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迷雾重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急救室外。
  男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昏暗的灯光打在他如雕塑般的侧脸,勾勒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冽。他冰冷孤傲的眼眸却隐隐透着浓浓的不安。
  电话铃声音突兀地在安静的走廊响起“韩少,黑衣人是韩志远派过来的,他现在对你使出杀手锏,要你的命。”
  “王博,记得我上次让你办的事情吗?你现在开始去办,我要把所有的小股份全部收在我的名下。”
  男人冷哼了一声音,接着说道“另外,韩志远这段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椿城新研发的房地产,你替我给他一份大礼。”男人说完阴骘的眸子闪出一丝狠厉。
  男孩从急救室出来,身体有些踉跄。
  韩偈走上前问“她怎么样了?”
  “还没有脱离危险。”
  “你有什么条件提出来,我都会答应。”
  男孩摆摆手离开了。
  抢救进行了三个小时,医生才从急救室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
  “手术挺成功的,运气还算不错,病人刀口不是太深,没有伤及肝脏,而且伤口只离大动脉1厘米。病人主要还是失血太多,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如果今夜没有出现任何不良症状,病人就没事了。”
  VIP重症监护室。
  男人握着她的手紧紧的不放,穆晓蕾双眼紧闭,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上罩着氧气罩,神情痛苦,好看的眉心拧在一起……
  她的神情越来越痛苦,似乎笼罩在一场梦魇之中,身体不停地颤抖,双手挥舞着,眼角溢出的泪水,晃得男人深邃的眼眸激起了重重的波澜。
  男人焦急地喊着“医生,医生!”
  医生跑了过来,检查一系列却没有发现任何不良状况!
  他疑惑地看向韩偈,“这姑娘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她这个症状多久了?”
  “有十几分钟了。”
  “这姑娘好像是心理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创伤,关键是现在都这个点了,心理科早就下班了。这可怎么办?”心理疾病可大可小,更何况在这种情况下,医生都有些焦急。
  他立刻明白了什么,拿出了穆晓蕾的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电话几乎是一秒被接通的。
  “晓蕾。”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极其温柔。
  韩偈握紧了拳头,电话那头又传来,“晓蕾,你怎么了?不说话。你在哪里?”张浩轩焦急地问。
  “是我,我们现在在F市的人民医院,她现在情况很不好,你过来吧。”他墨色的眼眸阴暗至极。
  穆晓蕾沉浸在惊悚的梦魇里。
  四周是茂密的树林,周遭安静诡异的可怕。
  一个小女孩蹲在树洞里,抱着膝盖小声呜咽的哭泣着。她不想让小哥哥死,死了她再也看不到他了,就像再也看不到她的妈妈。
  她哭了好长时间,然后用小手抹去自己的眼泪,向前面逶迤的小道跌跌绊绊地走着,走了好远好远的路。
  突然一个黑影拦住了她的去路,小女孩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男人模糊的脸。
  穆晓蕾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神情痛苦,她想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可是她的眼前似乎被浓雾所遮,无论她的双手怎么驱赶都散不开。
  那个男人对眼前的小女孩冷冷地说道:“小小姐,你差点没让我找到,少爷让我接你回家。”
  “是吗?爸爸让你来接我吗?”她天真的眨着大眼睛,仰起头,笑得好甜。
  可是为什么不是爸爸亲自来接她呢?以往她上学放学都是爸爸亲自接送的。她突然想到游乐园的那通电话,那个男人,眼泪簌簌的直落在她的小脸上。
  “是不是爸爸不要我了?”小女孩开始哭泣。
  男人根本不想理会她,如钳制的大手抱着小女孩,把她扔进了汽车的后座上,拿根绳子捆住了她的小手,她放声大哭,嘴里喊着“爸爸,爸爸!”
  男人厌烦的随手找了一块脏抹布,撕碎填在小女孩的嘴里。
  汽车一路晃晃悠悠,开了很长时间。夜色如墨,车子在一座古老的建筑物停下,男人下车把小女孩扔在地上,汽车启动引擎,飞快的扬长而去。
  小女孩躺在冰冷的地上,身上穿着那件粉色连衣裙,早已破烂不堪。她小小的身体蜷缩着,浑身颤抖,眼里恐慌不安。
  轰隆隆——打雷了,一阵阵雷声整耳欲聋,小女孩双眼涣散没有焦距,发出一阵阵呜咽的声音……
  大雨顷刻间如泼,她的双眼慢慢地合上,却在闭上的一瞬间,看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韩偈看到穆晓蕾全身颤抖,甚至双腿开始抽搐,紧闭的双眼不停地溢出泪水,心里痛到不能呼吸。
  “不要,求求你,不要丢下我,我要找爸爸!”穆晓蕾撕心裂肺地哭着。
  韩偈俯下身抱着她,“蕾蕾,蕾蕾,是我,我在这里,没有人丢下你,你不要害怕!”此时此刻的小女人根本听不到。
  张浩轩走进病房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急匆匆地从随行的医药箱拿出了一针镇定剂,给穆晓蕾打了进去,不一会她便沉沉地睡去。
  “韩偈,我们先出去吧,让她先安静地睡会儿。”
  “她没事了?”
