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总裁真香,剧情突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宅的家丁本来是半夜不开门的,努荔着急就翻墙进了。翻墙是种非常手段,但努荔想的很简单,既然是因为贫穷被拦,当然只能找有钱人帮忙,刚好季千里是这世界上唯一知道内情的熟人。
  努荔不管季总裁最后会不会同意,今晚一定要找办法说服季千里,带她进去。
  翻墙努荔不是没有干过,为了躲避监控进总裁办,她连天花板吊顶都爬过,这也是小意思。
  只不过,努荔是被一群家丁追着扑进季千里房间的。
  “季总!季总!”
  季千里揉揉眉心,从里屋走出来,睡衣没来得及换。听见这个声音就知道是这个麻烦精来了。
  蚕丝睡袍轻飘飘地穿在季千里身上,走路一带风,蚕丝就轻柔地贴身,绷出季总裁盖在睡袍下的好身材。家丁见状,顿时识趣,端来热茶点心,便立刻退出了主人的卧房。
  身为现代人,季总裁和努荔俩谁也没有这样见面不妥。都穿捂到手腕的衣服,一点也没露出不该露的地方,这个世界的穿着算是非常保守的了。
  季千里坐在高椅上。
  努荔九十度鞠躬,视死如归地说出:“拜托帮帮忙,总裁大人!”
  季千里神色不悦:“你要干什么?”求人办事,话不说清楚,商界精英的总裁是不会一口答应的。总裁不喜欢这费时且效率低下的沟通方式。
  努荔拿任务单,简明地告诉季总裁前情提要。
  剧情已经过了大半,她正在完成【任务②:寻找完善女主角翠花痴心跟从周·亚历山大·汉牛的动机】。提到正在在跟踪刘二,努荔讲出正题:“刘二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个老婆婆,嫌我穷,不准我进去。”
  季千里别开视线,调整了一下坐姿:“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努荔回想:“……一个砖窑,有点破的那种?”
  季千里:“还有呢?”
  努荔再想。砖窑前面还站了几个女人?
  季千里不说话看着她。
  努荔过半晌,终于才在季千里的凝视中,瞪大了眼睛——废弃的砖窑居然是那种不正当的地方。
  努荔瞧出来了,季千里的态度是拒绝去那种地方的:“季总帮帮忙吧,完成任务您就能回去了。您在这边做生意也不顺,回去不好吗?”
  镇上街巷里议论,周扒皮家好儿子又有一门生意,突然与下游一家富豪往来合作,人们都喜欢说道这事,因为富豪养子就是周扒皮当年丢失的儿子,是周汉牛的弟弟。然而只有努荔和季千里心里知道,那位大户,本来是要和季老板合作的。
  努荔也没办法。剧情的世界只允许男主角这么牛,别人必须比男主矮一头,这是天意。
  季千里却冷冷地告诉她:“下一单准备做加工贸易,不会和男主角有竞争关系。”
  努荔接话:“别做了吧。周汉牛有一个洋人曾祖母。”
  季千里:……
  努荔感受到季总裁冷飕飕的眼刀,缩缩头。
  不该话说得那么快,季总裁没这么被人削过威风。
  季总裁良好的教养让他稳住了表亲:“做生意靠的是能力,没有什么成功是天赐的。天命、鬼神都是骗人的,你最好少信那一套。”
  努荔:“那你别墅还养风水鱼?”
  季千里:?
  “不是,不是我。”努荔吓成打字机,一个词接一个词的往外蹦,“是吴助理。他讲的。风水鱼。”
  .
  结果,努荔还是拖着不情愿的季总裁去了。
  到了废砖窑,现场已经人去楼空,刘二早就商量完离开。努荔有点小失望,好不容易拉来了季总裁。
  季千里:“天道酬勤,没有什么成功是天赐的。”
  .
  两人分开。努荔一回到周家,就听见周汉牛又事业成功了,周扒皮对风水先生炫耀,说周汉牛又找到了一单洋人生意。
  周扒皮嘿嘿笑:“村里明天就开会,然后马上办工厂。”
  人前结巴的努荔,只能心里吐个槽:“你儿子真是个人才。”
  .
