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惬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闻师傅作为钟倾一的专职老师平时很闲,最近连带着教授齐自强也没感觉多累,反正俩孩子的家长都没有多在意他俩能学啥样,工作上毫无压力。
  最近闹心的是老武,久出未归,让他心里打起了小鼓,钟爷这大半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让他心里特别不踏实。他们两个虽然留下陪着钟倾一,但是却没有觉得大材小用,自己现在在外边根本不能露面,在这小山村韬光养晦也不失为一个路子,老武也能安心的悟他的武术,两人其实挺开心的,虽然有时候有点无聊,乐子自己没事多找点不就得了。
  安全起见,钟庆祥和幸福村的联系都是靠着托底的人来回传消息,一年总共就传了一回消息,过年的时候钟庆祥询问了一下钟倾一的近况,得知还不错,半年了一回感冒都没有,钟庆祥放心了,然后就没有了消息。入夏以来武师傅就联系不上那边了,联系人都杳无音信,闻师傅感觉不对,就让武师傅出门打听了,这出门两三个月还没回转让闻师傅分外忧心,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闻师傅的不安传染了方宏,他现在恨不得把剩下这俩人撵走。他多多少少还是知道钟庆祥是干什么的,明面上是商人,背地里干什么有耳闻,从来没人去证实,大家都是眼神会意,从前的狐朋狗友偷摸的说过几句,深的就没有了,怕死的本性让他也跟着焦灼不安,可是又无能为力。
  晚上的时候闻师傅总感觉外边有动静,警觉地叫醒钟倾一,让他穿好衣服,别出声,闻师傅自己摸黑走到门口没看到什么人,可是动静越来越近。
  方宏听到动静又跑出来一探究竟,天上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外面黑黢黢的,方宏站在门里鸟悄的等着闻师傅,闻师傅站在门口找了个掩护的方位,屏住呼吸,似乎在断定声音的出处,闻师傅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声原地走去。
  忽然,傻八屋子的灯,亮了起来,屋内响起了傻八气急败坏又含混不清的声音。
  傻八从屋内走出来,拿着手电筒,照在两个竹筐上,用脚踢了两下,又进屋了。
  方宏这才想起来齐自强好像恍惚跟他说她和钟倾一今天抓了几只水耗子,是这几只耗子闹妖呢,虚惊一场啊。
  闻师傅收起手里的手枪,匆匆几步就来到了钟倾一的房间,告诉他睡觉吧,没啥事。
  钟倾一迷迷糊糊的又脱光了睡觉去了,白天洗澡还真有点累了。闻师傅看着钟倾一没心没肺的立马又睡着了,叹了口气,坐在床边,一脸怜爱的看着熟睡的钟倾一,这孩子被保护的太好了,以后可怎么办啊。闻师傅看着被蹬开的被子,抬手用被子盖住了钟倾一的肚子,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方宏回到屋里,坐在炕沿边拍了拍自己胸口,艾玛,吓死爹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第二天闻师傅和方宏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坐在饭桌上,相顾无言,俩人都想说点啥,又都欲言又止。
  齐自强满头大汗的从里屋跑进来,坐在桌上就要吃饭,方宏心里正闹心,就怼齐自强“天天不走门,窗户框子都让你踩烂了。”齐自强嘻嘻笑,不搭理他,端起碗里的粥,两口就一碗,不够自己又去盛了碗,就这小菜吃了两个馒头三晚粥,看着一脸便秘的俩人,一句话都没说,心想:俩神经病,好像坐那拉不出粑粑的样子。
  “钟倾一,起来了,一会去田里抓蛤蟆,过几天学校放假,就不好抓了,快点的。”
  闻师傅心情也不好,看着心情愉悦的齐自强也怼道“一一不想起,你叫他干什么,让他再睡会,别吵吵。”
  齐自强能容忍的人也就自己家人,这几年再加上一个方宏,对着闻师傅可不会那么客气,回道“你家啊,我吵吵咋地,乐意呆就呆,管谁呢!”
