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无处不在的刘建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空旷的走廊,一间间科室,他们在二楼,从玻璃护栏往下看去,硕大的大厅正中央是咨询台,两边排着一台台自助机,空无一人。
  “这是什么地方?”白毛前后张望:“这地方倒是够大的,设备也多。”
  秦子恒脑袋发晕,恨不得从这跳下去,他倚在熟悉的那根柱子上,道:“这是医院,刘建国上班的地方。”
  白毛从他资料里看到过刘建国的名字,哦了一声:“你的记录员,”他随便走进一间科室,然后慢慢退了出来,指了指门内,转身说:“人在这里,又是个NPC项目。”
  秦子恒立即前往,但路过中间门的时候,余光瞥见个熟悉的身影,他转头,定住了。
  “怎么了?还有谁?”白毛走过来一看,也定住了:“怎么这里也是他?”
  他俩几乎同一时间反应过来,然后一间一间看过去。
  全特么是刘建国!哪儿哪儿都是,无处不在!
  他大师兄那个愁苦啊!
  “怎么又是心理阴影啊!老幺你得照个CT,看看是不是已经黑了。”
  秦子恒没理他,随便找了一家科室就走了进去,冲人一拍桌子,没好气地说:“你在这干嘛?”
  NPC刘建国对他露出笑容,说:“来了,坐,例行检查。”
  “可别再查了!一天到晚查查查,有完没完啊你!”
  白毛一把将他拉开,诧异道:“老幺你吃枪药了?这是你的记录员。”
  秦子恒嗯了一声,说:“我知道啊,NPC不是靠骂的么?骂走就过关了。”
  “谁跟你说NPC是用来骂的?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上一关是对方有攻击意向在先,这次数量这么多,明显不是交流可以解决的,况且这上百个,你骂到猴年马月去?”
  “可我看见他就想骂。”
  “忍着,出来!先找导航图,一般在消防通道。”
  他俩将医院来来回回转了个遍,愣是没有找到消防通道,秦子恒向来从大门进出,走路目不斜视,没有走过楼梯,所以......
  “你应该经常来吧?”白毛问。
  秦子恒点头。
  “那这就是你对这所医院的全部了解?每一层都一样,每个办公室里都是刘建国,大厅只有这点设施,门,只有一个?”
  “我来又不是看病的,挂号都不需要,基本上是从大门到刘建国办公室,两点一线。”
  白毛无语道:“你这性格倒是跟老大一样,过于冷漠了,不过他比你可精明多了,”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悟出什么似的说:“既然环境没给,那肯定用不着,你这情况总是跟一般套路不一样,得换思路。”
  秦子恒已经丧失主观能动性了,望着他大师兄的后脑勺放空。
  白毛将这里的大门来来回回看了一遍,唯一的设备是墙上的锁,这块采集屏远看没问题,但近看就太特殊了,构造过于简洁,背面竟然是凌空悬挂,这种技术他在内网上见过,是军用万能设备锁,随身携带,甭管多复杂的程序,只要有电,接上这玩意儿都能快速破解不留痕迹。
  现在就是启动的问题,唯一有个麻烦的是,这种锁本身需要授权,没有管理员激活就跟板砖没两样,而且限制次数内识别不正确还会刺激电路引发短路。
  如果这里的电路系统烧毁,就等于宣布了游戏结束。
  而现在这家医院的主人,是刘建国,并且有且只有一个刘建国。
  “这样,你把你的记录员都喊下来,我们数数到底有多少。”白毛说。
  秦子恒抬起头大喊:“刘建国!刘建国同志!”
  没人出来,白毛示意他继续。
  “刘建国,下来,给我体检!”
  很快,过道上逐渐拥挤,无数个穿白大褂的刘建国带着老母亲般的笑容走了出来,循声就下来了,而且每个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的,秦子恒那个害怕啊!他长这么大没见过这场面,瑟缩着就往他大师兄身后躲:“别靠近我啊!站中间!”
  全部下来之后,都集中到了大厅,NPC在秦子恒的连番拒绝之下原地转圈,白毛立即爬上二楼,往下一看,这家伙跟煮饺子似的。
  白毛看一眼便知数量:“三百五十个,老幺,叫他们列阵。”
  “列阵?怎么列?”
