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买栋别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等会看,先不着急。”
  何芷往前探了探身再次引起警察的注意,她要提供线索,十年前住在别墅区的一位妇女失踪了,在湖里发现的尸骨有可能是那位失踪的妇女……
  黑脸男警听完何芷的话点了点头,随后转身朝湖边的一群人招手,大声喊“肖队”。
  一位短发女警从人群里走了过来。何芷一看认识,正是昨天在警局接待她的那位女警。
  红脸男警正要介绍何芷提供的线索,肖楠认出了何芷。
  “死者不是你妹妹。”
  肖楠奇怪何芷的消息挺灵通,这里才发现有尸体她就赶来了。
  只要有点医学常识,也能看出湖边的死者应该死亡好几年了。
  何芷对肖楠说住在这里的一位业主在十年前失踪了,也就是何婧的丈夫伍彤州的母亲,两者之间会不会有关联。
  伍彤州是她妹夫,说起来伍彤州的母亲也算她的姻亲,这样问应该不算唐突。
  肖楠正是因为伍彤州母亲失踪案而来,可惜法医现场就给出她检验结果,死者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死亡时间至少十年以上。当然不可能是伍彤州的母亲宋美君。
  出于职业保密原则,肖楠没有向何芷明说,让何芷知道死者不是何婧已经算对失踪者家属负责了。
  “如果有何婧的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属。
  肖楠淡然地说完转身又回到法医身边。
  望着肖楠离去的背影,何芷问黑脸男警肖楠的名字。黑脸男警颇为敬佩地说,肖楠是穗城最年轻的女刑警队长,全国三八标兵模范,连续三年被评为穗城十大杰出青年。最近接连发生命案,肖楠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黑脸男警说得神情动容。
  “十年前有人在这里失踪,现在又发现十多年前的沉湖死者,这里是不是太邪门了?”
  何芷转回身像是自言自语,听在售楼小姐的耳朵里脑袋顿时大了一圈。敢情眼前这位是有备而来,说这样的话明显是为了打压房价呀!
  老别墅只有三户业主放售,一户是老夫妻要去国外随儿女养老;一户是夫妻俩离婚需要卖掉别墅分割财产;还有一户做生意急需现金周转。
  想压价的才是真正买家。
  售楼小姐的心情阴转多云,只要不是把价格压得太狠无法成交,总还是有佣金赚的。
  “这栋别墅景观最好……”
  售楼小姐说得心虚。一览无遗的湖边全是警察和警车,地上还有一具恐怖的白骨。
  何芷站在别墅院里倒没去看那湖边的景象,她望着近旁的邻居。
  邻居别墅院里草木丛生,爬藤把一楼几扇落地窗都给占满了。二楼和三楼的窗帘半垂着,看起来经年不洗污杂难辨颜色。
  售楼小姐发现何芷并不关心她的推销,好像对邻居别墅充满好奇,稍一犹豫还是决定告诉何芷实情。
  看起来荒芜破败的别墅是伍彤州家的!
  就算售楼小姐不说何芷也猜到了。再好的房子如果没人住也会破败,伍家的别墅已经十年没人住了。
  “男主人猝死不到一个星期女主人就失踪了,有人说业主夫妻特别恩爱,女主人无法接受丈夫早逝跟着殉情了。具体怎样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老同事们说的。他们家还有一个儿子,当时好像十七八岁正在读大学,自从母亲失踪以后他也不住这里了,他们家的物业管理费倒是准时从卡里扣。”
  售楼小姐讨好地对何芷微笑,“做我们这一行是不能对客户隐瞒房源情况的。”
  何芷决定买下别墅和伍彤州家做邻居。
  业主生意急用钱肯定希望尽快出手,前面湖有沉尸,邻居又是家破人亡,他自己又生意惨淡,怎么看他的别墅风水都不好。房价几番讨价还价下来,最终达到何芷的目标成交。
  签完合同,业主赶忙把一串门锁钥匙交给何芷。何芷可以先开始装修,后续手续几天就能搞定。
  半天时间成交一栋别墅,售楼小姐难掩兴奋,说话也轻松起来。送何芷回程的路上,何芷问物业公司保安队长柯杨是个怎样的人。
  “他呀?怎么说呢……”
  售楼小姐眯起月牙眼。
  一年前柯杨应聘成为芙蓉嶂别墅区物业保安队长,每天早晚都会亲自巡逻一遍,有时候晚上值班也会去老别墅区看一看,好像要在老别墅区找什么宝贝似的。
  “前两天柯杨巡逻时发现一个流窜进别墅区的通缉犯,他骑着巡逻摩托抓捕的时候,把一位业主的大奔驰给撞了。那个业主是大律师,我们客服中心的小姑娘背后都说他是超级土豪,家里有律师楼,买我们这里的别墅也是位置最好最贵的那栋……”
  售楼小姐意识到她跑题了,马上纠正说柯杨被大律师业主告状,公司领导本来想调他去旗下的其他楼盘继续做保安队长,结果第二天早上他辞职了。
  “听说他以前是个警察?”
  “对,听说柯杨以前可威风了,破案率百分百从没失手过。”
  “那他怎么不当警察做保安了呢?”
  “是做保安队长,做保安那可太屈才了。”
  “……”
  何芷可没觉得保安和保安队长有多大区别。
  急赤白脸地为柯杨辩解似乎有得罪客户的嫌疑,售楼小姐转头对何芷甜甜地笑,粉红的双唇轻叹一声,继续说:
  “柯杨以前有一个谈了三年的女朋友,结婚前那个女的反悔了,然后火速嫁给了一个富二代。柯杨这边都给同事朋友发了请谏,被那个女的摆了一道肯定得问问清楚,等他找上门的那天,正好是那个女的出嫁回门的日子。
  柯杨和那个女的说话的时候新郎带人围观,其实是一群人打柯杨一个。过后新郎还污告柯杨在工作时间办私事,骚扰群众婚礼。具体是怎样的我也说不好,反正柯杨就被迫停职了。然后他又被查出酒驾,只好辞职了。你认识柯杨?”
  何芷点了点头。
  售楼小姐露出一抹嫉妒的目光。
  这时电瓶车开回了物业管理处门前。
  何芷正要下车手机响了,左岸十万火急地问她在哪。
  听说何芷在物业管理处,左岸让她不要走,他马上开车过来接她。
  左岸开着一辆云石灰色的保时捷赶到,他在电话里卖个关子不告诉何芷要去哪。
  保时捷闪闪放光地停在物业管理处门口,顿时引得物业前台的几个小姑娘伸长脖子观望。看见左岸身穿灰蓝西装下车殷勤地给何芷打开车门,小姑娘们眼里的光暗淡了下来,有人议论左岸有女朋友了,芙蓉嶂别墅最后一个土豪也名豪有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