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灯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虽然是强硬派,但也并不是不懂得变通,在我所见到过的海神教会高级神职人员里面,他应该是最像政客的一个了,一切都是以利益来考量问题,”希尔维亚见到雷欧面露疑色便解释道:“所以和他这种人打交道,只要付得起足够让他心动的利益或者足够让他出让利益的难题,那么事情就很容易谈成,”说着她的语气又多了一分怨气,道:“不像其他那些神职人员一口一个神的旨意,不给你任何商量的余地。”
  虽然希尔维亚没有细说,但雷欧却不难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她的怨气,显然她应该是在过去曾经受过海神教会神职人员的气。
  见希尔维亚已经找好的谈判对象,对海神教会了解不多的雷欧也没有多事,胡乱给意见,他只是让希尔维亚再那个巴伦主教到来的时候,让仆人叫他一声,然后他就离开了办公室,朝着位于悬崖边上的黑城堡灯塔走去。
  那座在黑城堡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的灯塔,建造在望海崖悬崖的边缘向外突出的船头岩上,这块岩石是以其船头突出形状而闻名,不过这里在古代也有死亡岩的别称。
  因为在船头岩顶端的正下方,就是望海崖最有名的暗潮海岸,从这里跳下去,会直接被暗潮卷走,就连尸体也不可能找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一种传闻,说这里通往神的国度,只不过因为活人无法承受海洋的力量,会在半路上被洋流卷走,只有死去的人才能够安全的达到最终的目的地。
  也因此,兰道尔在很久之前就流行在人死后,将人丢入下方的寒潮海岸,让尸体连同棺木一同被暗流卷走,永远的消失在大海中,而在死者家属看来,死者是进入到了神灵国度之中,永享福祉。
  之后,海神教会在兰道尔发展起来,船头岩也就成了海神教会举办各种仪式的指定地点,而雷欧从资料中看到的绝大多数宗教仪式都是在这里举行的,并且直到今日依然还有一些宗教仪式也会选择在这里举行。
  不过这里毕竟已经成了私人土地,所以海神教会也需要为在这里行仪式付出一些代价。
  当初建造黑城堡的时候,英格王室也是因为海神教会的干涉,才没有拆除灯塔,而是围着灯塔周围建造一扇墙壁,并且开设了一条从内城堡绕过主城堡通往灯塔的专属道路。
  在希尔维亚接手了黑城堡后,这条道路的两端,她又分别建造了两扇大门,大门是用一种驱邪木料特制的,表面刻了一些图灵字根,这些图灵字根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驱散特殊的能量。
  也不知道,希尔维亚是不是觉得光凭图灵字根的效果还不足够,她还在大门两侧安装了两台改进型的能量干扰装置。
  在雷欧昨晚表示打算去灯塔看一看的时候,希尔维亚就跟他说了一下有关灯塔的情况。
  她当初接手黑城堡的时候,也听闻过关于灯塔的事情,所以也格外关注灯塔,并且对灯塔进行过一系列的检查,但结果却是什么异常都检查不出来。
  可即便如此,希尔维亚依然对灯塔心存敬畏,因为她总感觉灯塔里面充满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只是她并不知道这种强大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来自哪里,甚至她通过各种方法都无法找出这股让她产生模糊感觉的强大力量的一点存在证据。
  如果是一般人只会人为这不过是自己紧张过度产生的错觉,但希尔维亚却没有这么想,依然对这个灯塔格外重视,这才有了这两扇门和两个能量干扰装置。
  雷欧在经过两扇门和能量干扰装置旁边时,自己的确认了一下,发现它们虽然发挥的作用不大,但却也产生了一些作用,至少他能够感觉到身体里面的深渊力量也受到了这两件事物的影响。
  在穿过大门,进入到灯塔的范围你时,雷欧感觉到周围对超凡力量的排斥达到了极致,甚至就连灵能都无法再使用,比起黑城堡的排斥力量来增强了十倍有余。
  同样的深渊的力量却并没有再排斥之列,但这也让雷欧发现了一个细节,而这个细节让雷欧感觉到这里的情况和深渊裂隙完全不同,这个细节就是这里的排斥力量仅仅只是排斥除了深渊以外的所有力量,但却并没有和深渊裂隙制造的深渊领域一样,给予深渊力量一定的加持作用,让深渊力量在这里能够发挥出其他地方无法发挥的超常力量。
  也正是这个细微的不同之处,使得雷欧确定这里的情况并不是深渊领域,仅仅只是单纯的排斥除深渊以外的所有超凡力量而已。
