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嗑瓜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个脑袋从石壁上探出,一头后腿直立的巨型穿山甲提着爪子,好像戒备着什么。
  吴道顺着上面洒落的光看去,一个小型摩天轮大小的南瓜垂在顶上,山洞上面开了天窗,藤蔓交织缠绕从天窗垂下,好像蛇一般藤蔓慢慢的滑动着,边上都吊着磨盘大小的南瓜。
  藤蔓上的叶子沙沙沙的响了起来,藤蔓滑动的速度加快,末端抽出四面八方的向穿山甲袭去
  穿山甲卷曲,身上的鳞片竖起剧烈的交错,藤蔓好像抽到无数剪刀上,一时间断枝漫天飞舞掉落在地上。
  吴道手心捏了把汗,凑到郝大爷耳边轻声说:“南瓜藤蒜蓉爆炒可香了。”
  只是声音发颤。
  郝大爷尾巴拉了下吴道,就看到周围的南瓜一个个裂开锯齿状的口子,裂开了空洞双眼,锯齿大嘴上下开合,好像在大笑。
  吴道一惊:“万圣节南瓜灯?”
  随着锯齿大嘴上下开合,如机关枪一般从嘴里喷射出南瓜籽,打在穿山甲的鳞片上冒出火星。
  密集的射击让穿山甲明显吃过亏,尾巴一弹,如一个球一般弹跳起来沿着石壁翻滚躲避,一时间叮当乱响,地面被南瓜子打的到处是小洞。
  穿山甲翻滚到他们3个所处位置时,一串南瓜籽打中躲藏的石壁,几块石头飞溅起,吴道眼明手快,格起左手护盾,反击螺旋发动,把打中的石头和南瓜籽反击出去,打中其中一个南瓜的藤蔓,南瓜发出尖叫声落地翻滚着躲避穿山甲的碾压。
  一时间,其他南瓜大笑的脸变的凶恶,鬼叫连连伸长藤蔓冲吴道方向甩了过来。
  郝大爷动作很敏捷,把胸口挂的眼镜塞在口袋里,跳出去尾巴勾住前方袭来的南瓜眼眶向下一拽,南瓜砸在地上,被郝大爷结结实实的压住。
  吴道不愧是郝大爷的捧哏,心有灵犀,冲另一只南瓜一脚触发反击螺旋,南瓜拉着藤蔓交错在那只被压住的南瓜藤上荡过去。
  反击螺旋加吴道今天学到的发力方式,击飞力度很大,击飞的南瓜拽着瓜藤以压住的瓜藤为轴心,好像飞石索一般,把其他冲过来的南瓜缠绕几圈扎成一束。
  一堆南瓜撞在一起,凶脸变成哭脸,叽叽咋咋闹成一团。
  早已躲在一边的郝大爷跳到藤蔓上,只见嘴张开,门牙反射着光,一闪,吴道只听到一连串“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声,一束带着藤蔓的南瓜被“切割”下来了。
  吴道觉的太精彩了,不等说个俏皮话,郝大爷尾巴勾着那个之前掉下来的南瓜蹦到吴道身边。
  吴道发现郝大爷身上的毛都竖起来了,还未问怎么回事,最顶上那只巨大的南瓜正转过来裂开锯齿大嘴,眼眶,透出红光来。
  抱头躲在一边的老鼻子“吱吱“急叫几声,正在翻滚的穿山甲冲过来抓起束在一起的瓜藤,尾巴一甩卷成一团。
  吴道早已抗着老鼻子和郝大爷一溜烟跑了,刚出洞口,放下老鼻子,穿山甲轰隆着翻滚着冲出洞。
  吴道靠边一跳躲过,转身一看,郝大爷也身手敏捷的尾巴挂着南瓜一个翻滚躲开,只有老鼻子腿脚不灵活,躲闪不急,“吱”尖叫着被自己的舅舅舒展开甩出一大串南瓜双手抓住站立在那。
  “噗,举高高。。。”吴道忍俊不禁。
  郝大爷稳重得体,表面上并无异样,只是身后的尾巴挂着南瓜在地上滚来滚去,看来心情并不平静。
  老鼻子的尾巴蹦的笔直,被穿山甲放在地上后,身体僵硬倒在地上,四脚朝天。
  吴道这才反应过来,老鼻子不是羞的,是鼠胆被吓坏,由于体型问题,吴道忽视了老鼠本来的性情了。
  穿山甲没有管它的外甥,转身鼻子不断耸动探查洞内,警戒了一会,发现那只巨大的南瓜没有跟出来。
  那一大串南瓜还在闹腾,吵的吴道脑壳疼,吴道走过去,抽出砍菜刀砍断一截瓜藤,结结实实的把一只南瓜捆起来,让它的嘴张不开,果然“恩恩呜呜”的叫不出声来。
  吴道招呼郝大爷和老鼻子,把其他南瓜都捆绑了。
  万圣节南瓜如同货架上的大闸蟹一般,乖乖的躺在那堆成一堆。
  一顿忙活后,吴道站在那看着南瓜在那乐,“噗”,一道黑影扎透一个南瓜,来回几下南瓜给掏空。
  吴道扭头一看,穿山甲用舌头在吃南瓜。
  吴道和郝大爷眼睛同时一亮,挑起一个南瓜,也不管南瓜的哭脸变的更丧,一斧头劈开,只见内部好像黄色布丁般,里面还有大量的南瓜籽。
  吴道手指勾起一块,一吸,哦呵,浓郁的南瓜味,甜而不腻,味道清爽,好吃!
