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翻脸无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说到底,你们就是怀疑我的清白。可我分明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清白了,恕我不接受你这种无礼的要求!”柳梦妍肃着一张脸,强行拒绝慕容落落的要求。
  “楚小姐,这是圣上亲自下令的大事,你就是稍微配合一下又如何呢?只是搜一下袖子,并不会有损你的名节。可你若是怎么也不肯配合,谁知道你是不是心里有鬼,这其实算是违抗圣旨,妨碍搜查吧?”慕容落落说得振振有词,从搜全身到只搜袖子,慕容落落成功让柳梦妍失去了退路。
  柳梦妍渐渐松开了拳头,恐怕,在劫难逃。
  “既然慕容七小姐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又怎能不配合,要搜,便搜罢。”柳梦妍抬起双手,心跳不止,这时候几乎已经不能心存侥幸,怕是只有被这群禁卫军带走审问这一条路可走了。
  她只差早一步离开御花园,最终还是踏入了这三人设的陷阱里。是她没有更果断一些,也怪不得人,只怪她自己!
  慕容落落悄悄勾起了嘴角,说到底,这些自小被娇宠着长大的贵小姐们,又怎么斗得过她。“
  慕容落落走到柳梦妍近前,伸手要掀开柳梦妍的袖子。
  柳梦妍的目光落在慕容落落的动作上,对慕容落落能不找出字条这种结果不抱太多的期望。
  “啊——”慕容落落突然之间惊叫了一声,将要搜查她袖子的手给缩了回去,却见原来是她的手被一枚铜钱击中,铜钱砸得极重,竟是都将她白嫩得手砸成了乌青的颜色。
  柳梦妍下意识地朝着铜钱飞来的方向看去,便见靳如瑜一脸淡漠地站在那里,这枚铜钱,分明就是靳如瑜扔的。
  除了柳梦妍之外,包括李媛媛在内的所有人都朝着靳如瑜看去,靳如瑜这枚铜钱扔得光明正大,根本没想瞒着谁,所有人都看清了,这就是他扔的。
  “谁敢忤逆楚家小姐,便是在同本王作对。”靳如瑜还是那副冷漠的模样,说出的话却令人震惊。
  见此,李媛媛气得暗自咬牙,淑昭仪眼中闪过一抹了然,慕容落落向来控制得极好的表情,这时候也不免走了样。
  至于旁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十七皇叔为了楚家大小姐放下这样的话,这显得多奇怪啊。
  “锦王殿下,你为什么要帮楚小姐,难道您已经开始讨厌落落了吗?”慕容落落的脸色很快又柔和了下来,面上的神色除了可怜还是可怜,不见半分嫉妒与狠色。
  靳如瑜抬抬眼皮子,看都懒得看慕容落落一眼,俨然就像前些日子对待柳梦妍一样,分明就是当作了陌生人。
  “本王为何不帮楚小姐,不帮楚小姐,难道帮你?”靳如瑜说得理所当然。
  对于靳如瑜这种与不久之前截然不同的态度,柳梦妍和慕容落落一样齐齐惊讶,这哪里是一个人身上该发现的变化,就算是间歇性失忆,也不该这般夸张。
  至于从一开始就不知情的其他人,则只惊讶于锦王会这般青睐昔日的纨绔楚家大小姐。
  “锦王殿下,请不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若是想要对付我,也不必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柳梦妍能想到的,就只有靳如瑜这么说是为了保护慕容落落。
  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便意味着让所有人知道她柳梦妍得了锦王的青睐,她柳梦妍本是六皇子的未来皇妃,圣上的圣旨都还在那里,这样的她凭什么得到锦王的青睐。