  这座灯塔是一座典型的法兰式灯塔,巨大的方形底座,笔直的塔身,再加上顶端的球状灯柱,法兰人将其称之为光明之锤,而其他国家的人则更愿意用男性生殖器来称呼它。
  这座灯塔从表面上来看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就是一座灯塔,它唯一和其他灯塔有所区别的地方,就是在灯塔前方,船头角最突出的地方,多了一个祭坛,从石材来看,这个祭坛应该是后来建造的。
  雷欧没有登上灯塔,而是先走到了祭坛上看了看,然后走到了祭坛前端的船头角顶部,或许是为了方便投入祭品,这里并没有设立任何保护装置,一条平整的石板路延伸到前方,然后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高耸的悬崖。
  站在边缘地带,雷欧伸头往下下方的暗潮海域看了看,映入它眼中的是一片平静而深邃的海面,一个怪异的海面。
  就在不远处,翻滚的海浪高达十几米,重重的拍打在沿岸的礁石上,仿佛要将礁石击碎一般,但当海浪靠近这片海域的那一刻,暴怒的海洋似乎被某种未知力量安抚了,所有海波瞬间平复下来,变得和这片海域其他地方一样平静。
  然而,就是这种平静的海面却产生出一种雷欧无法感知的力量,这种力量轻易的穿过了他身体的所有防御,影响着他的思维,让他不由自主的产生出一股强烈的、想要往下跳的冲动。
  不过,雷欧的意志力毕竟非比寻常,他很快就压制住了这种冲动,从海面上收回视线,退回到了后面的祭坛处。
  雷欧知道刚才那种情况并不完全是因为下方海洋中蕴藏的神秘力量,这种特殊的环境也会让从上向下望的人产生出强烈的、跳下去的冲动,而那种超凡力量只是将这种冲动放大了而已。
  雷欧也觉得这种情况应该不是常态,只是一个巧合,甚至其他人都不知道这种情况,否则的话,希尔维亚一定会提醒他注意的。
  不过有一点雷欧现在可以肯定,那就是望海崖下面那片暗潮海域里面蕴藏的神秘力量,和望海崖本身蕴藏的神秘力量不是一起的,因为两种力量的本质完全不同。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雷欧再次将头伸出平台,朝下方的海面看过去,只是刚才产生的那种强烈冲动没有再出现,下方海面的神秘力量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正常心理所产生的冲动。
  而这时候,海面也不在是那种绝对的平静,从外面涌过来的海浪逐渐推动着海面起伏,最终使得下方的海水变得和其他海岸一样波涛汹涌,水花四溅。
  看到这一幕,雷欧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已经和他成为死对头的收尸者,感觉刚才像是收尸者乘其不备,施展力量,试图让他跳入海中,进而将其抓住。
  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雷欧否定了,因为如果真的是收尸者的话,祂的力量绝对不可能这么弱,而且进入到维纶世界对祂这种非维纶的神灵来说会无比危险,仅仅为了他这个没有捉到的猎物冒这么大的奉献显然不划算,稍微有点智慧、懂得计算得失的人都不会这么做,更何况是神灵了。
  这只能表明在下方的海域中,隐藏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平常的时候不会出现,只有达到特定条件才会显露出来,至于这个特定条件是什么雷欧暂时也不清楚,至于这股力量是不是将那些尸体卷走的力量也需要找到更进一步的证据才能得到答案。
  雷欧退了回去,又将祭坛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其他有用的东西后,就往灯塔上面走。
  这个灯塔内部的情况非常简洁,就是由四层旋梯、一个灯塔顶和三层平台组成,每一层平台应该是用来堆放杂物的,或者是给守塔人准备的,但现在东西都被清理了,只留下空荡荡的平台。
  原本雷欧认为这几层被清空的平台没有什么可以调查的,毕竟在清空平台上的杂物时,无论是海神教会的人,还是其他人,应该都仔细检查过了这里,不可能再有什么没有发现的东西了,但在雷欧从第一个平台穿过,走上通往上层的旋梯,在旋梯上走了一半,不经意的向平台下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些异常的地方。
  “这是……?”雷欧发现异常后立刻停下了脚步,然后仔细的查看发现的那些异常地方,在稍微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看错后,雷欧快步向上走去,然后分别站在了每层旋梯的不同位置,看向平台,最终他面露疑色的说道:“高塔巫师竟然也掺和进来了?”
