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绯靛?遇 第二十九章 祠 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南仓山腰处,掌门书房。屋内淡淡幽香充斥在内,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陌业凡正在窗旁,独自一人下棋,他拾起一黑棋,思考片刻,落下棋子。
  “我又输了!“
  他看向对面,秦炎抓耳挠腮的样子,让他不由得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师兄,来,我们再来一局!“
  “秦炎弟,刚才那一局已让你两子了,可结果你也看到了,你想要赢我,需费点功夫。“
  这时,小秦洛活蹦乱跳地跑进屋内,装相甚是可爱。
  “爹爹。“小秦洛瞟了眼棋局,“你是不是又输给陌伯伯了?“
  秦炎好奇着,“你这女娃能看懂棋局了?再说哪来的又!“
  “这还用懂吗?爹爹对弈陌伯伯就没赢过!“
  陌业凡听此言,开怀大笑,“秦炎弟,连你亲闺女都知晓此事,你还挣扎些什么?“
  秦炎很是不服,使劲捏着小秦洛肥嘟嘟的脸颊,“我现在在怀疑这娃是不是我亲生的?有亲生闺女怎么诋毁自己爹的嘛!“
  “哎呀爹爹疼!疼!娘亲!“
  秦炎听小秦洛喊娘亲,瞬间将手收回。
  苏如忆走过来,“怎么了?“
  小秦洛抱着苏如忆,“娘亲,爹爹捏我脸,你看,都肿了。“
  苏如忆蹲下,瞧她脸蛋,“娘亲吹吹就不肿了,秦炎你干嘛呢?“
  “我什么都没干,我是无辜的。“
  “我说爹爹棋艺差,爹爹恼羞成怒这才捏了我的脸。“
  “洛儿你还说,看来捏你脸算轻的!“
  小秦洛躲在娘亲身后,探出头道,“爹爹说做任何事情都要坦诚,那爹爹就坦然接受自己棋艺差的事实吧。“
  “你这女娃娃!“
  秦炎跑去想抓住小秦洛,捂住那小嘴巴,可小秦洛不停得在屋里乱窜,两边都极为热闹。
  陌业凡见这热闹场景,喜上眉梢,好久没听见这般吵闹声了。片刻后,苏如忆、小秦洛和秦炎都渐渐消失不见。
  他四周观望,屋内冷情一片,鸦雀无声,心中顿时泛起酸疼。他怀念同秦炎在南仓一起练剑,一起对弈。回想他一家如此温馨场面,陌业凡难过得望着棋局。
  “秦炎弟、弟妹...你们可知秦洛还活着,她如今长大,已是位亭亭玉立的姑娘,我甚至都没认出来...“
  “业凡。“一个声音打破陌业凡伤感的心镜。
  林芬焦急走来,“宸儿都出去数月,怎么迟迟不归?“
  “他不是每年都会外出游历,之前也没见你如此担忧。“
  “这次不一样,我询问过医师,宸儿走时,身上还带着伤,你可知那伤有多重。“
  “练武之人,受伤是难免的。“
  “你这做爹的怎么丝毫不担忧,宸儿之前游历常常来信报平安,可这次一份书信都没有,哎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禀报掌门。“
  “何事?“
  “少主回来了。“
  林芬情绪激动,“宸儿回来了?业凡走我们去南雀庐看看。“
  “少主没回南雀庐。“
  “那去了何处?“
  “少主携一位白衣姑娘去向了祠堂。“
  陌业凡闻见,心中一紧,“白衣姑娘?宸儿是将秦洛寻回了吗?“
  “洛儿吗?那真是太好了,业凡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吧,毕竟这孩子失踪了十年。“
  “好好。“
  陌业凡和林芬两人匆忙离开屋内。
  南仓女弟子跑进门内,门上匾额写着'北武庐'。
  她一进便见院中女子正在赏花,急切道,“邹师姐。“她不断喘着粗气。
  邹婉茹见着,露出冷傲神情,“什么事如此慌张?“
  “少主回来了。“
  邹婉茹一听,神情忽变,“真的吗!陌少回来了!走去看看。“
  “少主现在,不在南雀庐。“
  “恩?为何不在?“
  “听门外弟子说,少主牵着位白衣姑娘去了祠堂。“
  “白衣姑娘?“
  邹婉茹回想春邺宴会时,救下陌宸的那位女子,正是身着白衣。当时陌宸看那女子与阕痕对战,露出担心神情。那时便知此女在陌宸心中不一般,“你确定是陌少牵着的吗?别是听歪了。“
  “是真的!听说那姑娘有着倾国倾城的相貌。“
  邹婉茹怒气冲冲责备道,“你这是在说南仓少主被美色迷惑住了吗!“
  “师妹不敢。“女弟子赶紧低下头,对刚才言语致歉。
  “陌少可不是贪图美色之人,你去打听看看,那女子到底何来历?“
  “是!“
  女弟子走后,邹婉茹转身抽出佩剑,光闪一显,砍向花盆中的花朵,没了根茎,其重重坠下,花瓣洒落一地。她紧握剑柄,思绪一片紊乱,只听见急躁的呼吸声。
  南仓祠堂内,弥漫沉香,两旁各排烛光点燃。正前方摆着一排排牌位,那些人都是为南仓,为苍生,为保全太平,而牺牲的南仓弟子。
  陌宸牵着秦洛,一步步上石阶,进入祠堂。秦洛感到每一步都极为沉重,内心忐忑不安,手越握越紧。
  陌宸在路上便感知她那份紧张,迎合她的步伐。虽走路缓慢,但她没有想过退缩,他知道秦洛一直很想见见…双亲的灵位...