  吴道刚要吐口里的南瓜籽,想了下把籽吐出放到口袋里,冲埋头吃的不亦乐乎的郝大爷说:“大爷,把籽留着。”
  围在一起来顿宵夜,吴道觉的体内热流串动,肌肉麻麻酥酥的有膨胀感,郝大爷本来也在感受进化带来的舒适感,结果看到吴道眼神迷离,脸上一副欲罢不休的模样,迅速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免得落入吴道后尘,因为以自己的长相,会更加猥琐。
  老鼻子进化最低,已经陷入沉睡,而穿山甲好像只是吃了顿宵夜而已,只不过身上有损耗的鳞片有亮光微闪,渐渐恢复。
  甜点总能带来愉悦,郝大爷恢复正常后,和穿山甲先交谈起来,随后吴道清醒也加入其中,这次“贴吧”因为进化层次更高的穿山甲参与,对方有图有表情,图文并茂,闻的吴道羡慕不已,很多时候可以一个表情包搞定的回复只能老实的文字表达,让吴道心痒痒无比难受。
  果然郝大爷没有猜错,穿山甲爽快答应吴道要求,是因为这山脉里有各式各样的植物和未知的危险,而穿山甲一个野生动物被逼在山外围无法深入,它只是想回到山里,所以不停的想办法打洞遇到一些类似万圣节南瓜的植物,获取的进化物质几乎也变多。
  进化植物的优势让穿山甲无法轻松获胜,它需要帮手,外甥大鼻子和其他老鼠有自己的想法和需要守护的,不可能不计生死。
  这时候吴道的请求和它的目的一拍即合,也有今夜的测试配合,看来它还是比较满意的。
  目前这个小山头最大的危险就是这片万圣节南瓜,那只巨大的南瓜还是拦路虎,动植物间相互猎捕进化物质,只要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合作,那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吴道最后跟穿山甲要走了剩余的南瓜,付出的代价是再带来两个帮手,就是饭团和吴地,并跟穿山甲协商,留两天准备时间,一起打掉大南瓜。
  吴道和郝大爷拽着南瓜回到门房那,天已经亮了,饭团和吴地趴在外面睡的呼呼的,房前地上的“天地人,你我他”,“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天地分上下,日月照今古。”写的满满的。
  吴道笑着闻郝大爷:“小学一年级语文教程?”
  郝大爷乐了:“对头,垃圾场小学教材到大学教材能找到全套!”
  吴道笑的更开心了,就是表情有点扭曲。
  接下来,吴道把劈开的南瓜切去外皮,煮熟捣烂加油和面粉,保持原有香甜味烤成南瓜饼。
  参入虾仁,干贝等海干货,油煎至饼身香脆,蘸香味豉油吃,鲜香咸香,回味无群。
  切块淘米煮南瓜粥,金黄色的粥里翻滚着白色的米粒,香甜果腹。
  切片和青椒爆炒,南瓜由外壁到内壁,软硬不一,入口口感层次丰富,清爽开胃。
  吴道念叨的南瓜藤炒蒜蓉也一并炒好,别看这个瓜藤那么粗,但是剥皮切丝一炒,好像青笋的口感,脆香脆香。
  最后藤蔓上的叶子清烧一道汤,仅仅就放了点盐,出锅几滴麻油,喝的时候差点把舌头咽下去了。
  吴道和郝大爷忙乎备好一桌南瓜宴,而两个本来呼呼大睡的货,早已被馋醒,饭团眼巴巴的瞅着各种吃食流哈喇子,吴地很感兴趣的看着各种菜肴的做法,鼻子一抽一抽,眼睛亮晶晶的。
  胡吃海塞完毕,饭团和吴地陷入沉睡,一狗一猪真是醒了吃,吃了睡。。。
  郝大爷把南瓜籽加大料在门房里的炉子上煮成五香味,再炒干,抓一把放在门牙那一磕,舌头一卷,雪白的瓜籽仁就到口里,嚼的那是一个香。
  吴道看着眼馋,也抓了一把,夹起一粒放到嘴里,郝大爷没来得及拦,一口磕下去,南瓜籽纹丝不动,吴道感觉牙龈出血了。
  吴道这才反应过来那南瓜籽打的穿山甲鳞片都有损伤,可见有多硬了。
  看到郝大爷磕的津津有味,“咔。。。咔。。。咔。。。”
  多有节奏啊,吴道眼馋不已,眼巴巴看着郝大爷:“大爷,好吃吗?”