  “随便,你想怎么列怎么列,试着去控制他们。”
  控制……刘建国一直围着他的生活打转,好像无论他跑哪儿去都要来到医院这个地方,在这为时不长的十八年中,最大的骨折点就是来自于刘建国的执着,想着,NPC慢慢挪动着,以秦子恒为圆心包围了好几个圈。
  “环形,有点意思,看来HES系统初期任务也不过如此。”白毛等三百多个NPC如实反映出主玩的心理映射后,这些NPC就成了他脑子里的小圆点。
  【靶向取点】是一个基础的脑内模拟项目,在目标无法暴露的场景中,能够在不改变环境也不被对方发现的情况下快速锁定“靶心”,需要靠他的脑内运作。
  靶向取点的模型与卫星跟飞机进行的“握手接触”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作为外界的一个点,向成型的矩阵发出信号,对方相应给他信号反馈,数次后就能这些小圆点进行标记,假如黑色代表有效个体,白色代表无效个体,哪怕矩阵在不断变化,只要他进行的速度够快,次数够多,就能最终找到那个全程“黑色”的个体。
  理论如此,但现场实施还是有点困难,有效个体太多了。
  每一个单位的数量中都有80%的有效率,他所在的二楼不够捕捉所有动态,只好爬上三楼,大厅里秦子恒也吃力起来。
  “大师兄好了吗?”他嚷嚷。
  白毛正在三楼走廊上来回穿梭,抽空回道:“哪儿那么快!你搂住了,别让它们频繁走动。”
  “我控制不住了,它们在向我靠近!”
  “正常,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你在输出注意力,它们对你的感知也越强。”
  “要命,不会对我做什么吧?”
  白毛的听觉越来越尖锐,三百五十个点全面捕捉到后,他闭上眼睛,用最快的速度与NPC来回“交谈”,然后在脑内将第一遍产生的白色圆点去掉,直接进行下一步过滤,五遍之后,范围缩小到5位,第六遍的时候,竟然还有3位有效个体。
  这很不合理。
  “大师兄!!”秦子恒的惨叫刺破他的模拟状态,一睁眼,底下白茫茫一片聚集在一起,秦子恒已经被埋得看不见了。
  白毛不禁感慨老幺这无奇不有的体质,说出去没人信,活活被NPC压死!他想想都丢人,赶紧跑下楼,钦点了那三位“刘建国”,然后钻进去把秦子恒从底下拖了出来。
  “等等等!我衣服!”秦子恒的上衣被扯得一塌糊涂,NPC非要给他测心率,测就测吧!三百多号都拿着听诊器过来,排队都来不及,偏偏他们这次没有穿连体战服,差点裤子被扯下来。
  “太吓人了!心理阴影面积成倍增长!”秦子恒连跑带爬地跟白毛身后溜走,离开大厅上二楼之后,猛一回头,吓得腿都软了:“我靠!怎么跟上来了?”
  白毛把三位NPC加秦子恒一起塞进科室里关上门,指了指,说:“这三个当中,只有一个是真管理员,你自己判断吧!”
  “为什么有三位?”
  白毛摊手:“一般情况只有一位,但他们同时有效,三选一。”
  “我这怎么选?点兵点将吗?”
  “你可以问一些问题,映射也不完全Copy的,影子的信息量总有缺失,记住老大说的,他们都有生命。”
  秦子恒思考了一阵,对这三个一模一样的“刘建国”问:“我几岁开始做体测的?三秒抢答!”
  三人同时回答:“八岁。”还分别做了个得意的动作,推眼镜、双手插进白大褂口袋、以及转笔,都是刘建国的代表性动作。
  没有破绽。
  他继续问:“异动人群网站约谈的时候,对方提醒我们等多长时间?”
  “30分钟。”
  “半小时。”
  ......
  虽然有两个答案,但都是对的。
  “那我十年内头发分别变过几个颜色?一个一个说。”
  “红、紫、黄、黑、绿。”前两位都是这个答案,最后一位却多了一个灰色,这是他现在的颜色,虽然是灰绿,但逐渐在往灰色靠拢,这是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中间状态。
  “你出去。”秦子恒把他推出门外。
  白毛对这操作还真有点看不懂:“为什么他不是唯一一个真的?”
  秦子恒道:“刘建国最后见我的时候,我头发是绿的,他怎么可能知道现在的颜色?”
  好像有点道理,但接下来,他连问十个问题都没有看出破绽,这两个像商量好的似的,抢答都一模一样。
  白毛也有点崩溃了,说:“要不我们赌一把,万能设备锁一般有安全次数,最多就浪费一次机会,让这俩都试一试。”
  秦子恒哽在这儿,十分想弄出个真假,但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问题。
  关键时刻,黑武士温馨提醒时间到:“问血型。”
  秦子恒立即照做,两位竟然分别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秦子恒自己可以判断出,无论说的P型还是Rh血,都已被陈医生否定过,刘建国也从没下过定论。
  “这两个都是假的。”他严肃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