  他们缓缓步入祠堂,走到一处灵牌前。
  陌宸看向灵牌,恭敬道,“秦炎叔,苏姨,秦洛我寻回来了。“
  秦洛朝向那走去,上面写得正是自己双亲的名讳,她望着,泪珠已然在眼中滚动,双手不断颤动。她蹲下身子,双膝着地,跪在灵位前,头缓缓触底时,发出沉甸甸的声音。
  秦洛弯着身子,不忍直视灵牌,泪水一连串地滴在地上,“爹、娘...对不起...孩儿...孩儿..来晚了。“
  她紧紧握拳,忍不住地发出抽泣声。回想当初和爹爹练剑,和娘亲论医药,如此欢声笑语,只因那一日,全部化为泡影。双亲的离世,她只能接受。回不到的从前,也只能往前看。她如今不会责怪任何人,也不仇视任何人。
  “那时向爹保证过的事,洛儿此生定会遵守。爹娘为保苍生太平而亡,孩儿也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苍生一世太平,爹...娘...一路...走好便是。“
  秦洛悲伤情绪,再也控制不住,趴在地上,失声痛哭,她的心如被撕裂般疼痛。陌宸见她眼中流出千行泪,那泪如利刃般刺痛他的心。他半蹲而下,紧紧抱住秦洛,希望能给她一个依靠。
  秦洛靠在他怀中,万千情绪涌上心头,抽泣得更是厉害。
  陌宸仿佛能感受她的心痛,眼角也渐渐湿润,他安抚轻柔她,“洛儿,有我在,我会照顾你一世。“
  “陌宸...“
  每场战争都会有人战死沙场,他们的离世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破碎,他们为保苍生太平,把儿女私情抛掷脑后,只为成全别人的幸福圆满,而最痛的则是在世之人,她应如何走下去?该走到何处?
  陌业凡和林芬在祠堂外,远远望着他们,林芬听见这柔弱哭声,心痛如绞,自己也已流泪不止,“这孩子的心该有多痛。“
  原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可时间仅仅是让人短暂地忘记悲伤,更何况秦洛是被奸人所害,被迫忘却这一切,当伤疤被重新撕开,只会比曾经更伤...更痛...
  陌业凡沉重低下头,看向林芬,“我们走吧。“
  他便挟着夫人离开了祠堂,多说已是无益,就让这孩子好好哭会儿吧。
  清风拂过,清风袭来,花儿随风飘落,留下淡淡残香。
  陌宸带着秦洛走在小路中,准备回南雀庐。她揉着眼睛,埋怨道,“你这让我如何去见影倩他们。“
  陌宸见她红肿眼睛,温柔微笑道,“那你先同我去书房休息片刻,等红肿消些你再回屋。“
  “只好这样了。“秦洛吸口气,调节情绪,擦拭脸颊泪痕,渐渐露出温柔眼神,“你现在居然是朱雀首领,当年陌伯伯也是,想必陌伯伯和林芬姨很是欣慰吧。“
  “只是个职位罢了。“
  “你说得真是轻描淡写,当年爹是苍龙首领,每年都有段时间事务甚是繁忙,书房烛光日夜不断。“
  “确实会有这么几日。“
  “那你还有时间陪我游历?“
  “有源宇在,他便会处理。“
  “看来你很器重他。“
  陌宸迟疑下,“算…是吧。“
  不知不觉两人已到了书房外,陌宸双手推开屋门,一眼便见书桌堆满公文书信,而源宇的脑袋埋在文书上鼾声不断。
  “我觉得我要收回刚才的话。“
  “这文书数量和我爹那时有的一拼。“
  陌宸尴尬一笑,走向源宇,用剑鞘敲着他后脑勺。
  “源宇。“陌宸见没反应,再叫道,“源宇。“他还是没醒。
  秦洛上前瞧几眼,“这人应该好几夜未睡了吧。“
  陌宸揉着太阳穴,万般无奈,“那也要他醒来,我才能处理事务啊。“
  “没事,我知道怎么让他醒。“秦洛走向源宇,附耳说声,“陌少回来了。“
  源宇“噌“的一下起身,带着几本文书落在了地上。秦洛也着实惊吓到,没想到他又这么大反应。陌宸顺势拉回她到身旁。
