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我是菜鸟我怕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刚才枪声稍歇,牛二就偷偷探出头,他看见端着长枪的团丁们,已经蜂拥过来。
  他知道自己要动了。
  继续留在这里的结局,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不是被当成土匪枪毙,就是被抓回去,然后要家里拿钱来赎人。无论哪一种结局,都不是他希望的。
  所以,他动了。
  刚才,他还对豹子和谢宇钲等人点点评评,但轮到他自己了,却完全忘记了要像谢宇钲那样滚过去,或者像豹子和李慕英那样手脚并用趴着离开。
  一慌张牛二就直接站了起来,为了克服内心的恐惧,他还啊啊大叫着,手舞足蹈地直向谢宇钲奔去。
  牛二跑得飞快,转眼间奔过数十米的距离,越过十六妹所在位置,他甚至有时间向她看上一眼。这女匪长得真好看,难怪刚才谢先生这个从大地方来的年轻官儿,都忍不住趁机揩她油。要我我也揩。嘛的,这姓谢的刚才真大胆,对她连扑带压又搂又抱,末后他竟然还伸手去摸她的脑门。
  不愧是大地方来的官儿,真有一套。
  更奇怪的是,她虽然也反抗了几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好像并不真生气。
  奇怪啊,女人真奇怪。
  就在牛二要扑进谢宇钲藏身的地方时,身后追来的子弹尖叫声突然戛然而止。
  原来,此时整个盆地,都在突然之间人声鼎沸、群魔乱舞。
  那些原先一直龟缩在一个个石堆后面、不敢动弹的土匪们,在机枪停歇的那一会儿,不少人就想站起来逃跑。
  但是,有的是犹豫到底该往哪个方向跑,有的是害怕在逃跑中被击中,还有的是因为腿脚发软而动弹不动。
  末了,当他们发现靖卫团的团丁们全都压过来了......年前与靖卫团两次交战中被俘的兄弟们,在龙泉河滩上被一一砍头的场景,倏地浮上他们眼前,深度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恰好这时,牛二作出了示范,并成功地吸引了机枪火力。
  匪众当中的明白人,终于清醒过来,一个接一个地大喊大叫着,站起来,同样大喊大叫地跟随着牛二奔逃。
  枪丢了,那是主动弃的,只为跑得更快;银元掉了,无妨。有机会再去抢;鞋带断了,那就直接在奔跑中把鞋甩出去吧......这些都是身外之物。
  此刻的奔跑未必能延续生命,但此刻的生命却需要奔跑来延续。
  他们只能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变起仓猝,眼前蔚为壮观的场景,把正昂首阔步的团丁们吓了一跳,他们条件反射的第一反应,就是纷纷扑倒在地,纷纷找掩体躲藏。
  正在追踪着牛二的机枪手,边开枪边感叹——这个纸片人不愧是高手,自己打了半梭子,连毛都没碰着。这主射手甚至认为,这高手不但练就了高手的手段,还有一般高手无法拥有的高手身材。
  那身板儿太单薄了,觇孔准星里只见一条线,怎么打?
  没法打!
  现在,眼见这个纸片人高手就要躲起来了,只有重新选择目标了。
  可是,这个机枪主射手马上就傻眼了。
  面对满地跑的“高手”,他陷入了选择性困难:
  到底先打哪个?
  或者说,哪个更肥?
  这次得找个肥一点的目标,以便重新树立信心。
  …
  本来,一边倒的战场形势,让清早的盆地里枪声逐渐寥落,但是,突然之间,大大小小打石堆后来,冒出一群群地老鼠。
  这群地老鼠们,惊慌失措之下,什么也顾不得了,就那样撒开脚丫子就跑,将自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机枪的威胁之下。
  丢人哪。
  谭楚心里喟叹着。自己堂堂一个出身黄埔的中校团长,竟然沦落到和地主民团为伍,与这样的乌合之众作战。
  嗯,这两边一包抄,就该结束了。
  剿完这伙土匪,就跟骆家告辞吧。还是回正规军混吧,管他哪家的部队,去走走老师同学们的关系,哪怕从营连长干起也成。
  …
  诡异而滑稽的战场形势,却令十六妹卢燕十分欣喜。
  十八排的兄弟们,压根就不懂得如何应付机枪的扫射,所以他们只能躲在石堆后面等待时机。
  现在,兄弟们终于在靖卫团压过来之前,惊醒过来,开始行动了。
  一个个向着她飞奔而来。
  快跑呀,快跑。
  多好的机会。
  靖卫团的机枪全都停了,兄弟终于清醒过来了。是的,这个撒腿就跑,的确不对,但是,总好过乖乖地留在战场上做俘虏吧。
  团丁们也被兄弟们这个意外的冒险举动搞懵了,只有不多的一些家伙趴下来,躲在掩体后持枪瞄准。
  突然,独眼龙和他的手下又从石堆里冒出头来,十六妹卢燕杏眼一凝,双枪挥动,匣子枪频频射出怒火,打得他们藏身之处石屑横飞。她再也顾不得精准度了,她要尽可能压制独眼龙老八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多接应一些兄弟逃回去。
  哒哒哒,哒哒哒哒......
  这时候,沉寂片刻的两挺机枪,终于重新吼叫起来,一排排子弹扫过,无遮无拦的土匪们又像被割的麦子一样,一排排倒下。
  东一堆、西一堆早已冷却的篝火残烬,被啾鸣的子弹掀得纷纷扬扬,在盆地的草地上空弥散开来,形成一片片灰黑色的烟幕。
  十六妹的心在滴血。好几个熟识的兄弟倒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向她伸长手臂,张大了嘴,叫喊着。
  打掉那机枪!
  十六妹回过神来,转头往身后望去。只见那个笨手笨脚的洋学生,仍煞有介事地瞄准着,但就是不开火。
  刚才,机枪暂停时,谢宇钲本有机会逃进树林的,但他像着了魔似的,只顾着研究手里的这支g98,完全没有察觉到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牛二来到身边,喊叫着什么,他也顾不上看上一眼,只是一再地检查枪支。
  末了,谢宇钲终于发现,刚才射击时这支G98的表尺的位置在100米位置上。
  刚才完全疏忽了。
  他连忙将游标调节到200米的位置上,重新上膛,再次瞄准。
  这时的视界里,人影纷乱,烟灰漫天,枪焰与子弹齐发,鲜血与硝烟相映,惨叫与枪声共鸣。
  啾啾啾,此时,好几发子弹落在谢宇钲前面不远处,溅起一蓬蓬尘土。
  但是,这时候着了魔的谢宇钲完全感觉不到了。
  他右肩膀轻轻抵住枪托,顶平顶实在,嗯,调整呼吸,别慌,准星慢慢挪动,扳机缓慢下压。任周围风狂雨骤,我自岿然不动。
  我是菜鸟我怕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