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finite Game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朗放下了物证袋,跟着来人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空荡荡的昏暗房间里,在都市夜景幕布的映衬下,笑容欢快明亮的Rick面容开始扭曲,跳着霹雳舞的姿态逐渐变态,嘴巴逐渐瘪起来,他竖起中指回敬着这个世界。
  当然客观存在的事物又怎么会无端端变幻,出现幻觉的根源从来在于人心,不安惊慌或者痛苦绝望,都让人看到扭曲的世界。
  但有时扭曲的恶意的才是本质。
  临近马路K大实验楼此刻应该是在漆黑里安静休憩着,但十三楼尽头放着电泳仪的房间明亮如白昼,空调设置恒定27.8度,中速风。
  穿着实验服的女人摘下了口罩,显露出年轻但憔悴的脸,阴沉的雾霾笼罩着她,她盯着连接电泳仪的电脑屏幕,虽然举止平静,但内心几乎是崩溃,没有办法跑出任何有价值的数据,她的论文要完了,这个学期光做他导师全家的保姆了,各种伺候,但是她的研究没有任何进展。
  她拉开抽屉,里面的一版邮票暴露在明亮的日光灯下。
  一个半生不熟的师妹主动加了她,居然明目张地安利这种邮票:
  “高纯度LSD,放嘴里灵感爆炸.....简直要飞上天那种......不用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巨人直接把你送上天........”后面发送了猫吸食猫薄荷的表情包。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看穿研究出了问题的,或许在这个地方没有人的研究有进展,或者,她散发着招来恶魔的痛苦绝望气息。
  “感觉和师姐聊得来才告诉你的哦,私人好东西,我在上次借你的书里夹了一份,试过好,可以下载这个APP,输入我的邀请码,就能...............”
  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做其他任何事,她只是安静地收起了那版邮票,仿佛预感有一天会用上一般,或许她早就开始对一切感觉毫无希望了。
  上面印刷着的RICK在对她竖着中指嘲笑着,无法分清这时幻觉还是真实印刷的存在,因为美漫里RICK对这个世界基本就是这个态度。
  她盯着那个纸片,想起昨夜的一场恶梦。
  她死了,看着自己的身体,她换了一个身体看着原来的身体,诡异丛生。
  为什么会换了身体,也不知道现在的身体是从哪里来的,但是看着原来的千疮百孔的、准备要烧毁的身体,恐怖窒息着她。
  颤抖着的手打开了密封条,那薄薄的纸片触感细腻又粗糙,似乎过多的剂量没有被纸片吸收而停留在纸片的表面被风干,沿着锯齿痕,一格邮票轻易地就被撕下来了。
  空气似乎凝固了,电泳仪的躁动声变得遥远,她闭上眼睛,委屈、挫败、绝望轮番交替袭击,眼泪涌了出来,她就着咸咸的眼泪把邮票放到了舌尖上。
  纸片很快就被浸润了,呼吸不自主地加快,心跳打鼓一般,她往后倒在椅子背。
  泪眼模糊了白灯光,那笔直的灯光开始扭曲.....弯曲成DNA长链,然后她仿佛身处PCR扩增仪内部一般,看着那DNA长链逐渐舒展逐渐断裂.......
  断开的多个小段在试剂的作用下无限复制,最后开始重新组合,组成了许多许多条和原来的长链一模一样的长链。
  那些长链围绕着她,捆绑着她,拖拽着她,她倒在了地上,胸部的曲线如山峰一般汹涌着,她一向喜欢穿宽松的衣服,也尤其喜欢穿白大褂,遮盖她的身体,她不希望别人用这个来定义她。
  但是到头来付出多少努力也好,呈现在这个世界的,还是这个显眼的身体。
  房间的窗户外是绚丽梦幻的城市灯光,但窗户下方的小巷却昏暗模糊,同样有着汹涌曲线的女人穿着凸显身材的鲜红吊带短裙,过分精致的皮肤和眼睛像是CG游戏一般逼真而虚假.