  “陌少!陌少!“源宇喊着,急忙左右查看,“人呢!没人啊!“
  陌宸干咳道,“我在这。“
  源宇看向身旁,才发现陌宸离他不远。他突然擤着鼻涕,眼里一酸,“陌少啊!你终于回来了!“
  暮色将至,南雀庐书房,秦洛品着源宇刚沏好的茶,望向不远处,陌宸正查阅文书。
  陌宸翻看公文,“源宇,近日可有什么重要事?“
  源宇摊开一手,数着手指,回想着。
  “春邺大会时,因遇山崩,仓崖台损坏需要修建一番,但毕竟是在悬崖处,工匠们还没下定决策如何修理。而后苍龙叛逆弟子处置这件事,掌门、长老和首领们都有异议,所以还在商讨。苍龙首领职位空缺,符合条件的弟子都可竞选此职,可草拟的公告还没拙笔,日子也没决定,而且选上后便回昭告江湖,后面则有苍龙首领接任庆宴,各个门派势力也会前来道贺,这样以来也无法定日子发邀请函。近日又碰巧是三年一次弟子选拔,各江湖散人便会上南仓参加初选,但最后考核是四位首领定的,如果不先选苍龙首领一职,就...“
  “等等。“陌宸抬头凝重道,“所以我离开数月,你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
  源宇欲哭无泪,“没有,其实春邺宴会后,安抚各个势力门派花了不少时日,而铭花坊的俞姑娘一直想来答谢少主救命之恩,可那时你已外出,她们便等了数日,我也是废了好些口舌才劝走他们,还发誓如果陌少回来定会通知她们。“
  陌宸吞咽一口说,扔回文书,起身走向秦洛,拉着她往门外走,“洛儿,我们还是游历去吧,那清蔓园我还没带你去呢,走走,备马。“
  “陌少...“源宇一脸无辜。
  秦洛止步,拽住他手,勉强笑道,“陌宸,其实事情…并不是...很多...“
  当然这是违心的话,秦洛听源宇说得那番言辞,如果是她自己,她也不干。
  “洛儿,你不会刚喝了源宇沏的茶,就给收买了吧。“
  秦洛见陌宸如今的表情,和儿时逃避一大堆课业时一模一样。她不经意露出笑颜,拉着陌宸手,回到坐椅上。
  “其实有一两件,我还是可以帮你出谋划策的,儿时我也帮爹处理过事务。“
  陌宸被她主动牵手,感到意外,耳根泛红,且她提出要帮自己,心里更是乐开了花,“洛儿,你这么帮我,我可怎么报答你呢。“
  “我也是看在你一路照顾我的份上,便舍去歇息时间,同你一起挑灯夜战。“秦洛拿起桌上文书,“就拿仓崖台修建一事来说,我觉得就别建回原来样子了,甚是脆弱。建好了,过几年再轮到南仓办春邺大会,出现几个持重兵利刃的人,说不定又要塌,当时还好是我和陌宸,换做别人应该在劫难逃,南仓可是要背负罪责的。“
  源宇在旁觉知有理,但有些疑虑,“其实我想过要换个地,毕竟还有许多宽敞地,但...南仓春邺大会都是在仓崖台举行,许多江湖势力为此,都有些情怀...“
  “仓崖台上风景如此壮观,不在那儿办春邺大会也是可惜,可我没说要换地方。“
  “那洛儿你有什么看法?“
  “把座位往后移数尺便好,让工匠将前十名势力所落坐之地往后移,前面空出如比武场地一样面积便好。“
  “恩,这个主意好。“陌宸一直保持微笑,目光在秦洛身上一刻都不离开,她认真的样子真让人着迷,“源宇,照着洛儿说得做吧。“
  “是,陌少。“
  “那后面这一事...“
  秦洛继续帮他处理事务,两人互相交谈讨论,一起想对策。在短短数月间,他们也算经历风雨,虽然十年没见,但陌宸对秦洛早在儿时便一往情深。
  总说男孩不成熟,可陌宸却相反,他孩童时对爱早有了认识,这也多亏秦洛。那日那时那事,他感到了怦然心动,情窦初开,而这一切都只因秦洛,他初次的心动不已,终究难以忘却,对她那份情感,已超越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