  世人知道此事,定会嫉恨她,而另一边,慕容落落则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听完柳梦妍的话,靳如瑜抬起步子径直朝着柳梦妍走来。
  “本王何时说过要对付你了,怎么平白无故就曲解本王的话。”靳如瑜勾起了嘴角,面上带了分笑意。
  靳如瑜的这个表情,柳梦妍并不陌生,只是前阵子见得更多的是靳如瑜的冷脸和讽刺脸,靳如瑜的笑容她倒快忘了。
  “锦王殿下为了保护某些人,真是用心良苦,不过也罢,你既然敢为了保护她说出这样的话来,便请你好好遵守说过的话。”柳梦妍也勾了勾嘴角,只是面上的笑容是讽刺的笑容。
  靳如瑜想要利用她那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比起跟靳如瑜作对,不乐意接受靳如瑜的好,她更愿意顺水推舟,这样也好这次先从被淑昭仪三人诬陷的事件里脱身。
  “本王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哪来的某些人?本王不就保护你一个吗?”靳如瑜一脸无奈之色,将柳梦妍这会儿的表现全都看作了耍小脾气。
  “我说的别人听不懂,锦王殿下自己心里总是清楚的。既然有锦王殿下护着,相信慕容七小姐应该不会害想着要搜我吧?现在我清白了,我可以离开了吗?”柳梦妍将目光从靳如瑜的身上移到了慕容落落的身上。
  不管靳如瑜怎么看待慕容落落,她当着靳如瑜的面刁难慕容落落,也算能解一点她心头的愤恨。
  慕容落落听懂了柳梦妍话里的意思,只是听懂了她也高兴不起来,对于靳如瑜的话,柳梦妍有柳梦妍的猜测,她也有她的忧心。
  到底是柳梦妍想多了还是她想多了,那就只有靳如瑜本人知道。
  “锦王殿下,不能就这么让柳梦妍离开,她若走了,还带走了圣上正在寻找的东西的话,就算是锦王殿下,也不好向圣上交代啊。”
  慕容落落没有继续在靳如瑜这里装出善解人意的形象,她清楚想要让靳如瑜改变主意,只能是分析利害给靳如瑜听,用圣上给靳如瑜施压。
  如果靳如瑜不是真心地帮助柳梦妍,便可以顺着这个台阶下,就算是真心帮柳梦妍,也要掂量掂量老皇帝的分量。
  “将这多嘴之人拖出去,本王听着烦。”靳如瑜却连个眼神都吝啬给慕容落落,直接挥挥手,示意禁卫军过来将慕容落落拉走。
  禁卫军听令,立即上前照做。
  慕容落落这会儿彻底变了脸色,她未料到靳如瑜会做得这般绝情。
  前些日子救过她的人的确是靳如瑜,也分明向她透露过想要娶她的意思,后来虽然未曾再见面,可慕容府派去锦王府的人也都被锦王府好好地对待了。
  这难道不就是顺理成章地,她即将要成为锦王妃了吗!
  缘何靳如瑜说翻脸就翻脸!
  此刻,慕容落落却不知,就在不久前,柳梦妍在靳如瑜这里遭遇过一模一样的情况。
  柳梦妍对于靳如瑜的做法并没有产生多少好感,她虽不喜欢慕容落落,但是靳如瑜让人把慕容落落拖出去半点也没让她开心。
  一想到靳如瑜现在是为了保护慕容落落而在她的面前演戏,她就心里憋得慌,非常想要向众人揭穿靳如瑜的真正目的。
  “锦王殿下,落落没有冒犯你的意思。落落只是希望殿下明白,柳梦妍身上一定藏着圣上要找的东西,方才我分明见到她右手动作僵硬,必定是将东西藏在右手袖子里了!还请锦王殿下不要包庇她,将她袖子里藏的东西搜出来!”慕容落落在禁卫军的压制下挣扎着,一边不死心地冲着靳如瑜喊。
  柳梦妍承认慕容落落的洞察力过人,不过这份洞察力放在慕容落落身上,也真是令她觉得不爽。“
  “你是觉得本王的眼力不如你?这么多人,只有你看得出江雪在藏东西,别人都看不出?”靳如瑜敛起了笑容,其中危险之意再明显不过。
  慕容落落已经顶撞了靳如瑜一次,再有第二次,靳如瑜便不会饶了她。
  “落落不敢……”慕容落落咬咬牙,不得不在这里放弃,她确实不敢再继续抓着柳梦妍不放。
  如果,在此之前,她对付柳梦妍只是顺手为之,淑昭仪和李媛媛有心同她联手,她也不介意配合这两人一次,因为她本就不喜柳梦妍。
  可是现在,她要对付柳梦妍,是为了她自己!