  汉牛创业成功的消息在镇上传了一圈,又回到故事的中心,周家。
  “季老板来做客,我欢迎啊!非常欢迎!”周扒皮不是好客,他是乐于见到被儿子抢生意的人来低头,“我就说我们汉牛将来有大出息,不枉老子我给他取的名字,汉牛充栋啊。”
  书读得少的努荔,听完,有点懵。
  季千里跟在努荔身后,全程散发着幽暗恐怖的气息。
  季千里:“你的任务很快要成了吗?”
  努荔同情地看着季总裁。
  在季千里失败三次后,努荔几乎完全确信了。成功确实不是天赐的,不努力的人肯定没有机会得到成功,但是,天可以赐失败嘛。
  努荔也很同情经商狂魔总裁。
  既然总裁提问了,努荔当然要翘起嘴角充满期待:“总裁,有想法?”
  难道季总裁想要加入完成任务嘛。领悟了剧情规则的努荔,有点点,不敢在总裁面前表露出来的期待。
  季千里眼神冰冷得像想杀人:“我只看看。不参加。”
  努荔:“得令。我保证完成任务,让季总您看到高兴。”
  听完后,季千里神色有所缓解。
  努荔记小本本:果然霸道总裁只能顺毛撸。
  .
  昨晚才跟踪刘二去废砖窑,第二天,娘家的刘二到周家要人了。
  刘二说,你们周家既然不喜欢瑞瑛,这个媳妇就退回来。
  周家乱成一团。周汉牛跟父母抗议,他不放翠花走,而翠花蹲在地上,漂亮的嘤嘤哭泣。
  努荔在屋顶上围观着,并不担心。只要周扒皮向刘二要钱,刘二就会给不起,翠花就走不了。
  然而刘二却撂下话:“少瞧不起人,钱不是问题。反正你们也不喜欢这媳妇,明天,马上我就拿钱来领人!”
  那娘家的人离开,努荔就在屋顶上看。
  她没想通,刘二把翠花再倒卖一次能赚几个钱。
  倒是商业鬼才季千里,虽然才来,不了解任务中角色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季总裁迅速参透关键:“努荔,那女主翠花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努荔却想了想。没有头绪。
  两人准备跟着刘二出去,谁知道,周汉牛堵在门口。
  “你们跟在刘二后面,要去干什么?”周汉牛怀疑的主要是努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努荔一再外人面前,就不得不傻乎乎的:“知,知道,什什么?”
  周汉牛大出一口恶气:“哼,看你也不是。翠花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的样子。”
  努荔感到由衷的心累。周汉牛堵门原来是,试探她和翠花是不是有一腿啊。
  但努荔她也是个雌性。
  两个雌性怎么组CP呢。
  这时,努荔被季千里一把拉进怀里,用轻浮的口吻说:“他是我的人。你想看他什么?”
  努荔一脸懵逼,却看见,周汉牛居然有反应。
  周汉牛来回看看季老板和风水先生的徒弟,似乎咬住了两人的把柄:“哦?你也是?”
  季千里没说话,不在意名声的轻蔑笑以回敬。
  周汉牛这才决定走,对季千里恶狠狠地说:“看好你的人。”
  .
  努荔意识到,季总裁可能已经明白了什么,刚才的动作就是在验证。
  周汉牛走后,季千里才告诉努荔,他买到了消息:“饥荒前有传闻,刘二的小女儿天生不能生育。只是在饥荒以后,刘二的女儿一个死,一个卖,就没有人再提了。”
  不能生育!这确实是个重磅炸弹。
  努荔受宠若惊地点头。
  有了季总裁神助,解开【任务②】的节奏快得不真实,任务都不需要自己做了。努荔感觉自己就跟在修仙一样——缘分到了,自然就会涨起来,她几乎能成天混吃等死。
  这时,季千里却看着努荔,若有所思:“周汉牛和你谈话的态度,是在戒备你。”
  “啊?”
  努荔反应力不如总裁,季千里以总裁毒辣的眼光看看人,有这些判断都非常简单,努荔却还不太明白。
  季千里:“他以为,我们跟他是同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