  她面对面挑逗着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她把男人推在墙上,她往嘴里倒了些跳跳糖,然后往男人嘴里送,然后发出男人喜欢听的声音。
  男人一脸痴笑着,跳跳糖在嘴巴里滋滋滋滋地跳动着,男人却开始感觉眼前的精致女人有了重影,女人像是美杜莎一般诡异地笑着,那柔顺的头发仿佛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毒蛇,吐着血腥的气息。
  男人来不及做他想要做的东西,逐渐地失去了意识,重重地从墙上滑落,恶心衰老的皮肤皱褶在夜色里显得异常清晰。
  微弱的路灯映照下,精致女人仰头把那包跳跳糖悉数倒入嘴里,滋啦滋啦在嘴里跳动,但她没有任何晕眩症状,她咀嚼着果味跳跳糖颗粒,蹲了下来,把男人口袋财物搜劫一空。
  她站了起来,用有着锋利鞋跟黑色高跟鞋用力踩了一脚男人,之后踏着高跟鞋优雅从容地从暗黑的小巷消失。
  明明小巷那边拐出的是一条宽阔的马路,但是女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深夜城市的马路,路灯明亮通透,空旷寂静,一幢幢摩登大厦燃烧着独特的光芒,城市独有的荧光交织着星光,交织着月光,营造出一种独特的空间。
  那路灯,那栏杆,那楼梯,那建筑仿佛变得通透,就像全息影像投射在这空旷的城市,一切的绚丽只要关掉电源就会消失。
  秦朗驱驶着静音的警车在漫反射奇异光线的马路飞驰,白色的车身反射着魔幻城市的模样,‘前方事故多发路段,坦克都撞飞过’新安装的GDD语音包温馨提醒着。
  十字路口的红灯正在闪烁,秦朗大脑计算着转为绿灯的时间,决定保持车速。
  镜面对称一般的十字路口的另一端,苏舜的黑色路虎贪婪地吞噬着城市的灯光,像只狂兽一般疾驰,同样地根据红灯闪烁时间,他保持了速度。
  电光火石间,绿灯亮起,黑白两道光速平行擦身而过,两旁的路灯如同赛场摇曳的旗子一般,只是两人的终点线截然相反。
  命运交汇的前奏,在此刻奏响,赛场的硝烟微微氤氲在这个虚幻的城市里。
  黑色或白色,可以凭借肉眼分辨,但是心底潜藏的欲望,又能依靠什么去窥探呢?
  惊心动魄的故事里,总会存在异常迥异的两个角色,两方厮杀一般地交锋,角色和对白可以轻易地被展现,但是心底的欲望谁又能窥探呢?
  每个人心底都有由他欲望构建的世界,而那捏造出来的世界,比真实更加真实。
  苏舜到达便利店时,里面回响着赛博朋克电子乐,以及清脆连贯的枪声,情感丰富声优展示的对白让人血脉喷张。
  便利店指纹锁感应到苏舜的指纹,坚固的门轻巧地解了锁,里面一片昏暗,员工休息室里透出温暖的光芒,小橙正坐在里面打着游戏,换弹夹的瞬间瞄了一眼苏舜:
  “这速度可以啊!路虎就是路虎。”话落又是密集的枪声。
  苏舜没有回应小橙,从桌子上摆放的一盒速溶咖啡里抽出一小袋,摇晃了一下,微弱的气味似有若无地漂浮在房间里,“这哪里来的?”
  小橙紧张操控着键盘,声音低哑“我也想知道哪里来的,”话还没说完,被人秒了,“扑街,不玩了。”
  小橙悉数把盒子里的小包咖啡倒在桌子上,“简直是一模一样,不冲来喝的话,完全不知道里面混了什么。你不是问我这从哪里来的吗?在我们APP上买的。”
  苏舜皱起了眉头,但是没有出声,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
  “最近检查日志时,发现系统出现了漏洞,有用户在修改账户权限,盗取会员信息,然后给那些会员发广告,说起来巧,正想挖他出来,但我居然也收到广告了。广告内容挺打击灵魂的。”
  “你们是怎样交易的?查到人了吗?”说着撕开了速溶咖啡,灰褐色的咖啡颗粒混杂着白色的颗粒,一般人都会当做是牛奶和糖的颗粒,但是苏舜一眼就看出来,这是K粉。“这制作工艺可以啊。”
  小橙摇摇头,“他没有实名制,没有绑手机和银行卡,在上面他发来一个付款码让我付钱。然后告诉了我假日广场一个寄存柜的位置和临时密码,让我自己去取。”
  苏舜观察着咖啡盒子,但是找不到什么特别,“我想他们卖的产品应该不止这些吧。”
  小橙点了点头,“几乎是我们上架的商品,他也有价目表。简直是要拿我们做挡箭牌,我想我们迟早会被警察盯上。”
  “那我们要比警察先把人找出来。”苏舜说着把散落的咖啡规整回盒子里,仔细地合上。但此时有更多的潘多拉魔盒被开启,恶魔在被释放着......................
  小橙叹了口气,强打精神,“今年事情怎么这么多。不管不管了,让我再打一局。”说着小橙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游戏里。
  那些真实的像现实而比现实完美的游戏世界,又再一次吞噬了小橙。游戏世界里,欲望得到扩张,领土不断被扩张。
  枪声和音乐声交织着,而苏舜走出了员工休息室,那捏造的游戏世界无法催眠他。
  他坐到了玻璃窗前,在昏暗里看着外面比游戏画面逊色太多的街道,外面已经刮起了大风,是那种暴雨之前的大风,吹拂着有灰尘和落叶的城市,城市里的人像是蚂蚁一般生活着,这些看起来才像是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