  她分明看到,自己好不容易遇上的靳如瑜,此刻目光完完全全落到了柳梦妍的身上,将之前救她的事全都抛到了脑后!
  对于靳如瑜对慕容落落说的话,柳梦妍也就随便听听,真真假假,她不敢妄下断论,她只知道,只要她别信靳如瑜,就不会有后顾之忧。
  “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柳梦妍笑眯眯地看向靳如瑜,现在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她脑海里还满满都是之前邀月楼里,他站在高处居高临下地看她时的模样。
  一看便让她想揍他几拳,踢他几脚。
  “本王同你一起出宫。”靳如瑜道。
  柳梦妍一听,毫不给面子地道:“锦王殿下请留步,同行不便。”
  “有何不便?”靳如瑜在柳梦妍这边碰钉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又怎么可能轻易地便放弃。
  “处处都不便。”柳梦妍道。
  “若本王执意要与你同行呢?”靳如瑜被拒绝第二次,也依旧不觉得有什么好灰心的。
  “锦王殿下请自重!”柳梦妍头疼,这会儿这个靳如瑜,越来越给她熟悉的感觉。
  这副无赖无耻的嘴脸,可不就是那个对她纠缠不清的靳如瑜吗。
  “自重是何物,本王不知道。少废话,走了!”靳如瑜不分由说地便拽住了柳梦妍的手臂,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拖着她往外走。
  “男女授受不亲,殿下请放手——”柳梦妍被拖着走,又急又恼,靳如瑜做事当真是任意妄为,仗着自己权势大,便处处强迫别人,从来不容人置喙。
  “男女授受不亲,可本王现在碰到的只有你的衣服而已。”靳如瑜抓起柳梦妍的手臂,果然是只碰到了她的衣服,有衣服的阻隔,靳如瑜半点也没有碰到她的肌肤。
  对于靳如瑜这种强词夺理的说法,柳梦妍也只有接受。
  反驳也反驳不了,直接翻脸也不可能,对手变成靳如瑜时,当真是棘手,柳梦妍也不是头一次在靳如瑜这里吃亏了。
  “要同行便同行,但请锦王殿下松手。”柳梦妍气恼地道。
  靳如瑜依言松开了手,目光没有从柳梦妍身上离开,等到柳梦妍迈开步子走人时,他便跟上了柳梦妍的脚步。
  “锦王殿下,皇上下令追回情报的事……”李乐天为难地拦在了靳如瑜的面前。
  “你继续留在宫中,本王走了。”靳如瑜用眼神示意李乐天让路。
  李乐天有苦难言,只能乖乖让开,这老皇帝交代下来的,分明是个严肃又极难搞的差事,可靳如瑜说甩给他就甩给他,自己走人,他也不能说个“不”字。
  等离开了众人的视线,柳梦妍便停下了步子,转身看向跟着自己过来的靳如瑜。
  “锦王殿下,戏也演得够足了,就别继续跟来了。”柳梦妍客客气气地对靳如瑜道。
  在人前她敢对靳如瑜利用得彻底一点,但在人后,她还是敬着靳如瑜点为妙,谁知道他会不会一生气便要取她性命。
  “本王想去左相府看看,你陪着本王。”靳如瑜像是根本没听见柳梦妍的话一般,自顾自地道。
  “啊,我突然想起,我还答应过六殿下,要去见他。锦王殿下要去左相府就请自行前往吧,我就先去见六殿下了。”柳梦妍虽然一再要求回左相府,不过也不意味着她真的急着回左相府。
  为了避开靳如瑜,在宫中再多晃悠几圈又如何。
  “那本王便随你去见见六皇侄。”靳如瑜一脸似笑非笑的神色,这表情分明就是看穿了柳梦妍在瞎编。
  柳梦妍眉头一皱,心中暗骂靳如瑜烦人,但也不乐意继续跟靳如瑜继续耗下去,只好道:“锦王殿下要随我一起去便一起去吧。”
  “江雪,你怎么回来了?”靳祸看见柳梦妍时,意外而惊喜。
  不过等到靳如瑜跟在柳梦妍的后边出现时,靳祸的脸色分明暗了几分。
  “十七皇叔。”靳祸很快又调整好了自己的脸色,向靳如瑜问候。
  现在的他已经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畏畏缩缩了,即便眼前的靳如瑜,依旧高高在上,不是他可以平视的,可是他也不能输给靳如瑜,哪怕是输给五皇子,也不想输给靳如瑜!
