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拜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嘿,臭小子,今日我家里是热闹了哈?得,我看了一下,都是平行端正的,进来吧。”
  谢南点点头,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水静是一个识货的,刚走到院子里面就看见了满地带着灵气的地砖都已经碎开,脸上头一次快速的出现了心痛的表情。
  “怎么了水静?”深流是最先发现水静的不正常的,连忙问道。
  “不...”水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一地的石板砖都是有人专门用灵石炼化出来的,但是现在却被人毁坏了,我心疼。”
  一边的‘罪魁祸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尴尬的笑了一下:“嘿嘿...那个什么,我就是不小心...”
  每个人的战气都是不一样的,就算是自己不承认,水静多看两眼也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弄坏的了。
  “老头让云歌对着院子使出来全部的力气,估计也是想不到这石板砖会坏。”谢南在一边解释道,然后将屋门打开,这老先生早就坐在屋子里面等着他们了。
  老先生端着一杯清茶,一张桌子上已经摆放了其他七个茶杯,吹了吹手中的茶水,对着他们一笑:“来了啊,孩子们,快坐下。”
  除了谢南和卫云歌两个人,五个人都局促不安的坐了下来,就算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水静,那也是才二十几岁,而这个老先生一开始就给他们了强大的气场压迫,的确是让人不好习惯。
  老先生对面坐着的事深流水静和沧笙三个人,三个人现在就像是第一次进入书院那般,双手乖乖的放在膝盖上,后背挺直,也不敢笑。
  一边的温寒和陈知画倒是好了一些,毕竟他们小时候还跟着谢南蹭过老先生的课,但是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反倒是还有一些不习惯。
  老先生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三个孩子,点了点头:“小张教出来的孩子的确是不错,这才几年就已经变成了宗师了。”
  “是,师傅一直都很厉害。”深流作为大弟子,礼貌性的回应着。“老先生,您认识师傅嘛?”
  “嗯,当初有过几面之缘,跟小张说了几句话,小张的确是一个好苗子。”老先生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往一边走去。
  老先生转头看向温寒和陈知画,眼神中迸发出惊喜,走到了温寒的身后捏了捏温寒的肩胛骨,让温寒一点都不敢动。
  “小子,这么多年没见了,长高了,修炼等级也不错啊,你是这几个人里面唯一一个将玄灵草用的最好的人,不错,实打实的修炼的确是对你来说最好的方法了,不然以你的心性,很容易就走火入魔了。”
  老先生笑呵呵的夸奖道。
  温寒紧张的连扇子都不敢拿出来把玩,只能笑呵呵的回答着:“是是是,都是因为先生当初教得好。”
  对上了身边人的眼神,温寒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初就是老先生跟我说的,一定要好好修炼,不然以我的心性来看,会很容易走火入魔。”
  “啧,先生居然给你开小灶。”陈知画十分的不愿意。
  “老夫没给你开过吗?你的那一把长刀不就是我给你打的吗?”老先生故意做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陈知画这时候也只能笑着说道:“哎哎哎,是是是,老先生最好了。”
  跟大家都叙旧结束,老先生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嗯,这炉鼎应当是好了,你们跟我去看看?”
  “好。”大家站起身,跟着老先生去了后院。
  谢南捏了捏卫云歌的手,用手链跟卫云歌说道:“先生这是看中大家的人品,所以才让大家跟着他去后院的,我们这一次去了会长很多见识,对你将来炼东西也有帮助。”
  卫云歌转过头看着谢南,咧开嘴笑了笑,点了一下头,得来的是谢南的摸头。
  几个人走到了后院,发现后院才是真的大,甚至要比整个张宅都大一圈,院子当中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大炉子,还有一些炼东西的工具,在墙边上还挂着一些看着就价值不菲的灵器。
  当真是让大家看的眼花缭乱。
  “哈哈,臭小子们,我看你们跟我也有缘,毕竟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能进我院子里的年轻人了,一会儿这些东西你们就随便挑,拿出去多用用。”
  老先生将自己的袖子撸起来,虽然看着年迈,但是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却十分的清晰,让卫云歌他们十分吃惊。
  “老先生现在真是....身子健朗呢。”沧笙是最先说话的。
  “哈哈哈,小伙子,你要是炼器的话,你也会这样的。”老先生说完,走到了最高的一个路子前面,大喊一声:“大家都保护好自己啊,一会儿灵火跑出来烧到你们就不好了。”
  七个人下意识的组成了张闻之之前给他们排的阵法,老先生一回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们正在一起往沧笙的护盾中注入灵气。
  “好啊小东西们,居然还有这一手,小张还真是厉害。”老先生转过头,拿过一个铁色有发着青的钳子,将炉子门打开,一瞬间,热气汹涌而来,烤的大家有些睁不开眼。
  抬头看着天空,都因为热度变得有些扭曲,甚至耳朵边还有小孩子成功捉弄了人的笑声。
  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些,卫云歌看过去,老先生就像是没有感受到热度一样,手法利落的将炉子里面的炉鼎拽了出来,然后大喝一声:“都回来!是不是外面玩野了?!马上就关门了!”
