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守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60守言
  今日是永宁侯夫人的寿辰,倒也不是大办,只是请了关系近的亲友来一道办诗会。
  说实话燕国公夫人和永宁侯夫人的关系并不怎样,但作为永宁侯嫡亲的姐姐,看在侯府的面子上,这个脸不得不给。
  “小姐,要戴龚夫人送的那套翡翠头面吗?”
  明鸥献宝似的问道,既然是去侯府参加宴会,装扮上侯夫人送的头面,指定能讨长辈欢心。
  燕筑林对宴会兴致不高,若不是有事借着宴会办,她就找个由头推脱了。
  装扮起来也很是随意,指了一袭不算失礼的长裙换上,妆面任由明鹭和明雀的主意,很快就剩下一些配饰没有安排了。
  “翡翠头面啊……”
  燕筑林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自己昏迷之前好像答应某人……
  “小姐,青稼轩的守言有事求见。”
  这就来了。
  青稼轩是燕敏学住的的院子,守言是她身边的侍女,这可真是怎么看都在提醒她什么呀。
  “让人进来吧。”
  外头的明雉这才放行,守言一进来就跪下了,十三岁的小姑娘哭起来着实让人心疼。
  燕筑林不会。
  既然不说话,要哭,那边哭着吧。
  她可算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昏迷前不久,她好像答应要把那套翡翠头面送给燕敏学来着,但醒来之后,完全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也怪不得人家上门来要。
  “有话就说,哭什么哭呀?”
  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守言,明雀不耐烦问道。
  “大小姐,奴婢,奴婢不敢说……”
  “那你来干什么来了?不敢说敢哭?”明雀才不会惯着她呢,“你要是哭够了就回去吧,小姐忙着呢!”
  “明雀姐姐,我只是奉命办事……你又何必难为我……”
  守言用手捂着嘴,拼命让自己不哭出声音,但肩膀还是一抽一抽抖个不停,显然哭的更厉害了。
  明雀瞪大了眼睛,“我哪里为难你了?我只是让你有话快说!”
  燕筑林好整以暇看着明雀吃瘪,这丫头向来心直口快,但其实刀子嘴豆腐心,是她身边几个人里心最软的。
  一旁伫立的明鹭和明鸥其实也都看不惯青稼轩的人,从陈姨娘到一个侍女,上行下效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还是当着小姐的面,若是别人见了,还真以为明雀做了什么天怒人怨对不起她的事呢。
  “小姐,青稼轩的守言是奉命来哭的,哭完了吗?我送她出去。”
  守在门口的明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不远处,明雀一听她说这话,直接就乐开了花。
  跪在地上的守言心里却是恨毒了这几个丫头,二夫人说得都没错!大小姐的院子简直就是龙潭虎穴!
  一个个的都不把青稼轩的人当人看!
  “大小姐,大小姐,您就看着她们为难奴婢吗?”
  守言一咬牙,抬头看向燕筑林哭诉道。
  “让你说话是为难你?”燕筑林托腮靠在椅背上,淡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恐怕我接下来也要为难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