  对于靳如瑜而言,这会儿的靳祸比往日的靳祸更碍眼一点。柳梦妍特意来这偏僻的院子里看靳祸,这一点令靳如瑜尤其不满。
  “别站着了,快去坐着吧,你刚刚才受的伤,可得注意着点。”柳梦妍故作亲昵地上前扶住靳祸。
  靳祸腼腆地低下头,却暗暗顺着柳梦妍的动作,将自己身体的重量都交给了柳梦妍。
  靳如瑜沉默不语,跟在后面,看着前头柳梦妍扶着靳祸朝着凳子走去。
  “小心点。”柳梦妍扶着靳祸坐下后,还不松手,一脸担忧地看着靳祸。
  “我没事。”靳祸对着柳梦妍笑了笑。
  其实柳梦妍从未对他这么好过,突然对他这么好,其中原因他也明白。可即便是为了做给靳如瑜看,那也足够令他感觉满足。
  柳梦妍在利用他,但若是利用他,能让靳如瑜死心,那便再好不过了。
  而且,他能被柳梦妍利用,至少证明了他对于柳梦妍而言是很有用的存在,这样的认知令他更加安心。
  “六皇侄似乎没有缺胳膊断腿吧?怎么需要江雪这样服侍你。”靳如瑜终于耐不住开了口,声音微微扬起,其中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
  “六殿下是我未来的夫君,我这会儿好好服侍六殿下,又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就算六殿下没有受伤,我这样服侍六殿下也是理所当然的。”柳梦妍抢在靳祸之前回答靳如瑜。
  “理所当然?”靳如瑜重复了一遍柳梦妍的用词。
  柳梦妍与靳祸的婚约,世人全都抱着看笑话的态度看待,靳祸不过是个十二岁的稚子,柳梦妍尚且年长他三岁,柳梦妍何必对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上心!
  “我想在这里多待上些时间,锦王殿下也要一直留在这里吗?”柳梦妍就如同没察觉到靳如瑜不满的情绪一般,扬起一抹笑容,十分自然地问道。
  “为何不留?本王说过要跟你一起去左相府,自然是要等到你待到心满意足为止的。”靳如瑜说着,便径直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摆明了是要跟柳梦妍靳祸耗到底的意思。
  柳梦妍原本的打算是借着靳祸让靳如瑜别再跟着她,不过显然这一招并没有什么用,他锦王殿下有的是耐心,要赶走靳如瑜谈何容易。
  “楚姑娘,方才你离开后,四皇兄帮了我许多,我想要答谢他,能帮我把窗边的那盆春兰送去给四皇兄吗?”靳祸忽然开口道,他对着柳梦妍笑了笑,笑容温和腼腆。
  柳梦妍的目光在靳祸和靳如瑜之间扫了扫,她从不知道靳如瑜和靳祸单独相处时,是个什么样子。不过这两人一个性子冷漠,一个性子沉静,地位身份也悬殊,把他们放在一起多久应该都兴不起什么波澜。
  “好。我这就去。”柳梦妍起身拿起那盆春兰,便离开了屋子。
  靳祸这小破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不过这盆春兰种得是相当不错的,想来是靳祸鲜少能拿得出手的礼物之一。
  等到柳梦妍将春兰交到了四皇子靳尘的手里,再折回靳祸的居所时,已经过去了好些时间。
  推门而入之前,柳梦妍甚至隐隐期待,靳如瑜已经因为不耐烦等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