  渐渐地,大家感受到身边的热度渐渐地变得小了一些,可是他们还是不敢散开这个阵法,只能继续坚持着。
  老先生转过头来看着这些孩子,直接笑了笑,说道:“刚刚都是灵火,算是有灵气的生物当中的小孩,只是捉弄你们一下,你们现在散开也没事了,他们都已经回到炉子里了。”
  紧接着,老先生将那烧的通红的炉鼎放在了地上,双手交叠,一股股的灵气注入到炉鼎当中,让炉鼎变得更加的红了起来,还隐隐的发着橙色的光芒。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仅仅只是一股,但却给了卫云歌他们一种河水铺面而来的感觉,瞬间缩到了一边,眼看着那河水灌上了炉鼎,只听‘哗啦——’一声,炉鼎处发出一阵阵浓烈的水雾,而沧笙的护盾却将水雾都给挡了回去,所以七个人还是能看见对方,却看不见护盾之外的样子。
  过了大概能有一炷香的时间,水雾才渐渐的散去,地面上已经满是温热的水流,几个人间给阵法解开,冲着老先生走过去。
  老先生已经将袖子放了下来,背对着大家,面前应当就是卫云歌的炉鼎了。
  其中,水静是最先冲上前的,看见那炉鼎的时候,身体都已经僵直了,似乎十分惊讶的模样。
  看见水静的模样,卫云歌更加期待了,走上前,入眼的的确是一个不一样的炉鼎。
  虽然这紫砂炉鼎还是通体紫色,但由于之前已经放置了很多年,已经失去了光泽,现在这个炉鼎已经被老先生炼的发出了金光,金色和紫色交相辉映,十分的好看。
  比起好看来说,炉鼎也是一件灵气,这灵气自然是不会收敛自己的等级威压的,现在的炉鼎比起之前的炉鼎的威压要多得多,简直不是一个等级。
  “小姑娘,这个炉鼎现在可以说是炼什么成什么,但是你切记,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控制炼制的火候,如果有不懂的,就来问我。”老先生自然也是识人有数的,卫云歌是一个修为天赋极高的苗子,他自然也不愿意放过。
  还没等着卫云歌点头,老先生就走到了水静身前:“小伙子,我看你是一个好苗子。”
  水静眼睛中闪现出惊喜,磕磕巴巴的说道:“老..老先生谬赞。”
  “不。”老先生笑了笑,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炉子:“我问问你,我炼制这个炉鼎,用的是什么样子的灵火,炼制了多少时间,放了多少的灵石?”
  “用的是十年制到五年制的灵火,炼制需要最开始放入五颗灵石作为引子炼制一个时辰,然后将灵活变成三十年间的灵火,继续放入八十七颗金色灵石炼制出包浆,同时也是为了补好炉鼎的裂缝,顺便注入灵气,将炉鼎的等级提升,炼制十个时辰之后,需要用三年间的灵火一直烘烤一个时辰,才能拿出来...”
  水静说完之后,吞了一口口水,紧张的看着老先生。
  自己刚刚都是下意识的说出来这些东西,虽然是已经深深地刻在骨子里面的知识,但是现在当着老先生的面上说出来,还是十分紧张的。
  深流和沧笙此时也将心提到了自己的嗓子眼,水静有多喜欢炼器,这件事是他们两个以及张闻之都知道的,水静甚至有一个比卫云歌更好的炉子,只是水静一直没有用,因为那种水静的炉子是一个神器,若是用得不好,只会折损神器的使用时间。
  文学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