  噎的闻师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方宏一看,闻师傅脸红脖子粗的,说道“强子,带着钟倾一出去玩吧,早点回来,别跑远了,少惹点祸啊。”齐自强冷笑一声,没去继续叫钟倾一,自己跑了。
  钟倾一迷迷糊糊的从屋里出来,没看着齐自强,忙问道“强子呢,咋没等我呢。”
  “一一啊,这两天别处去了,在家好好呆着,你的文化课得跟上了,强子学习可比你好啊。”闻师傅苦口婆心的劝道。
  “谁乐意学谁学,我今天要和强子抓蛤蟆,我想吃蛤蟆大腿儿了。”说完也不管闻师傅涨红的脸,头不梳脸不洗饭也没吃就跑了。
  等就剩方宏和闻师傅两个人的时候,方宏冷下了脸,说道“强子又不是你谁,说话客气点,你家那个是宝贝,别人家都是土坷垃么,在这可没有什么钟爷。”方宏摔下了筷子,也走了。
  闻师傅一个人坐在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幸福村的稻田地都集中在东边,这边有一个石头河的支叉,水不大不小,刚好可以灌溉农田。夏天的稻田地里,一望无际的绿色,离着老远就能听见青蛙呱呱的叫唤,此起彼伏,泥泞的田间道上,齐自强脱了鞋,把鞋仍在路上手里拿着个木棍,木棍的头上绑着个铁签子,扎蛤蟆一扎一个准。
  露水还没散尽,满田间的水汽,不一会齐自强的短裤边就都湿透了,田间好几伙侍弄庄稼的村民埋头薅着地里的杂草,间或几声笑声传来。
  齐自强喜欢这种恬淡且温馨的场景,每每来到这就撒开腿跑起来,溅起一路的泥水,刚刚的怒气还没散完,现在闻着稻香,那股戾气也随之而散,咧着嘴往水井旁边跑去,那边的蛤蟆最多了,个头也大。
  幸福村托着石头河的光,在坝里的稻田每年都能有个好收成,好几十年没有什么旱涝灾害,每家每户的稻田离着不远都有一条水渠,隔一年勤劳的村人都会沿着自己家的田清清水渠,保障稻苗不缺水,水井其实就是石头河的河水流进这片田地的入口,这边水稍微深一些,偶尔还能抓到几只鱼,再往东走就能走到石头河,那里的鱼更多,齐自强从小吃鱼有点吃够了,不太喜欢抓鱼,就喜欢扎蛤蟆。
  井边有几只小蛤蟆还不知道危险的到来,蹲在水边呱呱的叫着,像是一群没人要的孩子,野孩子一样四处乱蹦。
  随着齐自强的脚步近了,水边响起了扑通扑通一连串的声响,水边只剩下颤抖着的草叶。
  水里被蛤蟆这一通乱蹦,稍微有些浑,齐自强也不着急,找了个干松的地方坐了下来,检查了一下工具,嗯,都挺结实,看着水渐渐清亮,站起来看着水里,抬起手里的木棍,嗖一下扎到水里,再抬起木棍,上边挂着一只四脚乱蹬的蛤蟆,这蛤蟆足有成人拳头那么大,劲头也不小,齐自强把蛤蟆撸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登时蛤蟆就不挣扎了,只剩下后腿,不甘的抽搭几下。
  扎了几只,齐自强觉得不过瘾,跳下水里,伸手去抓,抓到小的,随手就撇了,抓到大的,就摔在地上,有的生命力顽强还能混个半死不活,有的眨眼就归了西。
  钟倾一赶过来的时候,齐自强已经抓了十多只,用塑料袋装着,这么一会有半口袋蛤蟆了。
  “咋不等我呢强子?”钟倾一半埋怨半撒娇的说道。
  “你抓不抓啊,我这差不多了,够吃了咱就回吧,回去看看那几只耗子啥样了。”齐自强并没有因为闻师傅就不理钟倾一,没必要。
  “我扎两只咱就走,今天咱们干啥啊?”钟倾一问道。
  “一会再说,我待会想去山里一趟。”齐自强回道。
  俩熊孩子祸害完快二十多只蛤蟆,拎着袋子就往方宏家走去。
  方宏今天蔫头巴脑的缩在家哪都没去,齐自强好奇地看了一眼,转身就去找昨天的那两只竹筐,四只水耗子蔫蔫的,不敢蹦跶,缩在筐里,两两抱团取暖。
  “没吃过这玩意,清蒸红烧还是爆炒?”齐自强说着看着钟倾一,让他先选,反正好几只呢。
  “啥?!”钟倾一懵了,啥都能吃么。
  钟倾一跑屋里去找方宏,说道“叔,你去说说强子,昨天抓那几只水耗子可好看了,她要吃了。”
  方宏一听也吓一跳,耗子能随便吃么,有鼠疫啊,细菌啊,可不能瞎吃,忙到门口找齐自强。
  “强子啊,耗子不能吃啊。”方宏急忙说道。
  “这是水耗子,长得跟园子里的不一样,也不能吃么。”齐自强歪着脑袋问道。
  “不能吃不能吃不能吃。。。。。。”
  “那抓他干啥啊,等会我都摔死了吧。”齐自强伸手就要去抓耗子。
  “不能用手抓啊。”方宏抓着齐自强的手。
  “?”齐自强心想又为啥啊?
