力过人之辈听到这话顿时就一讶然,此女居然是君家子弟?!
  “等我干嘛?”方梁纳闷道。
  “我君家家主想跟前辈把臂言欢结交一番。”圆脸女子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激颤,君家家主何等人物她一生都未曾见过几次,而现在能跟君家家主把臂言欢的人与自己这么近还交谈上了,岂能不激动!
  方梁还没说什么呢,就听到身后传来几道倒吸冷气的声音。
  “改日,最近没空。”方梁断然拒绝,他就要跟着叶涵悦主仆俩一道离开宛梁城了,哪里还有空去见什么君家家主啊。
  此言一出,身后又传来几道吸冷气的声音而方梁身旁的那个圆脸女子整个人都懵了,他们家主要跟一个人把臂言欢亲近相交被拒了?!就算是顾家家主都不能如此不给面子吧!
  “好大的傲性,好大的架子!”听到两人对话的人无不是这般想着。
  圆脸女子从懵然的状态醒转后不敢置信的惊叫道:“那可是我们君家家主啊!宛梁城的主宰者之一啊!”
  “我知道啊。”方梁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这十几日下来对于君家他自然是有所听闻的。
  “这......这......”圆脸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人就这般不将君家家主这个名头看在眼里么?
  之后,圆脸女子沉默了下去,带着方梁走出了羽雀街。
  方梁跟圆脸女子并肩而行,上百人遥遥缀在其后,这般景象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不过由于猛人的事迹还未能从羽雀街流传出来,所以一路上的大多数人也就是好奇的看上那么一两眼罢了,没有多少人跟来看热闹。
  方梁两人一路沉默而行,约莫一刻半钟后圆脸女子久违的出声道:“那里就是蔚家了,蔚严在不在我就不知晓了。”
  “多谢,这是给你的报酬。”方梁对圆脸女子伸出手去,半途中突然出现几枚金锭。
  圆脸女子随意的扫了眼便收入袖中,她身为君家的子弟根本不缺财物,她先前会那般激动是因为她完成了君家上下都为之重视的任务,找到了那个猛人,但接下来遭到猛人的拒绝便让他如何也开心不起来了,她十分担忧将这事上报之后会不会被自家长辈迁怒。
  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的那些人也见到了方梁递出几枚金锭给那女子,一时间眼睛都红了,就这么费这么点劲就拿了数十两金子?!
  方梁给了报酬之后就独自走到蔚家的门前,他也不说话,一拳击出就将蔚家的大门轰的爆碎。
  圆脸女子和一众跟随而来的人还有一些路人都愣住了,这是要干嘛?!
  “蔚严何在?自己过来领死!不然我就......嗯杀你全家吧!”方梁嘶哑的声音在真气的作用下传遍整座蔚家府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