  “暂时没事。不过,她得喝药,这个药我上面已标注好了服用量,等晓蕾醒了让她喝下。我们出去,我想和你谈谈。”张浩轩把药瓶交给了韩偈。
  VIP病房的外屋,韩偈和张浩轩相对而坐。韩偈肃冷倨傲,张浩轩斯文淡墨。
  “韩偈,你被吓坏了吧?这是我认识她的五年里常见到的状态……”张浩轩的神情很痛苦,但仅仅是几秒钟,他不愿把这份软弱展现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继续说道,“你放手吧,你根本给不了她幸福。即使现在晓蕾喜欢的人是你,你们也不见得能真正在一起,你别忘了你的家族。”
  “噢?她跟你在一起就会幸福了?她未来漫长的道路上需要的是爱人,而不是医生!她要是喜欢你,早在这六年里就喜欢上了,还用等这么久?”
  韩偈阴骘的眸子迷着,不得不承认最后一句话说到了张浩轩的痛处。
  张浩轩眼里喷出了一道怒火,怒不可遏。“我可听说你父亲要给你订婚了,韩偈!你不要玩弄晓蕾的感情。”
  “哼?你信不信我让你在人间蒸发?我韩偈这点本事是有的。”
  “怎么?我说中你的痛楚了?韩偈!我不会放弃的,我会等她,等晓蕾自己回到我的身边。”
  韩偈一拳挥在张浩轩的脸上,他的眼镜掉在地上,嘴角流出了血。
  “不要再挑衅我,张浩轩。我不动你,是看在蕾蕾的份上!”他转身冷漠地走进了穆晓蕾的病房。
  清晨,小女人一睁开眼,看到趴在她床边睡觉的男人,心莫名的暖了一下。
  男人好看的薄唇紧抿着,浓密的眉毛却紧皱在一起。穆晓蕾伸出手指轻轻地放在男人的眉心,他却倏然睁开了布满血丝的丹凤眼。
  “我弄醒你了。谢谢你陪了我一夜,你——真好。”
  韩偈握着她白皙的小手“大笨鸟!谁允许你昨天那么傻?”
  “小汉奸,我还不是怕你受伤吗?”哼,这个男人太霸道了,明明是自己救了他!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要这么做。穆晓蕾,我宁可受伤的人是我。”
  她低头瞥到男人修长的手指上有干涸的血痂,伤口深的地方还在流着血。
  “你的手?怎么伤得这么严重?快点找护士包扎一下!”
  “昨天不小心弄伤的,没事。”
  “还说没事,都流血了,快点去找护士,韩偈!”
  “好。你饿了吗?想吃什么我让人去买?”
  本来穆晓蕾想嘴硬一下说不饿的,谁知道她的肚子不争气,发出咕咕的喧叫声。
  “饿了,我想喝粥。”好吧,她现在其实还是很饿的。
  没过多久,韩偈包扎完手,司机就拎着很多份早餐走了进来,然后便离开了。
  “这也太浪费了吧?”穆晓蕾看着琳琅满目的早餐白了一眼男人,要知道现在还有很多人连早餐都吃不到。
  “大笨鸟,我是怕你不够吃!”男人扯了扯嘴角,微微上扬。
  呃,不是吧?她有这么能吃吗?
  男人把桂圆粥吹温放到了她的嘴边,穆晓蕾想起来自己喝,却被他一只手压着肩膀。
  “小心伤口,把粥全喝完,很补血的。”
  穆晓蕾本来就很饿,加上男人说这粥补血,她只得乖乖地喝完,还吃了,呃……满满一笼小笼包。
  吃过饭后,男人又给小女人吃了张浩轩配的药。没过多久,护士就给穆晓蕾挂水输液。只是还没有输完,她就想去卫生间。
  只能对眼前的男人尴尬至极地说:“那个,那个,韩偈我想去趟卫生间,你能不能让外面的护士进来?”
  “不用。”男人把她抱起,让小女人拿着输液瓶走进了卫生间。
  他把她放在马桶旁,接过了穆晓蕾的输液瓶,示意让她方便。
  “你出去啊,你在我怎么方便?”呃,让她在小汉奸面前小便,她能解出来才怪!
  “我给你拿输液瓶。”
  “韩偈,你给我找个托钩吧。”她乞求地望着男人。
  “好,”就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又顺着女人的意,把托钩拿进来,挂好输液器,走了出去。
  穆晓蕾方便完,忍着伤口的疼,刚要取挂在上面的输液器,没注意到地上有水,她低呼一声滑倒了。
  男人跑过来,黑着脸把穆晓蕾抱起来放在病床上,按下床边的呼叫器,输液器在回血,需要重新挂水,男人给她拔掉针头,按了一会儿。
  他阴沉着脸说道:“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穆晓蕾。”
  “哼,小汉奸,你竟然凶我!”她撅起红唇,嘟着嘴巴。
  让穆晓蕾不知道的是,她这个动作有多撩人。男人一个俯身,堵上了她的唇,这个吻时间并不长,男人怕触到小女人的伤口。
  他在医院陪了她两天,第三天穆晓蕾可以下床走动了,他们在医院的走廊里散步,没走多远,韩偈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让他回去,并说韩父是如何如何地生气。
  他执拗不过母亲,只得答应她先回两天。男人给小女人请了特护,并把司机留下来,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医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