  刚才雷欧发现的异常其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高塔徽记,这个徽记是由几十块石板组成的,这些石板和平台表面其他石板的颜色差别不大,只有站在旋梯的特定位置,才能依稀看到一点异常,一般人即便看到了也会不自主的将其忽略掉,然而雷欧这个不是高塔巫师,但却对高塔极为了解的人却对这个徽记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
  这个徽记是一位高塔巫师的独家标记,这个高塔巫师名叫卡雷修斯·布里克,他并不是那种强大的高塔巫师,但他却是高塔巫师中最著名的一个,因为高塔因他而得名,他是高塔巫师建造的一切巫师塔的标准制定者,也是第一座高塔的建造者。
  后来的高塔巫师为了纪念这个先贤,他们都会在自己建造的高塔中,用各种特殊的方法将其徽记印在高塔上这也使得高塔在一段时间内。流行起了一种名为找徽记的游戏,甚至还有好事之徒为这个游戏编写了一本专门说明的册子,而雷欧正是从这本册子中得到了有关卡雷修斯·布雷克及其徽记的信息。
  这座灯塔很显然应该就是高塔巫师建造的巫师塔,只不过这座巫师塔和雷欧以前所见到的巫师塔完全不同,没有一点和巫师塔有关的神秘事物。
  为此,雷欧重新回到了灯塔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又进入灯塔内,从底部开始逐一检查,但始终没有发现任何更神秘力量有关的线索,最终雷欧只能解开疑问的希望放在最上面的照明灯上。
  雷欧来到了灯塔顶端,他并没有急着四处查找线索,而是走到了外围的一圈观望走廊处,朝前方大海看了过去。
  虽然远处的大海被灰雾笼罩,但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其壮阔,而以雷欧的超常感知,依然能够隐约感觉到在那海上的灰雾中,有一个庞然大物在缓缓移动。
  雷欧并没有眺望太久,就收回了视线,回到了塔顶这个巨大的照明灯上。
  这个照明灯完全是几百年前照明灯的样式,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火盆,周围是三面可以转动角度的铜镜,周围是用特殊方法打磨的水晶玻璃。
  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只要在这里点燃一堆篝火,篝火的光芒就会落在周围的铜镜上,然后从铜镜折射到周围的玻璃水晶,通过聚光效果的玻璃水晶将光芒投射出去,这种光芒极为明亮,就算是远海的船只,也能够看到。
  虽然照明灯的型式是几百年前普通的灯塔照明灯,但组装照明灯的部件却一点也不普通,比如那几枚表面已经被海风腐蚀得锈迹斑斑得铜镜就不是普通得铜镜,而是三件巫师奇物,至少在其保存完好的时候是的,因为雷欧已经在这三面铜镜上面发现了非常隐蔽且复杂的图灵字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