  “还行,颗粒饱满,油性极大,嚼起来满口香味,上瘾!”
  “大爷,借门牙一用!“
  “小吴,你要干嘛?松手,松手!老汉帮你磕还不行吗?”
  。。。
  吴道揣着一兜磕开缝的南瓜籽,用手一掰,一元硬币大小的仁拿出来吃的那叫一个美。
  郝大爷揉揉酸麻的腮帮子,搭手告诉吴道:“老汉嘴累了,下午还要给你整个兵器,真是不尊老。”
  “大爷,下午给您整一桌再犒劳您嘛。”
  “得嘞,小子,你就瞧好吧,老夫这就去也。。。”郝大爷扎了个身段,吴道得得得给配着音趟着步子走远了。
  吴道看着郝大爷走远,再看看沉睡中的饭团和吴地,扔掉瓜子皮,嬉皮笑脸的模样收了,眉头紧锁,夜里的一切其实对于吴道冲击很大,植物进化多样性不可预估,野生动物进化明显更高,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有强大的物种在攀升,随着时间的流逝,差距会越来越大。
  原本人类处于统治顶尖,但是现在大多变为丧尸,其余的不见踪影,吴道到现在为止没见到一个活人,只在大姐头那听到有活人存在,但是很少数量。
  以后他将如何自处?人类是社会性的,吴道就是因为孤独感,下意识对于每一个遇到开智的生物抱有好感,并平等相处,也多亏之前获取的鳄龟血液,让他开启气味信息素,即所谓的“贴吧”和开智动物无障碍沟通,这个是关键性的,其他活着的人类未必有这种好运气。
  陷入沉思的吴道,表情变化莫测,很好的表达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呼~~~。”吴道长出一口气,掐了掐眉心,目光落在远处的建筑废料那,大步走过去,翻出一大块带着钢筋的水泥坨,颠了颠,觉的有点重,几斧头敲下一块,觉的重量刚刚好。
  “想那么多,其实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保命本领,在末世没有什么比武力更可靠了,练着吧,吴道!”
  。。。
  当郝大爷抗着一把斩-马刀过来的时候,看到吴道光着膀子做劈砍动作。
  “4381,呼呼,4382,呼,4383。。。”
  好家伙的,真的假的,郝大爷走近一打量,吴道站立的地方已经被汗水弄湿一片了,视线挪到挥击的位置,郝大爷的鼠眼一眯,吴道挥砍的每一下,水泥块都离地面一点距离,但是地面被高速挥砍产生的气压搞出一个浅坑来。
  郝大爷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小伙子不错,虽然肚子上还有游泳圈的痕迹,八块腹肌还未凸显,但是脸皮厚,胆子大,悟性可以啊。
  “4400,嗬,大爷,呼,这刀是给,呼,俺老吴的吗?”吴道凑了个整数,把水泥块扔地上,咧着嘴喘着粗气惊喜的喊道。
  郝大爷反手把斩-马刀递给吴道,扬扬下巴示意吴道试试,吴道左右看看,一刀把旁边的一个烂三合板的老板桌砍断。
  郝大爷得意的看着吴道一边摸着刀一边狂竖大拇哥,转头看到门房口被吴道扔了一地的瓜子壳,跳起来就给吴道脑袋上一巴掌。
  “大爷,你打我干嘛?”吴道摸着头不解的问道。
  郝大爷尾巴一甩扯着吴道边往门房那走边告诉吴道:“瓜子壳那么硬,钻个孔,做个鱼鳞胸甲不香吗?你个败家子都给扔一地!”
  吴道恍然大悟,对啊,我这脑洞,退化了。
  “大爷,我来捡,我来捡。”吴道讪笑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