  “这个水耗子啊,能卖钱,等叔给你找个买家,咱们卖了买好吃的,行不?”方宏紧着说道。
  “又不能吃咋卖钱啊?”在齐自强心里只有吃的穿的才值钱。
  “这个东西的皮子值钱。”方宏把筐的盖子盖严了,拽着齐自强进屋了。
  钟倾一在屋里一听,这要是把那几只耗子卖了,那能行么,他还想养宠物呢,有进屋去找闻师傅。
  闻师傅听说钟倾一要养耗子,头摇的像拨浪鼓。
  四个人坐在屋里大眼瞪小眼没个结果,齐自强觉得烦了,就用脚去踹竹筐,“摔死听响得了,磨磨唧唧的。”齐自强不耐烦地说道。
  最后四只耗子还是没有摆脱被贩卖的命运,好歹不用被摔死了。闻师傅也不得不妥协,让钟倾一养只狗。
  第二天方宏就把这几只耗子卖了一千块钱。可是不少钱,王老师的工资现在一个月才四百多块。方宏又从市场给钟倾一买了一只小奶狗。
  方宏把卖耗子的钱都给了齐自强,齐自强不要,说道“我要钱干啥啊,我又不花钱,你留着吧。”王老师要是听到这句话肯定气个倒仰,你不花钱,你赔钱啊,一年到头的闯祸还不花钱!
  齐自强对钱还真没什么概念,这事都赖方宏,方宏自从知道齐自强是自己的小贵人,那是有事没事就贴补,还是背着齐老四两口子,也不知道他咋想的,可能也就是怕齐老四两口子拒绝。齐自强还小也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吃喝玩乐基本都能自给自足,幸福村的田间山林差不多已经能满足齐自强绝大多数的需求。偶尔吃个小灶方宏那是尽可着齐自强的口味买零食,齐自强还不爱穿,一件衣服恨不得一年都不换。钱对于她来讲差不多只存在于他爹妈揍他时的口头禅里“这败家子,天天祸害钱。”齐自强也纳闷,我也没撕钱烧钱啊,哪祸害钱了?本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优良作风,没去反问齐老四两口子,这就造成了齐自强对钱没什么欲望。
  “给你你就拿着,墨迹啥!”方宏把钱塞进齐自强的手里,夏天一件跨栏背心一个平角大裤衩,实在是找不到兜。
  “我不要这钱,我妈该生气了,我咋能要你钱呢。”齐自强说完就跑出去玩了。
  方宏看着视金钱如粪土的齐自强感觉分外可爱,晚上还是把钱给齐老四两口子送去了。
  这天下午的时候,太阳像个大烤盘,生生要烤熟了这万物,没有一丝的风,喘气好像都能噎人,齐自强一个人往山上走去,山间比山下不知凉爽多少,但齐自强还是浑身被汗水湿透了,小动物们被齐自强惊起一片,仓皇逃走。
  齐自强今天没去残害那些无辜的小生命,奔着自己的目的地,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那些山间的小生灵。
  一众小动物:千万别看见我们啊~
  林子的不深处,有个小山坳,规规矩矩的圆形,天然形成了一个小型八卦阵,齐自强根据方家书里的方法,乾坤两方压阵,震位开春栽了棵小树,兑位放了个小瓷盆,整个阵势为收,四块玉石放在四个玉匣子里,阵眼在巽,玉石围着巽位。
  方家的养玉方式很简单,根据八卦阵增增减减挪挪,方成一个小阵法,但是难就难在布阵的人要有灵敏的感应磁场的本事,巧了,齐自强就能,当年方宏的八叔也是这方面的高手,敏锐度强到可以随意布阵,成型的八卦阵,不用演算直接成阵,天赋极强,可惜没觉查出自己能死在空难。
  方家细细的把阵法分门别类,大体都是小阵法,实用性很强,有两本大阵推演,齐自强还没来得及研究,那两本书对于齐自强来讲有点深奥,看那两本书,要读明白,辅助的工具书就不是一本两本了,别说还要细研究河图洛书一等经典文籍,齐自强只是感觉哪个好玩就研究研究,只会四五种,还得符合小青山的磁场灵气才行。阵法其实随处可见,只是有好坏之分,但是大多只有在清灵之处才能有好的效果,所以齐自强喜欢没事在小青山上寻找一些天然形成的小阵基。
  玉石是否养好还得看养玉人能不能感知出玉石是否灵气饱满,时间短了不行,长了灵气随着阵法会慢慢消失,齐自强感知能力还不错,只是要没事就来看看,掐算这道她还不会。
  几块玉石还差点火候,齐自强没着急走,坐在树荫下仰望着头顶的参天大树,阳光透过树叶,映在地上细细碎碎斑驳的影子,齐自强舒服的躺在了地上。
  宁静的午后,树林里躺着一个似是少年的女孩,惬意的睡着了。

章节目录