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俩小无猜最难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智灵散人看了信后,把信递给罗三公,他接过一看,师兄上面也没仔细说什么,只有几句话,问了师傅和师弟平安好后,只有一句话:“有急事需师弟帮忙,望师傅恩许。”
  字不多,但罗三公心里明白师兄肯是有什么急事,否则也不会专门派一个人来送信了。
  只听智灵散人喝了一口茶徐徐地说道:“三公啊,你师兄有急事你就去帮他一下吧,明天你就和这个送信的一起下山,你师兄叫你去的地方正好是你的家乡,你也好多年没回去了,这次正好回去看看。”
  罗三公有点犹豫,“师傅,我走了你怎么办?”
  智灵散人笑道:“你看师傅我老到让你服侍的地步了吗?你放心去吧,师兄弟有事了要相互帮助!我也正好想去泰山去云游,不要担心我!”
  罗三公点了点头,第二天就拜別师傅和那个送信的战士下山去了。
  到了部队罗三公这才知道,三十岁的师兄己经是少将了,他建了一个秘密训练基地,是专为培养各种特战兵精英训练用的,也为地方警方培养各种特警人员。
  因为魏成钢公务繁忙便把师弟叫了过来帮他培训教官。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他认识了柳敬文的父亲柳汉江,因为他不是部队的人,不受部队纪律的约束,就阴差阳错地成了名动西南边陲的一个侠客,也无意之间与横行滇缅边境的陈氏家族结下了不解的宿怨。
  在帮师兄培训教官那段时间里,除了训练的时间,其它时间他是不受限制的,可以自由活动。他自幼在这里长大,自然会有地方去玩。
  记得九岁那年,天下着很大的雨,他己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当他路过一个包子铺时,那随风飘来的香气和冒着热气雪白的包子让他怎么也走不动了,他站在那里,大雨穿过头上那破烂的棕毛斗笠把他的一身都淋透了。他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才下决心走过去想问那包子铺的老板讨一个馒头吃,不想那老板见他一身褛烂,拿出一根扁担把就他吓跑了。这情景让街对面一个正在门口看雨的女孩看到了,那个女孩那年才八岁,是一个杂货店老板的女儿。罗三公那时经常在这条街上流浪,所以那个女孩认识他。
  罗三公又冷又饿,他回到镇子边那座没人住的破房子里,这是他平日安身的地方,房子到处在漏水,他那床破烂的被子也被水淋湿了,他赶紧跑过去把被子抱到一个不漏水的地方,又找来些没让雨水淋湿的烂木块想升堆火把衣服和被子烤干,可那只捡来的打火机让水淋了怎么也打不着。
  正在他绝望无奈之时,一个小小的身影走了进来,是那个杂货店老板的女儿。她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二包饼干和六个还在冒热气的包子,还有一瓶水。她走到罗三公面前,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他,小声地说:“给,这包子还是热的,你快吃了吧。今天下了一天的雨,我知道你可能一天没吃东西了。“说完又从衣袋里拿出一只打火机递给他,“把衣服烤下,我走了。”
  罗三公那时心里很感动,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在他流落街头的日子里,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过他,直到那小女孩快走出这房子了,他才朝那小女孩说了一声“谢谢!”
  从那以后,他就认识了这个叫菲菲善良的小女孩。菲菲姓柳,在镇上小学上二年级,比他小一岁。俩人也慢慢地成了好朋友,罗三公也很想上学,有时也跟菲菲去学校玩,但大多的时候都是让人赶出来,他心里恨死了学校门口那个经常赶他的老头。
  菲菲放了学或星期天也喜欢找他玩,时不时还从家里拿些饼干之类的食品给吃,或者用家里给的零用钱为他买些包子馒头什么吃的东西。她知道罗三公很想读书,在一起玩时就拿自己的书让他看,并教他识字。罗三公现在所能认识的那些字和简单的计算知识可以说都是菲菲教他的。
  他曾问过菲菲,那天下大雨她给他送吃的,还怎么想起给他带个打火机去呢?菲菲听了笑道:“你傻呀,我都看到你一身衣服湿透了,不用生火烤呀?”
  罗三公听了“嘿嘿”直笑:“幸好那天你帮我带了一只火机去!”
  他们的友谊一直保持到了菲菲上小学五年级那一年。那一年罗三公十二岁,他遇到了智灵散人,他将要跟他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这一生再也不会回来了。那天他去学校与菲菲告别,菲菲很伤感,眼睛都哭红了。
  在山里跟师傅学艺的十多年里,他心里一直记着童年时与菲菲在一起两小无猜的岁月。时光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如今自己已经二十八了,菲菲也二十七了,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成家了吗?一切都好吗?走在这熟悉的大街上,飞驰过去的时光就仿佛象在昨天一样。
  罗三公回到故乡的第二天就来到这条熟悉的老街,希望在那幢古旧熟悉的老房子面前能看到那张嵌在自己心底熟悉的面庞,都说女大十八变,也许她已经变得成熟,漂亮了,可无论她如何变,罗三公相信自己一定一眼就能把她认出来。
  当他来到这座房子前,只见大门紧锁,看着门上那锈迹斑斑的大锁,这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罗三公向旁边的打听,都说这家人很多年前就搬到县城去了,一直没见他们回来过。罗三公心里很是失望,以后的几个月里他时不时地会来这条街上走一走,期望哪天这紧锁的大门会忽然打开。
  这天星期天,下午没事,罗三公又自然而然地又来到这条街上,他刚走过街口,就远远地看到那扇紧锁的大门打开了。他的心一下变得紧张而激动起来,他几乎是用小跑的速度走到了门口,屋里还显得很零乱,由于只开了半边门,光线也很黑,里面没有开灯。也或许是多年未住人线路让老鼠啃断了。
  罗三公有点紧张的走进屋里,由于光线不大好,他一时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便朝里面问了一句:“请问有人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